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金—003

「你怎麼會在這裡?」被喚作大哥的文謹謄暗自竊喜,找到理由可以在這裡混了!

「今天晚上……是我實習的公司聚餐啊!」平時在公司裏面安靜話少的靦腆大學生,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慌張:「大哥你怎麼來了?」

原來這是實習生的兄弟啊!難怪剛剛覺得那個名字有點耳熟,因為實習生名字叫做文謹謋,平常小謋小謋叫個不停,都忘記全名了。「你們慢慢聊!」范榳媃過多停留,閃身進去包廂。

「那個是你主管?」四下無人,文謹謄立刻恢復家裡霸道的老大樣,用手臂就把弟弟勾過來:「她現在單身嗎?」

「蛤???」


包廂裡面突然多了一個超級大帥哥,貼身西裝褲包裹著長腿,讓肌肉線條若隱若現的襯衫,氣質有點說不上來的邪魅,雖然跟這次聚餐的群組氛圍顯得格格不入,但卻成功吸引在場所有人的眼光。

除了——范榳媃之外。

遲到的范榳媃除了立刻打電話點餐之外,坐下來就是對著桌上殘餘的餐點掃蕩一圈,完全忽視眾人的眼光,以及逕自坐在自己身邊的男人。

「你有叫喝的東西嗎?我幫你點!」
「你要唱什麼歌?男歌手、女歌手還是團體?」
「紙巾給你用。」
「你要冰塊嗎?」

包廂的另一邊,低調性格的實習大學生文謹謋,被一票姊妹們包圍:「他是你哥?」、「你們感覺不太一樣耶!」、「他還是學生嗎?」、「你們兄弟都好高喔!」、「他喜歡什麼型的女生啊?」

平常上班做專案有這麼積極的話,報表就不會搞錯了吧?
文謹謋無奈地一一回答那些他知道洩漏出去也不會被揍的資訊,不斷拋出求救的眼神看向另一邊的大哥,只接收到自家大哥略帶警告與威脅的回應。

幾個男同事則是對看一眼,看出這個"實習生的哥哥"對小主管的高度興趣。

這是沒差啦!小主管在事業上是個女強人,雖然同部門的年輕小伙子沒膽子追,但是同公司其他部門的勇者可是前仆後繼的跑來送死。
待在同一個部門的誰不知道范姐看似待人親和,私底下可是一個高冷絕緣體,多少追求者都被凍死在那堵高牆之外,屍骨無存啊!

難以入手的女人,其實會讓一般男人失去興趣。
人生並不是闖關遊戲,只是想在平淡生活追尋一點刺激與溫暖。
不過如此。


不菸不酒口味清淡,隨和到近乎隨便的程度。
桌子上的餐具抓起來,也不管是不是有人用過,紙巾擦一下就開始用。一般人挑掉不吃的蔥花、小配菜也會珍惜地吃個精光。
其實不喜歡菸味,但會不作聲色微微偏著頭避開。
懂得躲酒,也懂得偷吐掉酒的手法與時機。
邊吃邊收拾,手法近乎老練。

坐在范榳媃旁邊才半個小時,文謹謄看出了那份圓潤成熟背後的善良溫暖,也看懂了從容不迫背後的種種歷練。

在公司聚餐的場合裡,發話前都會微笑著頓一下的女人,人生必定經過一些風浪!

這麼有深度的女人,各方面都好想跟他做深度交流啊!


大主管離席之前,拿出一包大紅包說要贊助,要求的條件卻是讓在場所有主管階級,都要喝掉一大杯威士忌。識時務的范榳媃,不僅喝掉自己的那杯,連自己提拔上來的小學妹的份,也一併乾掉。

之後的記憶就變成一片片的碎片了。


范榳媃再度完全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時分!

陌生的天花板和觸感極佳的床單,讓她發呆了好一陣子才掙扎著起身。上身的衣服被換成一件寬鬆舊T恤,頭髮也被簡單編成一個寬鬆的麻花辮。

床頭櫃上面有自己的包包跟手機等私人物品。簡約的房間內以灰色調為主,微弱的光線透過厚重的窗簾縫隙探入,灑落在床邊的沙發椅上。

沙發椅上有一個高大男人裹著薄毯,略顯困難的蜷縮而眠。

意識到自己佔了別人的床,范榳媃心裡著急,側身下床想要去叫文謹謄,結果從床上摔了下去。

“蹦!"

「好高……。」女人的抱怨都還沒講完,沙發上淺眠的男人一驚而起,快步走向范榳媃:「有沒有怎樣?現在還想吐嗎?」

眼前的輪廓與記憶中的片段重疊,范榳媃知道她喝醉後,起來吐了幾次,都是這個男人抓著自己頭髮,陪著自己跪在馬桶前面,給自己遞水擦臉的。

一夜沒睡好的男人滿臉鬍渣,眼球中泛著血絲,黑眼圈厚厚的一圈。
昨晚包廂哩,吸引一票女人目光的型男已不復存。

「這裡是你房間?」搭上文謹謄的手臂,范榳媃啞著聲被扶著坐回床鋪上。

「嗯!」文謹謄只穿一件白色背心跟四角短褲,打了一個大哈欠:「你們喝掛太多人了,我跟我弟把幾個叫不醒的、不知道地址的,就近帶回來我們家打地鋪睡覺。」

順手倒了一杯水給范榳媃:「那幾個男生睡在我家一樓的孝親房,和式的有榻榻米,滿方便的!」

文謹謄絕對不會說,真的喝醉睡著的只有她!其他同事都是他下達指示,讓大弟邀請來家裡續攤,陪高中生小妹打遊戲、玩桌遊的。

那些髒東西,大弟一說起小妹是半夜都不睡覺的高中生,就馬上說夜深了路程遙遠要來留宿,攔也攔不住!

「現在幾點?」范榳媃其實還很睏,只是不好意思耽誤人家。

看著女人微微走神的模樣,文謹謄心臟像被重擊一般。
啊!真想親下去!

「還不到六點!」要我弄早餐給你吃,我也是願意的!
「怎麼了?週六跟男朋友有約嗎?」一句話打探敵情,很刻意又很自然。

『沒有男朋友,也沒事!但是怕耽誤到你們的周末。」這床墊坐起來好舒服啊!好想躺回去繼續睡……

「我是邊緣人,周末都沒有人約的!」文謹謄臉不紅氣不喘的撒謊,心裡盤算著要把周末所有的約都推掉:「繼續睡吧!晚點我再送妳回家。」

『唔……』疲倦跟酒意讓范榳媃思緒緩慢:『我能跟你借一套衣服嗎?我想洗澡,身體黏黏的我睡不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