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具擬人 — 橡皮擦 (總受) (H)

文具界的種類何其多,縱使不同品牌跟型號排列在貨架上,還是會有不同的主人依照不同的喜好和需求將他們挑選帶走。

不同的主人就會做出不同的選擇,就像家庭成員雖然大同小異可是還是會有其特別或者相似之處。

日後,他們就要和筆袋內的其他文具做各種相處,就讓我們看看他們生活上的各種摩擦…


小學生A:筆袋、鐵尺、鉛筆一長一短共兩枝、小型削鉛筆機、自動鉛筆一枝、自動鉛筆筆芯一盒、有蓋的藍色原子筆、立可白、橡皮擦。

新購入的橡皮擦在還沒入住筆袋之前,小學生A主人就拿出原子筆,打開筆蓋在底部寫上自己的名字,宣告主權。

看著自己腳底上的藍色筆跡,橡皮擦激動不已!

「這就是歸屬感嗎?」在貨架上等待了這麼久,總算等到一個主人將他帶回家。

橡皮擦在此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地為小主人服務。消去他所有想除掉的錯誤,就算會耗盡生命也在所不惜!

此時的他,並不知道會有怎樣的未來在等待著他…


入夜

「唔嗯嗯…」細小的聲音在抽屜裡迴盪,又似抗拒又似舒服的呻吟一聲一聲傳出:「頂…到了!啊啊啊~~~不行了…」

腹黑實心的短鉛筆並不理會一聲聲哀號,猛地拔出隨即強力推送,一次又一次,壁上留下一整圈漸層的黑色印記。

入住筆袋不到幾天,橡皮擦已經成為最受歡迎的文具。白天大家總是齊心協力、並肩作戰,到了晚上,總會有不同的文具將嫩白的橡皮擦邀約出筆袋幽會。

橡皮擦第一天晚上是很抗拒的,但是聽到其他文具裝可憐對他說:「不管我們做了什麼,你都會聽從小主人的指示把我們努力的痕跡除去。」想想的確心裡有點愧疚,於是答應了配合每夜跟大家輪流消遣的要求。

沒想到沒過幾天,橡皮擦倒是真心地享受起這一切過程,每個晚上都很期待被其他文具帶出筆袋幽會。

整理衣服把自己穿戴整齊,橡皮擦忍不住誇讚:「真不愧是才剛削尖的鉛筆哥哥,頂得好精準!」


入夜

「唔喔喔喔喔喔…」痛叫聲伴隨搥牆聲,即便悶哼卻是有節奏的一聲一聲:「好粗!啊啊啊好漲…」

腹黑實心的長鉛筆緩緩退出,又再次深入搗弄,聲音溫柔的抱怨:「明明就不尖,頓感十足了怎麼還叫得這麼慘?」

揉揉發紅的雙眼,橡皮擦氣若游絲:「變鈍的鉛筆弟弟是很溫柔沒錯,但是那麼粗,又那麼持久真讓人吃不消!」


入夜

「啊啊啊啊啊——!」激烈的慘叫,到了尾段直接變成氣音。再一吸氣,不容忽視的情色喘息隨之而來:「太…深了…哈啊—!哈啊—!」

“喀!"

