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金—001

辦公室裡的范榳媃,是個認真負責的小主管。帶下屬親和卻不失嚴格,對上司尊重卻不失原則,在外對客戶能屈能伸。提案報告時的跩樣更是很對大客戶的胃口!幾個對口業務都對她有一定程度的迷戀。


「哥!嫂子在我床上睡覺,你來帶走!」門口被敲了敲,夜半仍在打遊戲的小妹無奈地去打擾全家脾氣最糟的大哥。

不到一分鐘,半甲刺青搭著一條內褲的文謹謄,黑著臉揉著亂髮,去親妹妹房間帶人。

一進房看到自家小迷糊睡得香甜,文謹謄身上的戾氣瞬間褪去不少,只剩無可奈何!

“這個路癡的症頭應該這輩子都好不了了!"讓愛人的手環著自己肩膀,微一使力就將人抱離床鋪。習慣睡在男人身上的范榳媃 ,身體也是自然地搭上,無尾熊般地夾著狗公腰,嘴裡嘟噥著抱怨:「唔……。」

站在門口冷眼看著兩人放閃的妹妹,翻著白眼說:「哥,你那間明明就是套房,把你當成儲藏室的廁所整理出來,給你老婆用不好嗎?」

文謹謄雖然睡眼惺忪,卻點點頭表示有把話聽進去,含糊其辭帶了一句:「你也把房門上鎖!」

回想起上次范榳媃留宿時,半夜去上廁所,瞇著眼睛回房間卻走進大弟的房間去。大弟好心的把女人用被子包起來送回來的時候,文謹謄眼中難得透露出殺人的氣息:「不准你碰我老婆!」

大弟也不是好惹的角色,才被威脅就立刻爆氣低吼:「你才把你老婆管好啦!怎麼會有人一天到晚走丟啊!」

怎麼每個人都覺得老二好欺負啊?
上頭的老大帶著稍長幾年的人間資歷就算了,底下的小妹還能頂著老么光環仗勢欺人!

當初老哥去追范榳媃的時候,自己也是出錢出力費了不少工夫。現在到手了?翻臉就不認人了!哪有這麼好的事?

怕把范榳媃吵醒,文謹謄火速瞄了一眼懷裡的未爆彈,裹緊了被子,以氣音脅迫:「把你房間門鎖好就好。」

講這什麼話?來開我房間門,還怪我沒鎖?
「欸!怎麼會……」大弟不自覺音量提高,想開口辯駁,就看到被子不自然的扭動。

伴隨著細碎幾聲悶哼,後面冒出尖銳的尖叫,然後帶著黑眼圈的女人緊閉雙眼認真大哭起來:「唔……嗚哇啊~~~!」

原本以為全世界起床氣最可怕的是自家大哥,直到遇到大哥這個女朋友之後,他才知道自己錯了!起床氣有什麼可怕的?終究是會醒來面對這一切的!可能還會覺得羞愧?( 雖然說自己大哥從來沒有檢討過自己,但是真的太嚴重會收斂點。)
睡覺氣才是可怕的!只要睡覺的時候不合意,睡夢中無意識的踢腳、翻滾、尖叫大鬧,直到哭累了才會繼續睡著。最厲害的是,隔天起床神清氣爽,昨夜那個崩潰的野獸根本就不存在記憶中。

如果一個人不知道自己有錯,他怎麼學得會改過呢?


范榳媃自己其實不知道,文謹謄對她是一見鍾情。

文謹謄從小聰明,不喜歡念書卻對經營很有興趣。小小大大混過幾個組織幫派,跟著幾個大佬南奔北馳,多少長了些見識。不僅能挨打、也擅長揍人揍得恰到好處,菸酒嫖賭樣樣玩,卻沒留下癮頭。高中畢業後直接去服兵役,當完兵之後靠著不多的加權分數考上了國立大學。

相較一般大學生而言,文謹謄身上總是多了點流氓氣息,但卻是還是同級生裡面認定在校園裡最可靠、最有肩膀的友人。在小混混圈中,文謹謄名聲可大了!游泳校隊出身、高挑健壯的身材,邪里邪氣同時又文質彬彬,是不少小太妹的天菜、大姐頭的小寶貝!

