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國 ( H ) 02

隨著年紀的增長,Nicolas被欺侮的程度也從普通的挨餓受凍,逐漸升級成身體各部位的實驗反映遊戲。一開始只是綑綁、懸吊,再來就是溺水、燙傷、燒灼、烙印……最終,金髮藍眼的美麗少年淪為一個私密社團的玩物,該社團成員即是王儲本人以及幾個權勢極大的年輕貴族公子。

苟延殘喘中,Nicolas也輾轉從他們手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技巧、密藥,以及過人的知識量。他們沒有人能夠明白,在一場激烈的性愛後,體質虛弱的四王子怎麼還會對手邊的書籍興致高昂?

傳記、農業、水利、冶金、科學、哲學、宗教、醫藥、經濟、軍事理論……不管他們帶來什麼無趣的書籍,Nicolas都能讀得津津有味。還會在看完書之後,含著不屬於自己的慾望,仰著小臉央求他們再帶其他書來給他。

真是個怪人!

但是跟他在一起就是很舒服,床上表現比跟女人做還要舒服。重要的是他乖巧得不像話,連小脾氣都不鬧!這點倒是讓人順心,男人嘛!誰不喜歡有人用崇拜的眼神盯著自己呢?


被識破詭計並沒有讓Nicolas太過慌張,畢竟當初是根據情報分析,這個將軍是個極其聰明的、能掌握王國未來動向的狠角色,如果連這點小事都看不透,那也沒有合作的必要!

「既然知道是送上門來的,將軍為何不吃呢?」後穴刻意儲存的催情藥幾乎已經全數流出,小小的營帳內滿室馨香。Nicolas一改受虐小動物的神態,舔了舔乾澀的雙唇,迷濛的雙眼充滿渴求,語氣冷靜又嘲弄:「難道是將軍不行?」

傳聞中,將軍在妻子產下一子,失血過多去世之後,便不近女色。

世間皆道這男子癡情,Nicolas倒是願意在另一個方向賭上一把……要不是過於謹慎,不願意讓他人有把柄可抓?或是原本就是對女人興趣不高?

「不行的是你。」一來一往之間,看到少年不再隱藏自己真實樣貌,Rayter揮別累積在頭上的陰霾,漾開堪稱陽光的笑容,沾取馨香在手上把玩。猝不及防地去磨蹭前端敏感腫脹的性器:「他們只會餵飽你的小穴,卻沒怎麼訓練你的這根小寶貝,是不是?」

從容一瞬從高傲的臉上消失,深邃的藍色瞳仁中滿是驚恐。吃痛的Nicolas錯估男人的兇殘程度,明明知道反抗會激起人們的征服慾,卻還是禁不住身體本能,用盡全力去阻止Rayter折磨性器的掌:「嗚!不要!!!」

垂眼觀察少年,精明的褐色瞳仁並沒有錯過幾秒內從驚訝至恐懼,猶豫要順從還是反抗的波動。

“才十六歲的孩子,竟然就對人性陰暗面看得如此透徹?"Rayter心裡暗暗驚嘆,但也有些不捨。自家的孩子在家族龐大勢力的保護下仍維持一貫善良單純。

強壯的男人恣意變換姿勢,輕易壓制住少年疲弱無力的掙扎。"咕啾!咕啾!咕啾!"才剛經歷連續幾次高潮,敏感的身體再度被挑起情慾,全身肌肉繃得緊緊的,完全不受控地痙攣起來。

陌生的歡愉侵占Nicolas所有思緒,只不過兩下套弄,Rayter就已經找回熟練的手法,逼得少年嗚噎的哭了起來:「唔?不要!唔嗯!唔嗯!嗚嗚……」

收起束縛、放開對脆弱小東西的掌控,男人以指腹在挺立的性器上隨意輕敲。聽見哭泣聲變得微弱,逐漸轉為粗重的喘息。倏地,像拍擊擾人的蚊子般,男人輕撣了極敏感的頂端,身邊的少年哀嚎出聲,被推進浪潮之上,腹部繃得死緊,僅能滴出幾滴淡色的體液,脆弱的蜷曲起來,臉上血色盡去,全身止不住一波又一波的顫慄。

鬆開對少年的箝制,低頭細看床鋪上的一片狼藉,Rayter突然對自己有點惱火:"怎麼就對一個孩子出手這麼重呢?"

