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金—002

「松江路?怎麼騎過去?」范榳媃打開手機應用程式,歪著頭看著地圖,然後原地左轉了一圈,又原地右迴轉一圈回來。

愚笨與執著是兩個文謹謄最痛恨的人格特質,此刻見證兩者揉合在一起之時,卻讓他嘴角上揚,在心裡雙手合十感謝上蒼:"天公伯啊!我一定會努力做更多好事,幫助更多人!"

「我帶你過去吧!」短短幾分鐘,讓文謹謄笑著講出兩次這句話,背後隱藏的寓意連男人自己當下都沒搞清楚。

總歸一句,樓上那個場合也不是很想待了!朋友的朋友的慶生會,裡面真正叫得出名字的人不超過三個,傳個訊息告訴他們要離席就好。

「好啊!」范榳媃回答得理所當然,完全忘記兩人只認識不到十分鐘。

對於自己容易走丟的程度不敢輕視,不管怎樣,有個熟門熟路的人領著是最好的!

低著頭走回電梯處,掏著包裡的鑰匙,范榳媃隨口一問:「你等一下會跟我講怎麼騎嘛!」

文謹謄大步邁入電梯,極力掩飾臉上的欣喜,語氣盡可能平穩:「我會帶你過去啊!」

「你朋友不是還在樓上?」范榳媃更加疑惑,狹小的空間裡,男人身上的熱氣直噴到纖細的手臂皮膚上:「而且你有喝酒,我騎車……。」

心思細膩的女人都這麼可愛嗎?
還是過去投懷送抱的女人看多了,現在這種劃清界線的就顯得特別誘人。

沒有辦法!人就是賤!

腦子裡儘管轉了幾個想法,文謹謄還是犀利的回嘴:「我就算喝醉,方向感都還是比你好!」

“叮!一樓到了!"

順勢用手掌輕推女人的肩膀踏出電梯,心裡用手掌大小計算著女人的腰有多細:「我朋友那邊快結束了,我本來就差不多要走了。送你過去順路!」

順路!當男人真的想送你的時候,到哪裡都順!


「那你搭計程車,我騎車跟在你後面,送我到了你就可以直接回家了!」實在不想太麻煩人,范榳媃語氣裡帶著關懷,領在前頭,認真地往自己停車的地方去。

完全沒有料到這招!文謹謄在心裡鼓掌,大方的稱讚起來,皺著眉頭咬著下唇,拼命思考解套的方法。

范榳媃沒有留意到身後男人的內心掙扎,逕自打開車廂,拿起安全帽,放入包包……。突然一隻手伸入車廂,拿起另一個備用的安全帽,再自然不過的戴上:「幹嘛搞這麼麻煩?你載我一程,我幫你指路就好!」

這下才抓到范榳媃的注意力,女人看了看自己的摩托車,又抬頭看了一眼這個不太熟識的陌生男人:「你……幾公分?」

范榳媃一個153公分高的人,選用的代步車當然就是輕巧方便的代名詞……50cc小綿羊!

秀出一口漂亮的白牙,男人笑得燦爛:「193。」

一向波瀾不驚的范榳媃,這下臉也不禁僵了一下:「我不是說你重,但是我載得動你嗎?」

「不然我載你?」文謹謄這輩子也沒騎過這麼小台的機車,學生時期以來,騎的不是檔車就是重型機車。被范榳媃這麼一問,也忍不住打量起那個看起來就很迷你的坐墊。

「不行!你有喝酒!」范榳媃瞪了一眼文謹謄,非常堅決地拒絕這個提議,隨即跨坐上機車,調整好車頭方向,發動後帥氣地說:「上車吧!」

「你不要坐太後面!」看著文謹謄一臉沒坐過這種車的樣子,范榳媃非常緊張的交代:「會翹尾!你重心要離我近一點!」

有一次載表弟,他一坐上來車頭就翹起來,差點嚇死了!

