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金—006

「跟范姐出去的時候,除了公事之外,最好不要滑手機跟朋友聊訊息,或者是打遊戲。尤其是吃飯的時候!」文謹謋為了這個大哥鞠躬盡瘁,在公司裡面更是跟范榳媃的愛將—藍藍搭上線,只求得到更多可以用的資訊。

「我本來就不太看訊息啊!有要緊的事情都會打電話,那種能用簡短文字傳遞的,肯定不重要!」文謹謄打開耳朵認真聽取建議,手上抓著網球規律地對著牆壁先丟再接,這是他真的在思考事情的時候,會做的小運動。

文謹謋點點頭,兄弟倆平常也是完全不傳訊息的,有什麼事都當面講。繼續低頭閱讀訊息,跟著朗誦出來:「藍藍說,范姐喜歡男人負責任、有肩膀……大哥,這對你來說不是太大問題!」

文謹謋抬頭,一本正經的說:「你該學的,是捅出簍子之後,要怎麼收拾范姐的情緒!」

哪個女人沒有情緒?
但是范姐就是在他們面前淡定得嚇人,真的怒火中燒的時候,還會自己去喝杯水冷靜一下再回來,一起把問題解決。

「范姐不是沒有情緒的人,只是她收拾得很快。」文謹謋讀著藍藍的建言,深深覺得要不是他是Gay,范姐早就跟這人在一起了!「總之,做錯事情一定要道歉認錯,范姐最討厭推託、裝沒事以及想瞞混過去的舉動;然後,范姐很吃賣萌、裝乖那套!」

" 碰—咚! 碰—咚! “空間裡迴盪著網球擊壁的聲音,文謹謄正在努力把這段話消化進去。

「不一定要是小奶狗或者大狼狗的形象,但是范姐絕對是要犬系的男人!」犬系?什麼是犬系?文謹謋轉頭看了大哥一眼,發現網球還保持速度在空中彈跳,決定把問題吞下肚,繼續朗讀:「私底下的范姐不像職場上這麼親和圓滑。她不僅嘴硬、彆扭、倔強又傲嬌,鬧起來的時候不是哄兩句就能解決的,保持適度的獨處空間給她是很重要的事!」

原來是隻貓來的!
文謹謄手上的動作不停,嘴角愉快的揚起。

「范姐比你以為的還要遲鈍很多,每天都要想辦法跟她聊兩句!不然范姐不會把你放在心上。」藍藍寫下這個建言,就是看過好幾個男人追著追著,因為沒收到激烈的反饋,後來就不了了之!
這些直男老是自己悶著一頭熱,才追個幾天就受挫退縮……活該被綠茶婊跟直銷女騙走畢生積蓄。

「融入她的生活,讓她習慣你的存在。等到她把你當家人一樣照顧的時候……嘿嘿!就大功告成了!」文謹謋唸著唸著,突然很羨慕大哥要追人的時候,目標物的身邊近親還會寫攻略給他!

「藍藍還說,一旦范姐對你護短的時候,你就知道她愛上你了!」

不過……對外形象是玩咖的大哥,到底能夠洗白到什麼程度?


接下來的這一切,都是如此老套,卻又實際。

女人有很多類型。雖然以往文謹謄追的,大都是同一個路線的女孩子,但是還是從中練就一身察言觀色的良好生存技能!
加上這次要追的是比較有歷練的姊姊,除了親娘與親小妹之外,家族裡的堂姊表姊、阿姨舅媽全部都是強大的軍師團。

每天早上都隨手拍一張照片,不只是道早安、分享生活中的美好,更是從對方讀訊息的時間與速度,推論對方幾點睡醒、是否正在忙碌?

假借公事的名義,約出去吃午餐。
以慰勞團隊之名,送下午茶過去。
只要是下起大雨,就會順路接送。

文謹謄的大主管則是笑說,如果剛進來時工作有這麼積極,今年度晉升一定會提報他!
范榳媃這邊的工作團隊則是姐夫~姐夫~的叫個沒完!
連下午茶的品項都會劃好重點,再傳給他!


發現女人喜歡天空和雲朵的照片,每晚跑夜店的男人變成每早公園晨跑的攝影師。
注意到女人討厭菸味,馬上減少了抽菸的量以及改抽淡菸。十幾年的老菸槍就這麼在愛情的感化下,只用兩個月不到就戒掉了。
女人吃飯不定時,老是忙得忘了吃。男人就在她辦公桌旁放一盒簡單的小點,讓她餓的時候能充飢。
仗勢著年輕、身強體壯就作息不正常的男人,在某次女人隨口問了句:「你黑眼圈好深,睡不好嗎?」開始定時睡覺,除非必要再也不熬夜。
以往總是對"主動報備"此舉嗤之以鼻的男人,現在覺得有人會關心自己的行蹤,實在是太幸福了!


