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四章 ] – 汽車內

沒查覺到委屈小狗神情下高速切換的窘迫與害怕,大男孩把湯匙放入熱湯內,推至Weister面前,柔聲道:「老師先喝點湯。」

聽話地勺起熱湯,才放入口就想起什麼要問:「那個…啊!!!好燙!」

都怪剛才嚇的,忘記自己是貓舌頭不太能吃熱食的事實!

熱湯又扔回湯碗內,舌頭已被燙得紅腫,灼熱的刺痛感陣陣傳來。「不吃了。」這下不管吃什麼都疼,還是別自找罪受。

「不可以不吃。」大男孩又恢復黑臉,頭頂似乎有雷聲作響。再度把湯碗往他面前推。

Weister其實本性怯懦。可自小失去雙親,缺乏父母教養。家境不差又乖巧的他被祖父母寵著養大,從來沒有被誰強迫過做什麼,也從來沒有被誰這樣惡狠狠的兇過。

屁股跟後背都摔得一陣陣痠痛,舌頭也燙得刺痛,還要被人這樣黑著臉威脅……柔嫩的小臉上湧上一陣巨大的委屈。小嘴癟著,水霧氣頓時盈滿眼眶,雙手還是乖乖的去接那碗湯。

看著那個噙滿淚水的眼睛,心裡一陣酸楚。不過是讓他吃晚餐,怎麼會好像強迫他賣身一樣?大男孩哭笑不得的放棄逼他吃東西:「算我怕了你!」大掌安慰性的捏一下小臉:「老師身體不舒服,我送你回家吧!」


柔順地坐在汽車後座,讓旁人一口一口餵著冰淇淋。血糖總算回復正常值的Weister,腦袋這才重新開機:「為什麼你會叫我老師?」

再挖一大口冰淇淋,瞇著笑眼好脾氣地送入等待的貓舌頭口中,接續話題平淡回答:「因為老師跟我同學校啊!」

轟!腦中警鈴大響!該不會學校跟系上都知道自己在做影音頻道吧?

失神地咬著湯匙,眼睛骨碌碌地轉。修長的手指不安地摳著真皮汽車坐墊,臉上的慌亂顯而易見。

噢~心臟跟被打了一拳一樣強烈。這個鋼琴老師真的太可愛了啦!犯規!

大男孩露出小虎牙,微笑著湊上去舔舐Weister嘴角的冰淇淋,把頭靠向纖細的頸窩,對著敏感的耳朵輕聲呢喃:「我是體育系的,音樂系不知道老師在做ASMR。」

又是舔嘴角,又是氣音講話的。Weister打了兩個哆嗦,後頸寒毛豎起,手上起了大片的雞皮疙瘩,就連嘴裡的湯匙掉出來也不自覺。

大男孩見狀,繼續欺上去乘勝追擊。先是把不知所措的雙手改放在自己胸前,再偷舔了一下看起來很軟嫩的耳垂,用低音為底氣音為輔,再加呼呼的吹氣送入敏感的耳朵:「我是打網球的,老師叫我羊毛就好。」

「啊!」腰窩竄起的酥麻感跟電流一樣,震得Weister又打了一個激靈,雙腿跳動了一下夾著縮了起來,雙手抓著大男孩的上衣,不自覺地收緊。

天啊有夠敏感的!

Weister頻頻對他的聲音起反應讓羊毛樂不可支。再也沒有什麼比一個敏感的男人,對自己沒有抵抗力這件事,更令人感到心滿意足了。

跨坐在失神又顫慄的男人上方,新一輪的ASMR挑逗才正要開始。


*汽車前座

司機打了一個冷顫,壓低音量對著副駕駛座的同事驚呼:「天啊!少爺已經講超過三句話了!」

「我到今天以前,都以為少爺是啞巴。」副駕駛座上的保鑣,震驚到抓緊自己手裡的武器,青筋暴露。

什麼叫大風大浪?