因此,文謹謄身邊從來不缺女人。

向來只有文謹謄肯不肯,沒有女人不點頭。

就跟手上的香菸品牌一樣,文謹謄在試過多種樣式之後,年紀雖然輕,卻很快就確定了自己喜歡的類型。酒要醇厚不燒喉、菸要夠味卻不能臭、女人要腿長嗆辣。


初識那晚,文謹謄跟一票友人在KTV包廂喝酒慶生。迴盪在空間中的鼓譟節奏、粗啞的歌聲,充斥鼻腔中濃膩香水味和無所不在的菸味……過去總是很享受的文謹謄,現在有些不同了。

雖然大家都說男人永遠長不大,但是隨著年齡增長和歷練變多,總是會面對不同階段的轉變。

大學畢業後兩年,藉由前輩的介紹轉職進入大公司的文謹謄,正在經歷這場新的社會洗禮。

從前在小公司,必須萬事全能、同仁都像家人一般,每季團結作戰的風格。現在卻瞬間轉換成大企業的精確高度分工、同事間搞小團體、部門間對立並互扯後腿,即便如此,每季報表數字依舊漂亮,業績還能一直向上成長。

不簡單!

文謹謄並不對其中的鬥爭感到厭煩,反而對其中高層的權謀運用、人性操作起了興趣。
像是一個剛接觸新遊戲的孩子般,文謹謄貪婪的觀察、揣摩、學習、操弄著其中的各種術式。與其他貪名求利者不太相同的是,文謹謄追求的並不是獎賞,而是把這場遊戲玩得好的手法。

啜飲一口酒,文謹謄發覺自己正在走神。可能是待在這個混濁的環境太久了吧?連酒都變難喝了!

佯裝有外務要處理,不著痕跡地掙脫身上那隻游移的纖纖長指。文謹謄好不容易避到包廂門口,一打開門就讓范榳媃撞個滿懷。

范榳媃與文謹謄過去所有女伴的規格可說是天差地遠。

所有見過范榳媃的人,對她第一眼的形容都是嬌小、圓臉、短髮、氣質柔順。

「你是誰?」撞了人沒有一句道歉,范榳媃仰著泛紅暈的臉,理直氣壯的問:「為什麼在我的包廂裡?」

從小開始玩遍各大酒吧,文謹謄一眼就能看出女人到底是不是在裝醉,背後是不是有其他目的?
扶著半倒在自己身上的綿軟身軀,文謹謄只見女人眼中的澄澈和困惑。

「這是我的包廂啊!」文謹謄哭笑不得,將女人向外輕推一步,掩上包廂門,順勢關上身後那幾雙好奇的目光。

女人的眼中明顯的慌張,嘴裡喃喃:「這裡是右轉然後第三間啊!」

「你的包廂號碼是幾號?」嬌小女人眼中的迷惘和委屈啟動了文謹謄幾乎塵封的惻隱之心,反正都是打算出來透口氣的,不如走幾步路也好。

「503。」

「這裡是六樓!」文謹謄忍著笑,以手掩嘴,欣賞著女人表情的千變萬化,發現自己滿享受的:「我帶你去吧!」市區的KTV他根本就是股東級的熟悉,就算醉得不省人事,還是能找到馬桶,地圖完全深耕在潛意識的那種程度。


跟女人一起待在密閉的箱型電梯內,文謹謄不經意地聞到她身上一股穩定的香味。
真的很好聞!不是那種艷麗的濃郁花香,或是故作清新脫俗的甜美果香,而是乾淨舒心的木質香氣。

“叮!五樓到了!"

文謹謄突然覺得這段路程實在太短了!
自己看到賣口香糖的阿婆都會幫人清貨,讓老人家早點回家休息!路上遇到推回收車的阿伯也都會過去幫忙……明明平常好事沒少做,怎麼上天就這麼不給機會呢?

「謝謝你喔!」站在包廂門口前,范榳媃展現禮貌,微微欠身道謝。

文謹謄揮手假裝要離開,卻沒有邁開步子。
他很想看看她的朋友圈都是什麼樣的人啊!

范榳媃渾然不覺身後男人打探的目光,逕自推開503包廂的門,嘴裡打著招呼:「對不起我走錯,遲到……。」

包廂內一票穿著學生制服的高中生疑惑的看著這個陌生人,范榳媃更是手快的把包廂門立刻關上,自洩的小聲哀號:「他們是誰啊?」

文謹謄在遇到女人幾分鐘內,對於她的迷糊有了徹頭徹尾的認識。再也沒忍住笑,呵呵地笑著重複她剛才的話:「這就是你說的,右轉然後第三間,而且還是503啊!」

范榳媃挫敗地拿起手機,查看剛才好友發的訊息內容,不疑有他的拿起手機,舉高螢幕給文謹謄看:「我朋友說的啊!」

文謹謄定睛一看,嘴角的笑意完全停不下來:「親愛的,這裡是中華路。你朋友說的是松江路的那間!」


作者的話:新篇!我保證是短篇!架構超級小,哈哈哈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