「范姐,有包裹!」同一個部門的藍藍帶著曖昧的眼光,遞上櫃台人員幫忙收的快遞,倚靠在范榳媃的座位旁,打趣的問:「這禮拜怎麼還沒有看到謄哥來啊?」

「阿謄去中部出差三天。」范榳媃理所當然地回答,沒有意識到這句話裡的親暱。
順手打開包裹,裡面是一小籃子的各式巧克力,都是自己愛吃的品牌跟口味。籃子底部還放著一盒止痛藥,上面有簽字筆寫著一行字:[ 備著,我希望你用不到!]

「哇!范姐,你們在一起了喔?」藍藍看著一桌子的巧克力,心裡大讚文謹謄這個孩子真是受教!

幾乎是反射性的矢口否認:「沒有啊!」
范榳媃連自己都忘記月經這兩天就會來,突然收到這樣的禮物盒,心頭一股暖流湧上。

突然好想聽到他的聲音。


幾個月後……

某週六……

「難怪人家都說女婿是半子!」公司舉辦假日野餐活動,行銷部部長跟范榳媃在搭建好的帳篷下,整理冰桶和飲料。行銷部部長讚嘆的看著文謹謄推著好幾箱的影音器材到小型舞台後方,滿臉愉悅地向范榳媃炫耀:「當初他們公司還誇口說會把你挖角過去呢!看看,最後是我們這邊多一個人手可以用!」

范榳媃聞若未聞,招招手讓文謹謄到跟前,眼中都是柔情蜜意,踮起腳尖幫他拭汗,再遞給他一瓶冰涼的礦泉水,最後在鼻尖印上一吻,才又打發他走。

待高大的男人像是受到讚揚似的,滿臉燦笑的轉身繼續工作之時,范榳媃冷著臉對主管說:「沒有下次!再叫我老公幫公司做事,我就幫他報勞健保,每個月發他薪資。」

我的男人是討我開心,不是免費來幫你做事的!搞不清楚狀況的是你這個臭婊子!少得寸進尺了!


某週五……

「六點了!夥伴們,趕快離開我的視線!」不同於其他部門都要跟做賊一樣離席偷打卡,這個部門是范榳媃這個小主管準時起身趕人。

「快點!我的小麥寶貝,手趕快離開鍵盤,你還有大好人生要過!」站在新任助理後方,范榳媃一眼就能看出工作一切都穩穩地在軌道上行進著。

「范姐,我再一下就好了!」知道主管就站在身後盯著,小麥就更想把工作告一個段落,證明自己有把工作做得完美的實力。

「不行!」自己也經歷過那個階段,明白那句"再一下"代表的是半個小時的工時,還有跟家人寶貴的相處時光:「你要存檔還是要我幫你直接斷電,挑一個!」

「好啦好啦!范姐你不要關機!!!」小麥雖然沒有待過很多公司,但是朋友圈裡也都沒有聽說有這種類型的主管。善良、大方又關懷,教育嚴格做事手法犀利,能遇到這麼一個人生前輩真的太好了!

「咳咳!那你呢?」工作時間較為自由的文謹謄已經坐在辦公室一小時了,此時也忍不住出聲指了指手錶,佯裝生氣嘟著嘴詢問。

低著頭巡視其他辦公桌,背對著鬧小脾氣的男人,女人安撫著:「他們下班之後我再檢查一下文件就可以……藍藍,你這今天要給我喔!」

「收到。」藍藍推了推眼鏡,眼角餘光注意到文謹謄殺氣重重的目光,掩著嘴偷笑,輕聲打小報告:「范姐,謄哥在瞪我!」

范榳媃聞聲立刻轉頭,剛好對上那雙來不及收回的強烈目光。

文謹謄馬上裝沒事,對著愛人投以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阿謄?」女人勾勾手指,讓男人興奮地從椅子上跳起來,奔向她身邊。那副乖巧順從的模樣,彷彿都能看到背後有一個尾巴在來回劇烈搖晃。

沒料到女人立刻拉下男人的領口,兇巴巴道:「你看著我的藍藍幹什麼?」
男人臉一僵,垂下眼裝無辜做好挨罵的打算,卻看著女人咬牙切齒,惡狠狠道:「你只能看著我,知道嗎?」

辦公室另一方向,來自隔壁部門集體傳出哀嚎:「靠~~~范姐你趕快下班啦!我事情都已經做不完了!你們再放閃我眼睛就要瞎了!」



作者的話:完結!對!我只是想寫一隻黃金獵犬的故事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