等你見到一個22年來只用單音節跟所有人互動的懶惰少爺,在15分鐘內獻殷勤的餵人吃冰淇淋,還上前一直搭話的時候……你才是真的見識到人生的無限可能!*

《ASMR之戀》 [ 第三章 ] – 摔懵了

耳後傳來吹氣似的低沉氣音,Weister手臂肌肉越發緊繃。勉強自己抬起頭來,試圖對這樣失控的窘境取回掌控權。

告訴自己冷靜下來,才深呼吸了一口氣……椅背突然被人向後拉了一小段距離。

根據牛頓第三運動定律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就是有人把你坐的椅子往後拉,坐在上面的人會自然地向前傾倒。

眼前一黑,竟然撞上一堵肉牆!

Weister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臀部就被一雙有力的大掌托起,整個人懸空。

突然腳底騰空,唯一的感覺就是驚嚇!唯一的反應就是求生!

一般言情小說裡面遇到驚嚇的時刻都是不得動彈。但我們Weister的第一動作就是推開眼前這堵肉牆,跟離水的魚一樣奮力地掙扎起來。

任憑大男孩身強體健,隨便就能抱起58公斤的大男人。但是面對這樣活躍性的求生反應,也是一楞,不小心就鬆了手。

年近四十的58公斤"活魚",就這麼摔了。


巨大的聲響讓整家燒肉店一瞬安靜了幾秒,店員受驚地打開小包廂的門,探查狀況。只見小包廂內空氣異常凝結……店員自動瞎了,輕巧地又關上門。

包廂外面的世界又恢復熱絡。

「啊…嘶~」背部傳來的疼痛倒是讓Weister瞬間清醒了不少,抬頭皺眉指責大男孩:「你幹嘛抱我?」

大男孩蹲下身,自然地伸手掀起"活魚"後背的襯衫下擺,查看傷勢。面不改色的辯稱:「因為老師在發抖。」

狼狽地抓扶著椅子站起來,Weister本能的判定,再跟這個大男孩在同一個空間會很危險。

雖然很難得能夠遇到自己這麼欣賞的演出者,想到日後一起工作時,自己可能還會有更失態的狀況出現。咬了下唇,思索0.5秒,抬眼下逐客令:「今天面試就到這裡,你回去等……。」

「老師都沒吃飯。」大男孩黑著臉打斷句子。

還想接著趕人,手才舉起就感受到大男孩不悅的視線,頭頂好像有烏雲壟罩。Weister嚇得把話吞回,自動閉嘴。

大黑臉迅速近身,牽起Weister的手,帶到椅子旁,不容反抗地按著坐下。

剛才自動瞎的店員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進來了。像是沒看到剛剛那手拉手一幕似的,手腳麻利地端上了加點的肉盤,小心翼翼地上了一碗熱湯,附上兩根湯匙,再度安靜地溜出小包廂。

瞄了一眼乖乖坐在位子上的Weister,神情委屈地像小狗被罵一頓懲罰一樣。大男孩這才嘆一口氣,不再氣憤。自顧自的拉椅子坐到Weister身側,跟沒事人一樣開始放下肉塊烤肉。


看著自己被抓得發紅的手腕,Weister發懵起來:" 剛剛這人是衝著我生氣嗎?我明明沒做什麼事情惹他啊~"

疑惑地轉頭看著烤肉的大男孩,這才感受到大男孩是個氣場很強的孩子。一頭看來細軟捲曲的頭髮,膚色比自己還要白皙,眉毛很濃,眼睛不大但是黑瞳仁又大又圓……是一個長得很有特色的帥哥型男。

剛剛面試的時候,只著重在聲音的表現,兩人又都坐著才沒觀察他的外表。直到被強拉到椅子上坐的時候,才驚覺這個大男孩高了自己一個半頭,胸膛厚實手長腳長的……如果被揍一定很痛!