男人嘴角笑意滿滿,搭上後座立刻用結實的胸膛貼著女人的後背,一雙長腿甚至跨到前方的機車踏墊上:「我坐好了!」


從後座跨過來的長腿貼在自己大腿外側,范榳媃馬上就注意到對方的膝蓋與自己的膝蓋平行。

羨慕忌妒恨啊!

「先去那個路口,等一下要準備右轉!」瞥見范榳媃目光停留之處,文謹謄笑意更深,趕快用話題轉移注意力:「我沒坐過這種機車耶!」稍微向前傾的話,摸到機車握把也不是什麼問題。

雖然感受到背上的重量與熱氣,但是沉重的摩托車龍頭佔據了范榳媃所有的專注力。明明催了油門,卻異樣緩速,就跟電動輪椅一樣。

范榳媃從引擎聲裡面,感受到自己多年愛騎所承受的負擔。

可憐的孩子!


好香好好聞喔~~~

文謹謄倚在范榳媃背上,一面聊天打探消息,一面偷聞髮香。

「你等一下也是騎車回去嗎?」
『對啊!』
「喝酒怎麼辦?」
『我不喝酒的!』
「真的假的?是不能喝還是不喜歡喝?」
『不喜歡,也不太能喝。』
「你這樣去KTV怎麼會嗨?」
『唱歌、跟朋友在一起就開心啦!我不需要酒精。』
「那你都喝什麼?」
『奶綠無糖標準冰!』
「哈哈哈哈!」

『你住得離松江路近嗎?』
「不遠,走路就會到了。你呢?」從松江路走回陽明山那邊,大概兩個小時會到啦!
『永和喔~騎車要三十分鐘吧!加上迷路應該要一小時。』范榳媃無奈地嘆了口氣,另一家KTV閃亮的大招牌映入眼簾:『到了耶!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這話怎麼會是妹子對壯漢說呢?文謹謄在心裡搖了搖頭。

「都說了要帶你過去的,沒有不送你上去的道理!」相處的時間多一秒是一秒!文謹謄一邊找藉口,一邊想破了頭,就是想要對方的聯絡方式:「對了!還不知道怎麼稱呼妳?」

將機車停好,范榳媃一邊安置物品,落落大方地回答:「我叫范榳媃,朋友都叫我媃媃。」

「我是文謹謄,小文、阿謄都有人叫!」眷戀不捨地交出手上的安全帽,文謹謄繼續假意閒聊:「你們今天大概會玩到幾點?」

「我同事他們應該是會買一整個通霄的,但是我頂多撐到三四點就會走了!」范榳媃打了一個哈欠,一臉倦意:「超過五點我就會睡在包廂裡面,沒辦法騎車回家了。」


在進入KTV的時候需要出示證件。文謹謄抓緊機會,自嘲地告訴范榳媃自己身分證上的照片很像劫機犯:「妳看!」

「誰沒有過去?我的也長得很醜啊!」兩人越聊越像認識許久一般,范榳媃也交出手上的證件給對方看。

文謹謄看了一眼,在心中快速計算了一下。吃驚地挑了挑眉毛,沒想過范榳媃比自己大9歲!根本看不出來啊~~~!

現在的女人是都擦什麼啊?除了儀表談吐可以稍微判斷年齡區間之外,其實臉上真的看不出來歲月的痕跡耶!

范榳媃從文謹謄臉上讀到震驚,滿意極了!

「總算到了!右轉然後第三間,並且是503!」文謹謄很快地從驚訝中回復,畢竟電梯的時間也沒有太長。

「今晚謝謝你,阿謄!路上回家小心喔!」范榳媃對新認識的朋友揮手致意,這次是真的道別了!

「嗯!」啊啊啊沒有藉口了!

503包廂門推開,一個靦腆的男子走出來,瞬間一楞:「范姐!欸……大哥,你怎麼在這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