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四章 ] – 汽車內

沒查覺到委屈小狗神情下高速切換的窘迫與害怕,大男孩把湯匙放入熱湯內,推至Weister面前,柔聲道:「老師先喝點湯。」

聽話地勺起熱湯,才放入口就想起什麼要問:「那個…啊!!!好燙!」

都怪剛才嚇的,忘記自己是貓舌頭不太能吃熱食的事實!

熱湯又扔回湯碗內,舌頭已被燙得紅腫,灼熱的刺痛感陣陣傳來。「不吃了。」這下不管吃什麼都疼,還是別自找罪受。

「不可以不吃。」大男孩又恢復黑臉,頭頂似乎有雷聲作響。再度把湯碗往他面前推。

Weister其實本性怯懦。可自小失去雙親,缺乏父母教養。家境不差又乖巧的他被祖父母寵著養大,從來沒有被誰強迫過做什麼,也從來沒有被誰這樣惡狠狠的兇過。

屁股跟後背都摔得一陣陣痠痛,舌頭也燙得刺痛,還要被人這樣黑著臉威脅……柔嫩的小臉上湧上一陣巨大的委屈。小嘴癟著,水霧氣頓時盈滿眼眶,雙手還是乖乖的去接那碗湯。

看著那個噙滿淚水的眼睛,心裡一陣酸楚。不過是讓他吃晚餐,怎麼會好像強迫他賣身一樣?大男孩哭笑不得的放棄逼他吃東西:「算我怕了你!」大掌安慰性的捏一下小臉:「老師身體不舒服,我送你回家吧!」


柔順地坐在汽車後座,讓旁人一口一口餵著冰淇淋。血糖總算回復正常值的Weister,腦袋這才重新開機:「為什麼你會叫我老師?」

再挖一大口冰淇淋,瞇著笑眼好脾氣地送入等待的貓舌頭口中,接續話題平淡回答:「因為老師跟我同學校啊!」

轟!腦中警鈴大響!該不會學校跟系上都知道自己在做影音頻道吧?

失神地咬著湯匙,眼睛骨碌碌地轉。修長的手指不安地摳著真皮汽車坐墊,臉上的慌亂顯而易見。

噢~心臟跟被打了一拳一樣強烈。這個鋼琴老師真的太可愛了啦!犯規!

大男孩露出小虎牙,微笑著湊上去舔舐Weister嘴角的冰淇淋,把頭靠向纖細的頸窩,對著敏感的耳朵輕聲呢喃:「我是體育系的,音樂系不知道老師在做ASMR。」

又是舔嘴角,又是氣音講話的。Weister打了兩個哆嗦,後頸寒毛豎起,手上起了大片的雞皮疙瘩,就連嘴裡的湯匙掉出來也不自覺。

大男孩見狀,繼續欺上去乘勝追擊。先是把不知所措的雙手改放在自己胸前,再偷舔了一下看起來很軟嫩的耳垂,用低音為底氣音為輔,再加呼呼的吹氣送入敏感的耳朵:「我是打網球的,老師叫我羊毛就好。」

「啊!」腰窩竄起的酥麻感跟電流一樣,震得Weister又打了一個激靈,雙腿跳動了一下夾著縮了起來,雙手抓著大男孩的上衣,不自覺地收緊。

天啊有夠敏感的!

Weister頻頻對他的聲音起反應讓羊毛樂不可支。再也沒有什麼比一個敏感的男人,對自己沒有抵抗力這件事,更令人感到心滿意足了。

跨坐在失神又顫慄的男人上方,新一輪的ASMR挑逗才正要開始。


*汽車前座

司機打了一個冷顫,壓低音量對著副駕駛座的同事驚呼:「天啊!少爺已經講超過三句話了!」

「我到今天以前,都以為少爺是啞巴。」副駕駛座上的保鑣,震驚到抓緊自己手裡的武器,青筋暴露。

什麼叫大風大浪?

等你見到一個22年來只用單音節跟所有人互動的懶惰少爺,在15分鐘內獻殷勤的餵人吃冰淇淋,還上前一直搭話的時候……你才是真的見識到人生的無限可能!*

有一則關於 《ASMR之戀》 [ 第四章 ] – 汽車內 的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