絕對不能讓他發現自己剛剛硬了,不然被解讀成意淫,自己還不被打個半死?

 

 

《ASMR之戀》 [ 第二章 ] – 失控(微H)

事先與店家溝通好,特意訂下小包廂。雖然用餐人數只有兩個人,但是滿桌滿室的器材,還是顯得有點擁擠。

架設了兩台攝影機(對著人跟烤爐的),桌上有另外再架一個麥克風收音(對著面試者),麥克風那邊接出的監聽耳機直接掛在Weister左耳。

耳朵,就是ASMRtist最看重的面試官。


「再叫兩份?」Weister再度清空兩盤肉。大男孩快速地動筷,吃掉兩大碗白飯,咕嚕咕嚕地喝掉大半杯啤酒,放鬆又愉悅地吐出一大口氣,意猶未盡地舔著嘴唇的樣子很讓他滿意。

應該說,讓他聽得很舒服。

大男孩是今晚第三號面試者。

第一號面試的女孩只在乎她的妝有沒有化得完美,這個不吃那個不碰,結束的時候還請Weister務必把影片寄給她!

第二號面試的男孩,像餓了幾輩子沒吃一樣,甫上桌就要求要點最昂貴的牛排。粗喘著氣一口乾掉一杯啤酒,一直招手加點啤酒。不停抱怨服務人員出餐太慢,把整個烤網鋪滿了烤肉。餓了也不肯吃飯,說自己是為了肉來的,還跨區開始夾Weister桌前的沙拉:「這個你不吃嘛~我幫你吃。」ಠ_ಠ?

那股意圖要把人吃垮的急投胎豪邁吃法,十足讓Weister有覺得自己是待宰肥羊的錯覺。

進入店家已經超過一個小時。在空腹侍奉完前兩個公主王子的面試者後,Weister咬著指甲,皺著眉頭思索這樣的面試徵才是否能真正找到他要的工讀生。


而從大男孩入座用餐以來,耳後的酥癢感轉化成一片搔癢感,從頸側順著脊椎一路延伸至臀部,數度讓Weister屏息,寒毛直立。

慵懶不急躁,以自己的節奏動作。筷子與碗盤的輕輕碰撞聲,吞嚥、咀嚼、肉汁充斥在口中流動的富足與層次感,肉塊入口前微微期待的吸氣聲,肉塊入口後塞滿口腔飽嘴的自然讚嘆與滿足的鼻息……。

「唔嗯~」大男孩喉頭直通鼻息的應了。

專注聽著的敏感男人也直接硬了!

下腹一緊,褲襠內的鼓起跳動,Weister極其愕然。(꒪ȏ꒪;)

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狀況!雖然知道耳朵迷戀某種類型的聲音,但有辦法光靠一兩個音節就讓股間硬得發疼的……不可能發生的吧?!

大男孩順手把剩下的冰涼啤酒乾掉,順著發出的咕嚕聲。瞬間又觸發到耳內舒服的點,大腿外側一陣難以抑制的麻癢,搔得Weister坐立難安。

難以抑制的紅潮,從耳朵開始蔓延至胸前,因為自己的失態湧起的強烈羞恥感。

顫抖的手迅速的拔掉耳機,縮著身體掩著臉趴在桌上,等著全身爆起的雞皮疙瘩消退。

才按了服務鈴要請工作人員過來,抬眼就看見面試官趴在桌上微微發抖。

大男孩吃驚地站起,取下椅背上自己的薄外套覆上Weister的肩,有點力道地握著發顫的手臂,以外套為媒介摩擦起來。輕聲細語的在Weister耳邊詢問:「老師~你冷嗎?」


