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金—005

下樓後的范榳媃又恢復了那個成熟的親和姐姐,禮貌又靦腆地跟眾人打招呼:「早啊!對不起我昨天喝醉了,後面的事我都不太記得了。」

看到范榳媃再度掛上那副成熟大人的武裝,文謹謄皺起眉頭,卻也理解了女人性格裡一定程度的倔強。

職場上要有成就,不輕易讓脆弱對外人展現是必要條件。雖然讓人捨不得,而且心裡覺得可惜,同時又忍不住覺得這樣也滿好的。

至少其他人沒見過她坦率純真的那一面,而自己見識過她卸下偽裝的時候。

想到這裡就心情很好。


「姐姐你坐這邊!」貼心的小妹立刻把范榳媃安排在自己和大哥中間,當然菜色也都正對著這個方向,一字排開。

文謹謄使個眼色給小妹,挑了挑眉毛表示稱許。

「先喝點醒酒湯!」男人小心翼翼地端上一碗冒著熱煙的湯,眼角餘光跟隨女人的一舉一動,心裡非常緊張。

除了文家兄妹之外,其他人倒是沒有太多顧忌。當作就是受到良好招待,吃喝相當自在:「喔!這很好吃耶!這是哪個餐廳的菜?」

察覺到文謹謄的高度關切,意識到這可能是另外做的特別料理。范榳媃格外專心的面對這碗不起眼的熱湯,強忍宿醉帶給身體的不適感,緩慢仍津津有味地品嘗。

見到女人略顯蒼白的臉色逐漸轉為紅潤,文謹謄一顆懸在喉頭的心,才安然放下。


飯後這群來留宿的同事,十分識相地收拾桌面,自動自發的進廚房洗碗盤,留下范榳媃在外擦拭桌面。文謹謄藉機搭話:「你擦桌子的手法很俐落耶!」

「我以前做過很多種工作,學了滿多事情的。」范榳媃笑著回答。即使看得出這家人從來沒有自己做過家事,但也不覺得對方的語氣裡面有貶低,滿好的!

欲言又止的盯著好幾秒,文謹謄才開口詢問:「媃媃,你手臂上那個是疤嗎?」

被這麼一提到才低頭看了自己,范榳媃雙手上下翻轉,像是展示勳章般的細數傷疤:「這個是做簡餐店的時候,客人好心把東西推過來,我來不及反應被鍋子燙到。」、「這幾個是在廚房打雜的時候,收拾師傅們的廚具受傷的……」

眼角餘光觀察到文謹謄的臉色越變越糟,立馬住嘴,臉上表情有點害羞:「對不起!只顧著說我自己的事……沒有顧慮到你。這些小事情很無聊吧!」

「你受傷的那個時候,如果我在就好了。」輕輕抓起女人的手臂端詳,指尖來回撫摸著已經變淡的傷疤,文謹謄故作深情道。
可別小看這種虛情假意的胡話,依照過往經驗,所有女人都吃這套!

油腔滑調的臭小鬼!我高中打工的時候,你還在幼稚園玩沙呢!
范榳媃心裡罵了一句,把手臂抽回:「打擾這麼久也不好,該走了!」刻意忽略男人失望的眼神,轉身收拾東西:「今天很謝謝你的醒酒湯,很好喝。」抬頭給了一個禮貌的微笑:「衣服我洗乾淨再交給小謋。」

「我送你吧!」看出女人執意離去的意圖,文謹謄趕緊衝向門口,抓起鑰匙。

對自己實際的地理位置沒有太大概念,但是還記得昨晚有"順路"載文謹謄到KTV。范榳媃婉拒:「不用啦!我走過去KTV那邊牽車就好啦!」

「范姐!」就算大哥打著眼色,搞不清楚狀況的文謹謋還是硬著頭皮提醒:「光是從我們家開車過去KTV就要20分鐘了喔!還是讓大哥載你一程啦……。」


「我怎麼會知道你跟她說,我們家離得很近,走路就會到了啦!」文謹謋一邊被大哥壓制在地上霸凌,一邊喊冤:「這麼扯的謊你跟她講了,又沒跟我打過招呼。再說我也是在幫你啊!」

小妹坐在客廳,抱著一桶冰淇淋,慢條斯理地挖著吃,看兩位兄長打鬧。
嘴裡含著湯匙,拿起手機鏡頭對著在地上扭打的幼稚兄弟拍了幾張照片,默默地分享出去。
一點也沒打算告訴他們,自己手上已經拿到媃媃姐的社交軟體帳號了。

不管怎麼看,大哥都不會是未來嫂子喜歡的類型。
因為媃媃姐比自己那個小混混大哥還要好太多了!氣質好又善良,落落大方講話得體,完全就是爸媽燒香拜佛也不見得能求到的媳婦。
但是二哥這方面又不是太聰明……看來要靠自己多努力了!


范榳媃回到租屋處後,立刻把衣服換下來做清洗。
站在洗衣機前面,看著機器裡面的衣服和水流互相交融、翩翩起舞,腦子裡也閃過這個新認識的男人,那些自然又充滿溫情的舉動,的確讓接受者感受到被呵護的喜悅。

「但就不知道是不是對每個人都一樣溫柔?」放空了雙眼,范榳媃下意識的自言自語。畢竟過去還是有交過溫文儒雅的男朋友,後來發現那人根本就是兼愛大師,時間跟空間管理都是專業的!

甩了甩頭,阻止自己再想起這個還算有趣的男人:「反正也不會再見面了!」范榳媃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準備再回床上去睡覺,把停留在身上那該死的宿醉完全解除。


有一個高層很看好的大案子,正在范榳媃手底下推行著。為了這個一年一度的大型企畫案,最近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早上八點進公司,晚上十二點又帶著公事回家,那張男人的臉,早就不在腦海裏面。

因此,當范榳媃帶著團隊嘔心瀝血做出來的提案,去做初次的專案報告時,踏入客戶端的會議室,看到文謹謄的臉那秒,真的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范小姐你好!我是營業部的新人,也是這個專案的負責人,我叫文謹謄,這是我的名片!」看著女人吃驚的臉,文謹謄覺得那些跟長官談的苛刻條件,以及為了跟學長搏感情、搶這個職位安排的飯局,一切都很值得!!!

「你好!我是范榳媃,是這個企劃案的負責人!之後請多多指教!」很快的收起眼中的情緒,范榳媃臉上堆營業用的笑容,也掏出自己名片,與對方交換。

文謹謄的兩個老學長對看,交換了一下眼神。
就說是之前有認識嘛!不然阿謄這個小子怎麼會無緣無故自願要來這個專案小組做事呢?


小小的會議室裡坐滿了人,而每個人的目光都不自覺的被范榳媃的一舉一動帶著走。

女人眼神堅毅且專注,分析效益與市佔率時,企圖心與自信讓她放出光芒。
而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的柔美氣質,又將決策者的感性也吸引出來。

「范小姐,所以你是說……如果你是消費者的話,你會把這些設計的元素,視為情感方面的附加價值嗎?」公司的高層顯然很滿意這個提案,雖然對范榳媃提出的問題不少,但是語氣都很溫和,像是已經在商討日後該專案的營業方針與進程似的。

「如果我是消費者,我將不只會把它當成附加價值……」范榳媃語速緩慢且慎重,充滿著說服力。手上抓起團隊幫他準備好的小道具,沒有一絲遲疑地將它送到決策者面前展示:「我會把這當成展示品味與個人特色的象徵,迫不及待的想要擁有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