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金—004

洗澡後的嬌小女人,散發出一股清爽溫熱的氣息。

文謹謄倚在浴室門口,等到范榳媃一洗好走出來,立刻遞給她一條乾毛巾:「剛剛忘了給你,擦頭髮的!」

范榳媃才道謝接手,眼前就出現一雙室內拖鞋和一杯飲品。

「穿上鞋吧!赤腳踩地不好!」文謹謄將手上的飲品送到范榳媃手中,順勢接過擦髮巾,像小時候幫妹妹洗頭後的動作,將頭髮包起來。

一連串動作讓范榳媃措手不及,只愣愣地說一句:「這是什麼?我刷牙刷好了耶!」

「你剛剛已經把晚上吃的東西都吐光了!這只是牛奶,讓你等會好睡點!」裡面還加了一點點貝禮詩奶酒,幫助睡眠嘛!


『我頭髮可以自己吹!』
「沒關係,我也都這樣幫我妹吹,我技術很好。你牛奶趕快喝!」

坐在床沿啜飲著牛奶,范榳媃乖巧地讓文謹謄站在身前幫自己吹乾髮絲。

『等一下床給你睡。』
「不行,哪有客人來,還不讓人睡床的道理?」
『可是我不好意思讓你睡沙發啊!』倦意與牛奶效力一起往上衝,范榳媃睏得不想再糾結這種小事:『不然一起睡床。』
「不行啦!」文謹謄繼續拒絕:「我睡覺習慣不好…。」
『欸呦~那我們中間隔著枕頭就好了啊!』伸一個懶腰,范榳媃皺著眉頭抱怨:『男人這麼婆婆媽媽的,又不會把你吃掉……。』

我倒希望你把我吃掉。


睡得迷糊之際,范榳媃感覺到腿上有一股壓力。

事實上,好像有什麼重量在她身上?

意識矇矓的睜眼,才發現自己被男人勾在懷裡。頭頂上傳來規律又輕微的鼾聲,腰側上的手沉重且堅定,一隻長腿跨在大腿外側,輕鬆又自然。

范榳媃從來就不是亞洲女性裡面,被歸類為紙片人或者洋娃娃的類型。但是此刻的她,的確體會到什麼叫做"當抱枕的感受"。

這下范榳媃才知道什麼叫做睡覺習慣差了!下意識覺得這樣不好,怕引起誤會,試圖在不吵醒對方的情況下,解除這樣的睡姿:「好沉!」不只手臂拉不開,就連大腿動了兩下,掛在身上的長腿絲毫沒有移動。

「唔……。」懷裡的躁動成功地引起了文謹謄的注意,原本規律的氣息紊亂起來,長臂長腿做了一個伸展,嚇得范榳媃僵在原地。接著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男人圈住腰間的手臂收得更緊,長腿更是夾了上去,不甘寂寞的手掌探詢到女人的手之後,交握著。這才舒出長長的一口氣,滿意的重新入睡。

動彈不得的范榳媃維持清醒了大半個小時,最終還是敵不過強烈的疲倦,沉沉睡去。

感受到手心下繃緊的肌肉總算鬆懈下來,裝睡的文謹謄這才放下心來,臉上是止不住的笑意,低語喃喃:「真可愛!」


「媃媃,要不要起來吃點東西?」放任范榳媃睡到正午時分,諒是文謹謄再有耐心也沒有辦法挨著肚子餓。進房拉開遮光效果極佳的窗簾,讓強烈的陽光照射進靜謐的室內,爬上那張人畜無害的臉龐。

拉起被子高過頭頂,床鋪上的謎樣小生物扭動了幾下,又沒了動靜。

文謹謄簡直被萌得一臉鼻血。
睡覺說夢話時會小小聲嘟噥、無意識的時候跟小孩子一樣鬧騰、喝醉後的嬌憨模樣;對比聚餐場合上的應對得宜,還有從大弟那邊聽來的團隊事蹟,橫跨企劃部與營業部的每件高效益專案,可謂戰功彪炳,老闆跟前的大紅人。

到底一個女人可以有多少面向?
怎麼可以每一種都是他想瞭解的?

但是規律生活,定時吃飯,是少數文謹謄不容退讓的鐵則!

帶著惡意,大步邁上床鋪走動,使之負重凹陷又彈起,肉眼可見謎樣小生物又扭動了一下,掙扎著不想起來。

文謹謄笑著坐在逃避現實的范榳媃旁,手掌呈弓狀,不甚密集卻帶著節奏的輕敲著棉被:「媃媃~~~想出去吃還是叫外送?」、「媃媃~~~想吃亞洲菜還是歐洲菜?」、「媃媃~~~義大利菜好嗎?」、「媃媃~~~」

「唔嗯~~~!」不堪其擾的抱怨聲從被子堆裡悶悶地冒出:「不要!」

見到有了反應,文謹謄笑著停手,低下身子輕問:「不要什麼?」

「不要拍!我身體麻麻的。」范榳媃主動掀開被子,露出一顆頭顱:「頭也暈暈的。」

「不舒服嗎?」文謹謄擔憂地以手背碰了一下有點泛紅的臉頰,低頭以額頭觸碰對方:「好像沒有發燒……可能是宿醉。」


徹夜打遊戲的小妹一下樓就看到這個弔詭的場景。

料理台旁邊豎立著平板電腦,桌面上都是食材的殘屍,水槽裡更是凌亂,爐台上燉煮的湯正在滾滾冒著小泡,高大的男人穿著明顯過小的圍裙,嘴裡哼著歌。

那個連煮泡麵都要指使弟妹去做的大哥,現在竟然在廚房燉湯?

他房裡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管結果如何,能感化這個霸道的大哥,都應該值得更好的待遇!

小妹默不作聲的坐在樓梯口,拿出手機點了一大堆好吃的外送,準備給這個未來的嫂子一頓豐盛的大餐!
畢竟那個完全不下廚的大哥,現在很難出現神蹟,做出一桌子好菜出來。


「哇!好豐盛!」文謹謋的幾個同事被大陣仗的外送車吸引到餐桌旁,看見小妹還拿出盤子認真擺盤,識相地表示:「不用這麼麻煩啦!直接吃就好!」

小妹嗤之以鼻:「這是要給我未來大嫂吃的,當然不能隨便!」

路過的文謹謋用讚嘆的眼神看了一眼小妹。
真是太會察言觀色了!難怪爹疼娘愛大哥縱容啊!

「范姐還在睡嗎?」、「我記得范姐不太會喝酒,部長的那杯威士忌也太狠!」、「在包廂裡的時候,部長就一直在唸說范姐耍大牌所以才遲到。他怎麼不說自己沒跟客戶溝通好,害人家還要趕急件加班啊?」幾個同事你一言我一句,還原了前一晚的事件始末。

「范姐睡哪?他沒跟我們一起睡榻榻米耶!」同事A男突然回過神來提問。

「姐姐跟我睡樓上啊!」小妹再自然不過的接話,刻意瞄了大哥的方向一眼:「午餐差不多了,我去叫姐姐來吃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