ASMR除了固定幾種食物的咀嚼聲很受歡迎之外 ( 蜂巢、馬卡龍、蘆薈、糖葫蘆、海葡萄、炸雞……),帶著氣音的輕聲細語和小小聲的摩擦聲也都是這群受眾熱愛的類型。

簡言之,現在這個在耳邊輕聲詢問+用外套摩擦手臂的動作,根本就是在Weister想撲滅火苗的地方,澆.油.點.火。

縮起脖子握起拳頭,咬緊牙縫還是沒能壓抑出胸膛鼓動出的,如同小動物般的嗚咽聲:「唔…」

《ASMR之戀》[ 第一章 ] – 徵選

看似靜謐的市區巷道內,一間古樸風格裝潢的燒肉店,從柵欄窗櫺投射出明亮的燈光,在夜晚時分格外溫暖,促使人一探究竟。

推開透明玻璃門,節奏明快的英語流行音樂,熱情的店員招呼聲,搭配著杯盤碰撞聲;隔壁桌情緒高漲的三五好友交談聲,爐火小聲劈啪作響,抽風機呼呼的運轉,成為另一種持續不斷的背景音。

「看不出來你挺能吃的啊~」Weister修長的手指敲了兩下桌面,便熟練地夾起烤網上的肉塊檢視,並把尚未烤熟還是紅中帶粉色的表面,對準高溫的烤網,滋~的一聲貼上,任由發亮的油脂隨著細胞壁緊縮流瀉而出,表面的肉汁噗滋噗滋冒泡,與逸散出的香氣一同叫囂。

對面的大男孩沉默不回話,但是雙眼直勾勾地盯著烤網上的肉塊,雙頰也被爐火烘得微微泛紅,禁不住誘惑吞了口唾沫,喜怒不形於色的他,這已經算是露出高度興趣。

眼角餘光看見那充滿意欲的喉頭哽動,Weister忍不住嘴角上揚。手上更是加快動作,把烤得恰當的肉塊盡速放上大男孩面前的分食小碟,好整以暇地再把剩下半盤的生肉塊放上爐火。

雖然手上忙著,眼睛卻再也沒離開過大男孩的臉。


無視小碟上的肉塊燙得冒著煙,大男孩迫不及待地夾起,沾了一下椒鹽麻油,大口地塞入。閉上眼睛,長睫毛滿意的瞇著顫動了一下,咀嚼了一兩下,待肉汁在口中爆發。小小聲卻止不住讚嘆地:「嗯~」了一聲。

無意識地點著頭稱讚,嘴角揚起漂亮的小酒窩,可愛的小虎牙也跟著露出。圓眼睜大、眉毛高高地挑起。瞳孔開始捕捉起盤子內剩餘的烤肉塊,突然挺直了腰桿坐正,拿著筷子的慣用手不客氣的進攻。

身為職業的ASMRtist,Weister當然免不了也是ASMR的愛好者。剛剛那聲軟糯的喉音直接被戴著耳機的耳膜捕捉,瞬間引起後頸處一陣酥麻感,手臂直接起了一大片的雞皮疙瘩。

算是錄取了!


身為一個音樂系的助理教授,下班後熱衷地製作ASMR的影音雖然不是壞事,但是能不露面還是不露面為佳。因此,有時候只想專心拍攝吃播的時候,Weister便會請工讀生前來配合。

之前合作了一年多的學生工讀生畢業出國進修,迫不得已只好上網開一個徵選會,邀請候選人前往市區有名的燒肉店內進行吃播"面試"。

[*網路製作人徵求長期合作夥伴:

希望能配合錄音錄影吃播,徵求人數*1人。依件計費,其他細節詳細面談。

面試地點:xx燒肉店 ( 別擔心!這是雇主出資請試吃面試。)*]

當初把這些資訊放上去的時候,還覺得自己很像變態。「會不會放了兩個月沒有半個人來聯絡啊?」

事實證明,這樣的擔心根本就是多餘。萬萬沒想到這樣的"面試"型態在學生圈造成轟動,才開放表單不到一小時,應徵人數就已經直逼三百人。嚇得Weister趕緊把表單停止,並通知那些已經報名的人們,錄一小段自己吃巧克力脆皮雪糕的聲音,再靜候通知。