聽見那勾人的情色喘息,外表冷靜幹練的自動鉛筆忍不住再三挺進:「啊啊啊啊啊啊啊—!射在裡面了!」

充盈體內的感覺讓橡皮擦羞紅了臉,嘟噥著抱怨:「自動鉛筆君那種直通靈魂的深入,讓我忍不住想把你夾射!」


入夜

「都說了你戴套要挑尺寸,蒼蠅戴龍眼殼,連在我身上留點痕跡都沒有辦法…」無奈地皺起眉頭,這麼多幽會他還是第一次看得到吃不到。

與粗曠華麗的外表不同,原子筆的個性比較樸實溫文:「有套比較安全啊!」

思索著可能是上次把自動鉛筆夾射的事情被傳開,讓原子筆想要保護自己。橡皮擦用回憶的語氣對原子筆道:「好想念我們初次見面,你滑順的筆尖在我腳下留下的印記啊~」

原子筆沉吟了一下,想了想自己跟自動鉛筆不同,不需要補充筆芯。毅然決然地拔掉筆蓋,猛地撲倒橡皮擦,在光滑白皙的皮膚上滑動,挑了一個適力的點以45度角探入。

「嗚哇~!」被突然的動作嚇到,橡皮擦來不及摀嘴,趴在地面上尖叫起來。

右旋抽出左轉刺入,原子筆有如儀式般進行的姿態,操得橡皮擦連聲淫叫:「不行!嗯啊啊啊啊—!太刺激了!」

與並肩聊天時多話的時候不同,原子筆連喘氣都沒有,安靜又專心的幹著橡皮擦。

直至天大亮。

橡皮擦已經腳軟,叫得聲音都沙啞了:「不行了!明明說好各一次的,哪有這麼久的,天都要亮了…。」

原子筆這才酷酷的回答:「他們把你弄得那麼髒,我只不過射了一滴墨水在你體內‥」笑容突然變得有點恐怖:「說我整晚只是跟你純聊天,他們也沒有證據能夠反駁的!」


入夜

「嗯嗯嗯嗯…」隨著立可白的搖動,橡皮擦也跟著搖頭晃腦起來。

惡狠狠地插入,立可白將雙方的支撐點牢牢固定住,大刀闊斧的劇烈震動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從來沒有遇過的強烈節奏,橡皮擦覺得自己靈魂都要被震出去了。洞口好痛,但是又被來回的幅度震得好爽,無意識的落下生理性眼淚,內側止不住擠壓的反縮痙攣。

幾百下的強力抽送之後,立可白被洞口夾得大叫:「噢喔喔喔喔!」射出濁白的液體,將洞口灌得滿滿的。


入夜

與其他棒狀文具不同,鐵尺一開始就展現不同的風範。

「看看你!」鐵尺不滿地對著橡皮擦身上眾多痕跡指指點點:「才來多久就跟這麼多文具勾搭上,還把自己弄得都是痕跡!」在空中大力一甩,發出可怕的空氣劈啪聲,鐵尺皺眉:「趴下,告訴我,你跟幾個文具做過了?」

橡皮擦不明所以,因為很害怕所以立刻趴下回答:「五個。」

「我要淨化你的身體和靈魂!」話語才剛落地,鐵尺就凌厲地從空中甩下,"啪—!啪—!啪—!啪—!啪—!"同一個點被重擊了五下,任橡皮擦再滑嫩還是能感受到那發熱的感覺。

從初抵達的那天,就被眾文具捧在手心哄著,橡皮擦從來沒有受到這種嚴厲的待遇,立刻哭了出來:「嗚嗚嗚哇啊~」

「很熱嗎?」鐵尺淡淡的以自己的身體輕撫過那塊發熱的皮膚,橡皮擦被這舒服的觸感安撫得哭聲漸停:「涼涼的…」

以一處尖角緩緩戳入那塊炙熱之中,鐵尺滿意的聽見橡皮擦的輕吟:「唔?冰冰的好舒服~」


 

作者的話:前幾天看到一個社團裡面,有個學生把他的鐵尺弄彎了,還投稿詢問有沒有文具CP。身為一個老人家我只好不恥下問的…去google了一下!結果只看到一個In影的插畫家畫的四格漫畫!

那四張小漫畫讓我大開眼界啊!連結在此

原來肉文的世界,不僅不分性別、種族,甚至連擬人化的外表都不用,只要意境到位就可以了!!!Σ(꒪ȏ꒪)

我知道你不認識我,但是In影大大,請收下我的膝蓋!

然後這個架構有點亂我知道…可是我目前沒有要把他編成一個完整宇宙的意思。(υ´Д`) ( 看我之後壓力有多大啦!我通常壓力大的時候,毀壞童年這邊就會開始寫一些莫名其妙的段子… )

真的想看後續的再留言給我或者mail給我:arrunzeze@gmail.com

不然這篇理論上是不會有後續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