《ASMR之戀》 [ 第九十五章 ] – 父子齊飛

「不可以。」在這個家裡向來不出聲的羊毛爸難得發言,金口一開就成功吸引大家的目光。臉上幾乎要被Weister那可憐兮兮的哀怨目光瞪出兩個洞,不賣弄關子趕快解釋:「你連自己都照顧不好,還要讓羊毛擔心你。這個樣子他怎麼可能會贏球?」

職業球員的路在野狼爺爺的堅持下,已經晚了別人三四年,硬是完成大學文憑才踏入。22歲才打算踏入職業網壇嶄露頭角的新星,怎麼可以分心呢?

至少羊毛爸是這麼說服自己的!

羊毛如果只是打球打著玩的就算了,可是他是認真想要打職業網球,就跟他是認真愛上Weister一樣。

身為一個父親,守護孩子的夢想,是他少數能辦到的事情。

Weister也不是不明理的人,但是現在情緒當頭,就是有一道過不去的坎。扭著手,收聲癟嘴,肩膀一抽一抽的,盯著地面不發一語,淚珠還是一顆顆掉落在地上。


以手勢阻止要衝過去安慰的羊毛,羊毛媽彎身溫柔地摸了摸Weister的亂髮,湊過耳邊跟他講了幾句話,隨即起身宣布:「Weister今天是我的,他跟我一起睡,你們都不要過來!」並以自己的袖子抹了抹哭得一蹋糊塗的小臉,半扶半牽往自己房間走去。

跟你睡是沒關係啦!可是怎麼講起來連我都要趕走?羊毛爸感覺到事態嚴重,急忙開口:「老婆…。」

「你去睡客廳啦!」啐了一口,羊毛媽充分展現對自己丈夫無能的鄙視。

一直站在飯廳角落,靜觀其變的老管家對旁邊的家僕吩咐了幾句,從容不迫地上前攙扶,後面一群家僕突然開始動作,忙進忙出的。不一會,等到羊毛媽跟Weister進房間之後,主建築物的二樓的東側被密密麻麻的封起來,除了服侍的家僕,不允許他人涉足。

「這……。」羊毛爸與兒子面面相覷。還沒過門的沒血緣兒子比血緣兒子還像親生的,甚至比丈夫還受寵?摸摸鼻子自知理虧,苦笑著對羊毛說:「那…你下午練球也帶上我吧!」才剛回德國,事情都排開,閒得不得了,去看看自己兒子打球也好。


直至羊毛上飛機前去巡迴,Weister都沒有露臉問候一聲。甚至可以說,連羊毛媽都跟著避不見面。

野狼爺爺心裡大概知道情況,隨意拍了拍孫子的肩膀囑咐:「輸得太難看,就不准你進家門。」然後對著現在還在休假中的羊毛爸,冷漠道:「你也跟著飛過去好了!我暫時不想看到你。」

「我也去?」羊毛爸驚訝地反問,手上被家僕強制塞了一袋旅行包。瞄到野狼爺爺眼中閃過一絲光芒,但又說不出是什麼。只能順從地被推上汽車,莫名其妙被送走。

包含載著羊毛父子與隨行環遊世界的家僕,三台汽車同時從大門疾駛而出。站在門口遠遠望著,直到大門完全閉合,野狼爺爺才卸下防備,一面快步往二樓走,一面焦急地詢問:「Weister現在怎麼樣了?」


「高燒一夜,溫度總算降下來了。」難得羊毛媽看起來一點也不優雅。頂著大大的黑眼圈,站在房門口看著醫護人員忙進忙出,慎重地告訴野狼爺爺Weister現在的狀況,並認真向老人家訴苦:「你那個兒子,就不能好好講話嗎?」

昨天羊毛媽才一靠過去,立刻就被Weister扯了扯衣角,病懨懨的吐實:「媽咪我很不舒服……不要讓他們知道……我不想讓他擔心……。」

才剛被訓了一頓,身體立刻就拉起警報。

聽到Weister膽怯的話語,羊毛媽疼得心都揪了起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