看著信箱超過三百封的應徵信件和音檔,Weister挫敗地拍打了一下前額,錯估了該燒肉店的知名程度。


註:ASMR是縮寫,全名是「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中文叫做「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也有人簡稱為「顱內高潮」。來源

吃播,Mukbang,吃飯直播。以吃得美味的樣子,博取觀眾的點閱。來源

嬰幼兒探索

有一個時期無法抗拒條狀物,尤其是在無聊的時候。

困住在某個地方,就會開始抓起身邊的條狀物,無論是筷子、筆、耳機線,再不行就拿手指頭,往自己、身邊的人身上所有的洞塞進去。

鼻子、嘴巴、耳朵、肚臍,沒有一個地方可以逃過這種折磨。

放空的眼睛,不小心被餵食了好吃的東西,眼睛會睜大,挑高了眉毛,瞳孔開始捕捉剛剛餵食的手。突然挺直了腰桿坐正,等待下一口佳餚。

拒絕的時候,會認真盯著你皺起眉頭,曉腦袋裡想著[ 你怎麼敢提這種要求?],思索0.5秒後斷然拒絕。[ 鼻要 ]

接著對於所有的求情,開始裝忙裝沒聽到

開始累的時候,雙眼皮就開始浮出來

吃到喜歡的東西,會大口大口咬,吃得兩頰嘟嘟的,邊咬邊點頭。

看到烤肉眼睛會發直,吃一口肉笑得眼睛都瞇到不見了

頭靠在別人肩膀上就睡著

吃來不及會用手抓

浣腸

睜大眼睛,豎起耳朵,試探性的手撥弄。翹高屁股,身體卻向地面蜷縮。

膽怯,卻禁不住好奇。以自己認為最安全的伏地姿勢,到處遊蕩

突然看見自己尾巴的抖動

無法自制的盯著自己的尾巴,側著身,觀察,撲上。

聽到無法理解的聲音,下意識的歪頭思索。

躲進大大的窗簾內,與空氣打架,練習捕捉那份飄忽不定。

又害怕,卻又被那份未知誘惑著向前。用盡一切手段,小心翼翼地探究。

踮腳輕輕地跳至喜歡的人前面,伸脖子呼喚。(討摸)

一旦被喜歡的人摸了,側頭移動到自己想被摸的地方,瞇著眼睛舒服的享受。

無聊時,小聲抱怨了一句。被詢問時,喉音軟糯地應了。

躲在角落,被強迫撫摸時,身體避著,嘴巴張著爪子伸著反咬。

容易被嚇到。

一開始,無辜地睜大眼睛,被觸碰時嚇得連動都不敢。只得癱軟。

突然定格,然後失神了幾秒,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以為沒人在看,摩擦頭部留下自己的氣味企圖拓展自己的領域。舉起手想偷襲別人,卻又縮手,游移不定。

跳上桌卻手賤把玻璃杯推下桌。

因為太無聊去惹禍,把垃圾桶弄翻。

亂咬塑膠袋/衣服,因為口感跟聲音很有趣。

不給抱,但是有獎勵的退讓是會待在腿上。(趁機偷親)

看到工作在忙,過去佔據視線,咬工具、干擾工作,撒嬌討摸。

背弓起來徘徊,找到了又回到自己原位。

揚起脖子,改變自己被摸的角度

多了小奶貓,突然有警覺,變得願意屈就。

折香菸的小可愛 (短篇)

習慣真是嚇人。

抽菸什麼的,當初也是跟著前男友一起學的。

交往了三年多,太多習慣都是生活在一起逐漸養成的。像是聽歌的品味、服裝的穿搭風格和壞習慣。

愛上了就全然相信,是自己的壞習慣,怪不了誰。

「雖然社會風氣已經逐漸開明,男人與男人之間還是低調一點好。」是前男友叼著菸撫亂他頭髮時講的話。


當初是打遊戲認識的。

「在網路上,看不到長相背景,反而能看見到真正的靈魂,遇到莫逆之交,不是嗎?」現在想起來,前男友講的話真是漏洞百出。

傻的,究竟是在愛中盲目的自己?還是以為被愛著的自己?