有些懊悔地將少年擦拭乾淨後,莫名的覺得有些不對勁:「四王子?」汗濕的金髮貼在皺起的眉頭旁,闔起的濃密睫毛輕輕顫抖。原本只是耳根泛紅,現在卻自臉頰向下延伸經過脖子到達前胸硬起的小點,儼然是情動的紅潮未退。

少年睜眼卻對著空無一人之處啞著聲,全身不自在地扭動著,委屈巴巴泣訴:「好熱……。」

難得無措的手指爬梳過一頭亂髮,Rayter快要被這個誘人的陶瓷娃娃搞瘋了!!!


Nicolas再次睜眼時,已經回到自己那小小的營帳內,身上仍舊是那套衣物,讓人不禁懷疑昨夜是否存在過?

「啊!」翻身後突竄而出的肌肉酸痛感,和不小心扯到後穴激發出的脹痛感,讓深邃的藍色大眼瞬間盈滿淚水,單薄的身子劇烈一抖。

「四王子。您醒了嗎?」營帳門口守著的侍女聽見聲響,掀開簾子入內準備伺候晨間洗漱。就算再怎麼不受寵,在這種王室成員都必須出席的場合,四王子還是必須依照禮儀,穿著得體前往才是。

「請你扶我起來。」不擺架子是四王子的風格。也許是因為親生母親是侍女,也或許是因為從小沒有家庭的溫暖,僅依靠王宮內善良的下人們養育長大;不論如何,這般習性雖然在下人與平民之間流傳開來,卻被其他王宮貴族當成恥辱,認為他沒有劃分界線,沒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侍女聞訊趕緊過去協助。垂下眼,刻意忽視四王子過於蒼白的臉色和骨節突出的四肢,扶著後背和臀部關節,輕易地將對方翻起身。

身體的角度一改變,不屬於自己的濕滑濃稠汩汩從私密的甬道流出,濕了一大片。

沒料到的狀況讓Nicoals愕然,咬著下唇細不可聞的悶哼:「唔……。」抱著陣陣發疼的頭,濕熱的回憶一瞬全數湧上。

原先推斷對方只是個道貌岸然的老男人,還想用催情藥讓對方上鉤,沒料到男人卻反利用這一點,在催情藥生效的時候,徹頭徹尾做了個透徹。

“都快四十歲的老男人了,竟然還做到天亮才放我回來,根本就是怪物!"Nicoals惱火極了,憑藉自己在王宮歷練好幾年的手段都沒辦法收服那匹大野狼,日後在皇室中,存活的路到底該怎麼走?

正在走神之際,Nicoals完全沒注意到身旁的侍女悄悄退出營帳,濕熱的毛巾已經換到另一人手上。來人聲音低沉,似乎有點驚訝:「醒了?」

耳裡聽見莫名熟悉的男聲,腦海裡又響起昨夜男人在耳邊飽含慾望的粗重喘息,心中滿是戒備,抬眼盯著對方,深藍色大眼中沒有任何情緒,上下打量著不請自來的大將軍。

「四王子身體還可以嗎?臣子早晨在林間散步看到你昏倒,趕緊將你送回來。」Rayter朗聲道,語氣一派老臣關心王室中人的擔憂,合情合理。

營帳內,體魄偉岸的男人像是拎起一隻小貓一樣從容,隨手就將少年安置在自己懷裡,不由分說地扒掉裏褲,動作異常熟練地開始清理徑道中的混亂。壓低音量,像哄著孩子般溫柔:「對不起啊!太倉卒了沒能來得及清理……」

“倉卒?"Nicolas嗤之以鼻。"老男人把我操到昏過去又操醒回來,時間可是綽綽有餘啊!"

帶繭的長指探入高溫緊緻的徑道內,任少年再怎麼全身痠軟無力,還是反射性的緊縮成一團,不停發出小小的哀求聲:「唔唔…!」不管再怎麼躲避那隻侵犯後穴的手指,軀幹還是被困在彷彿石牆的懷裡。

「乖孩子,清乾淨就好!」輕撫後腦杓的溫情與在後穴中不斷旋轉並深入的堅定,成了強烈的對比。

Nicoals搞不懂這個男人,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惹上大麻煩了。
雙腿大開跪坐在男人身側,上半身前傾貼著健壯的胸膛,無助地趴在頸側,鼻腔裡僅剩那股折磨自己一夜的體味,乾淨卻又強勢。隨著指節摳挖,體液一股一股傾出,少年被那怪異的觸感弄得全身不絕的發抖,皮膚上起了一片又一片的顫慄:「嗚噢…!」

「噢!你不要這麼可愛。」突然間,Rayter低沉的聲音變得嘶啞,Nicolas感覺到腹部有個堅硬的棒狀物抵著自己。

少年有一種自己會屍骨無存的異樣恐慌:"等等!我什麼都沒做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