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五十四章 ] – 預習

彎腰捧著小人兒癡愣的臉,大大的偷了一個香:「高潮並不是性愛的唯一目標。更何況這是我打工的薪水,我要求的是研究你的身體。」

嘴角揚起一個邪氣的笑:「在你身心都接受我、答應跟我結婚之前……不管你怎麼求我,我的肉棒都不會給你的! 所以呢……」

大男孩笑得燦爛:「我愛你,我不會強迫你。我可以等你準備好!」


有一股暖意從心臟流竄到四肢百骸。

Weister呆愣地看著這個高壯的大男孩,鼻頭發酸。

「好了~不哭不哭!」羊毛輕柔的吻像雨滴般灑落。直到大掌拭去淚水之前,Weister都不知道自己正在落淚。

有人哄著更要認真哭完、盡情發洩才不吃虧!

「哇哈嗚嗚嗚…」抬手討抱,讓人姿勢困難的替自己穿上連帽式浴袍。靠在厚實的胸膛上抽抽答答,鼻涕眼淚也順便抹在大男孩的浴袍上。

穿著保暖的連帽式浴袍,讓大男孩抱著離開浴室。專心撒嬌的Weister並不知道還有其他人在房間內 (寶哥)。因此,當寶哥接受羊毛眼神示意,將吹風機遞到兩人面前的時候,Weister嚇得全身僵硬,好一陣子說不出話。

寶哥連聲道歉,火速離開房間。


嗚嗡嗡嗡嗡— 嗚嗡嗡嗡嗡—

嗚嗡嗡嗡嗡— 嗚嗡嗡嗡嗡—

知道Weister嚇得不輕,羊毛好聲安慰。以吹風機穩定的白噪音和溫柔的大掌撥弄濕軟細髮,讓胸膛上的小人兒平靜下來。

關掉吹風機,小人兒像貓一樣伸了伸懶腰,舒適的在胸膛上找到自己喜歡的角度,眼睛幾乎瞇起。

想起非問不可的問題,Weister勉強自己睜眼,鼻音濃濃的問道:「你這小鬼,怎麼會這麼快就找到我身體的敏感點?」

這個說來話長!

雖然很想好好地炫耀一番,但是看到心上人快要睡著,還是簡短點報備:「跟你睡在一張床上,我每天晚上都在你睡著的時候幫你按摩括約肌!然後每天早上都會把你乳頭舔硬了才出門!」

???!!!

這下Weister倒是醒了。

如此驚人的發言還是第一次見,也是第一次見到人用如此驕傲的表情告訴被害者的。

「喂!」好氣又好笑的戳著那個抬起並且驕傲的鼻尖:「你這是性騷擾!」

被警告的人倒是不害怕,還訴苦起來:「要知道,在沒有性興奮的情況下,會陰跟前列腺其實不是很好找呢~~尤其我每天晚上都在肛周探索…」羊毛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帶著情色的比劃:「手指都能記得你的每一吋肌膚、每一個皺褶、每一個形狀…」

實在是聽不下去了,耳根子發燙的Weister趕緊摀住那個洋洋得意的嘴。

伸舌偷舔害羞的手掌心,立刻聽到小小的驚呼,羊毛開心極了!翻身撲倒,以搔癢為主要攻勢,極盡所能的吃豆腐,上下其手。

Weister實在倦了,被逗得格格笑了一陣後稍停,連打了幾個哈欠。

「睡吧!」心疼地撫摸泛青的眼袋,憐惜的吻了額頭,掀起玩笑間小人兒已經鬆開的浴袍,指尖由尾椎骨開始向後頸,在光滑的後背來回輕撓。

Weister吁出一個舒服的鼻息:「嗯哼—」調整了一下位置,把臉埋入厚實的胸膛遮蔽光線,幾個呼吸之內就陷入沉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