好的時候,沒有預警就會給自己驚喜。

初吻紀念日、初夜紀念日、100天交往紀念日……就連第一次一起喝酒都能編成兩人專屬的紀念日慶祝。

突然送上新型的手機、有價位的名牌皮夾、想了很久的球鞋。搭上他的肩帶著他去吃喜歡的小吃、勾著脖子嗅聞他的髮蠟、電影院內恣意探入衣襬內地撩撥、海岸公路旁停車格的激情夜晚。

壞的時候,三五天都會連絡不上。

沒有留言沒有訊息沒有一通電話,人間蒸發。再出現時滿滿歉意,都是工作忙不開身……出差、開會、專案佔據了生活的全部,連彼此問候的力氣都沒有。


待在一起最長的時間,應該就是打遊戲的時候了。

市區內,前男友特意租的小公寓。朋友們會先在社區內的籃球場打個幾小時鬥牛,再上來組隊打遊戲。

這群朋友們,當然也是透過前男友認識的。原本就是男人從小到大的死黨。

小公寓內乾淨簡潔,幾乎看不出生活感。完全符合前男友一絲不苟的強迫症。什麼東西都要整整齊齊的,才會舒心。

組隊遊戲一打起來沒日沒夜,專注地打了幾場,需要起來走動的時候,前男友慣性地從桌面左上角拿起菸盒和打火機,點菸抽著。這時才把心思轉移到身邊小人兒上。

帶著扎人鬍渣與菸味的親吻,成了打遊戲空檔時,必須要做的事。


總也有吵架的日子。

陽光燦爛的午後,央著打遊戲的前男友帶他出去玩。前男友不肯,自己報復的把菸盒取過,一根根地把香菸折爛了,再塞回去。讓強迫症的他哭笑不得。

情人節、聖誕節都提前一週過。

用盡各種手段調班才取得的連假,有時會突然被前男友一句:「家裡有事」取消掉。

吃飯吃到一半,獨自被丟在餐館裡。

做愛時不小心留下牙印或痕跡會翻臉當場走人。

總是忙,沒辦法到自己親友的飯局。

總是推託不肯合照。



都過去了呢~~~

分開了好一陣子,還是有一些習慣戒不了。

像是,打遊戲。

像是,折香菸。

打遊戲總是能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是另一種跨出生活圈吧!

最近就認識了幾個能夠約地方、一起並肩打遊戲的朋友。

專注地打了幾場遊戲,喘口氣。下意識地掏出香菸,不抽,但是折。

邊折邊放空。藉由熟悉的手感,獲得一種只有自己享受的療癒。(。・ε・。)

香菸在手上爛了,心情也跟著煥然一新了。

(ฅΦωΦ)ฅ 好了!開始打下一把囉~

殊不知,這個自我療癒的無意識行為,被身後的一雙眼睛仔細地捕捉放入心底。「怎麼這麼可愛?」壓低聲音喃喃自語,卻壓不下嘴角揚起的笑意。



作者後記:

說是原創也不太算是,純粹是看到一個粉絲專業 [ 尋文腐城 ] 裡面某篇求文 ( 4886 )提到了一個完整的暗戀概念,才腦補出這篇短文的。

不是很想寫後續XD,比較想看該PO追到那個會折香菸的小可愛。(Ŏ艸Ŏ)

註:如果原PO要我撤掉或隱藏的話也是可以的,畢竟靈感來自他。

但是如果有人能畫出適合的腦補圖,我很歡迎寄給我。讓我當這篇文章的顯示圖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