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國 ( H ) 01

久違的崩壞童年系列又來囉!XD

我人生的目標之一應該就是摧毀兒歌吧!

請一邊哼著童謠一邊看這篇文章謝謝!

娃娃國.娃娃兵.金髮藍眼睛
娃娃國王鬍鬚長.騎馬出王宮
娃娃兵.在演習.提防敵人攻
機關槍.達達達.原子彈.轟轟轟

*(以下這段歌詞網路上找到的,我自己沒聽過)*

娃娃國 娃娃兵 整天忙做工
娃娃公主很可愛 唱歌真好聽
娃娃兵 小英雄 為國家效忠
坦克車 隆隆隆 噴射機 嗡嗡嗡


「皮膚好細緻,就跟陶瓷娃娃一樣無暇。」男人的聲音低啞,掩蓋不住骨子裡的興奮。

別過頭甩了一下,不耐地皺起眉。稚嫩的小臉上染上氣憤的紅暈,凌厲的眼神透露出深藏在靈魂之中的高傲,緊緊抿著的軟嫩唇瓣似乎在壓抑著什麼。

「頭髮又細又軟……」男人一面講述,克制不住伸手輕撫,指頭勾了勾,將捲翹的金色髮絲繞在指縫間玩耍。突然一施力向後扯,逼得少年仰起下巴,悶哼出聲:「唔!」

「而且眼睛好藍!」無視其不安的扭動,男人驚嘆地繼續形容眼前不可一世的小寶貝,語氣自然的彷彿是在宏偉的教堂內欣賞大師的絕美雕塑,而不是將對方五花大綁在自己床上。


月黑風高的深夜中,駐紮在王宮附近森林的營隊,除了深夜輪值人員的走動聲之外,只剩火炬劈啪作響。任誰也沒有注意到,握有王國內最高軍機大權的將軍營帳內,不經意冒出的微小聲響。

「唔……」潮紅從臉頰暈染至耳根,緊咬下唇還是溢出細碎的呻吟,隨著規律的套弄紊亂了呼吸。在綿延不絕的澤澤水聲陪襯下,扭動身軀在絲綢布料上的摩娑聲,與嘎嘎作響的木板聲,全數落入男人發亮的眼底與敏銳的耳中,上演一齣優美無比的歌劇。

男人對於現況滿意極了!

長年握劍而帶繭的掌,熟練地從底部套弄至頂端,在不斷試探之後,察覺使用自己的慣用手,會換來更沉重的喘息:「左撇子跟右撇子的感覺不一樣,對不對?」

額上滲出一層細薄的汗,少年似是痛苦地瞇起眼睛,羞赧地將頭偏過一側,只求能避開男人發散強烈慾望的噬人目光。

直盯著露出青色血管的頸部,男人嚥了口唾沫,放慢卻也更加專注地把玩少年的性器。
刻意用掌上的繭覆蓋著堅挺的頂端,有意無意的觸碰並快速打轉,另一手微微托著囊袋,指腹帶著惡意去撫弄根部,從後穴花瓣旁至卵蛋邊緣,使出一些力道來回按摩,尋找脆弱的敏感點。

眼看白皙的腹部不斷抖動,尚未觸碰的粉嫩乳首此刻紅豔豔的發硬,就忍不住嘴角揚起,語氣嘲弄的笑出聲:「四王子的身體滿敏感的嘛!」


在王室中,除了後臺之外,排名是最重要的!

國王有十三個孩子,第一個是個公主,備受家族疼愛。好不容易盼到的第二個王子一出生即夭折,著實讓皇后傷痛了好一陣子。

Nicolas在十三個孩子裡排名第四,母親只是一般侍女,沒有強大的背景就算了,還跟三王子只差一天!!!差一步就是個王儲!!!

Nicolas的存在,對皇后來說就是一個會行走的威脅。

在國王的眼皮底下,皇后對Nicolas母子倆的欺侮從沒少過;還沒脫離幼兒階段,Nicolas就成了失去母親的孤兒,日子不只難過,還時常被下人忘記送餐送水。長年下來有一頓沒一頓的,當然是臉色蒼白、身體瘦弱,一年到頭大病不少小病不斷;本身個性也畏畏縮縮的,一看就是成不了大器的樣子。

宅心仁厚的老奶媽倒是心疼這個卑微過活的孩子,為了保全性命,多年來蓄意讓孩子獨自關在自己房間足不出戶,養著孱弱的身子,營造出一個與世無爭的嬌弱王子形象。

這次要不是一年一度的演習盛會,全部王室與貴族都要來參觀,Nicolas才不會被父王逼著踏出王宮。


束在頭頂的手腕不知何時被鬆綁,少年白皙細長的指埋在男人的髮中,指節出力直至泛白,恍神中晶亮的藍色瞳仁失了焦距,強行推至頂端的浪潮令嘴角失守,透明的唾液不受控的滴落。瘦骨嶙峋的前胸大幅度挺起,大張並且跨在男人肩膀上的小腿繃緊肌肉,弓起腳背、腳趾全數抓緊,腿根至腹部從不斷顫抖演變成劇烈的全身痙攣。

口腔的炙熱包覆與肉壁吸吮壓縮的酣暢感,讓少年挺立的慾望一抽一抽地射了。

「噢……噢!」抽抽噎噎的微弱哀號,臉上表情困惑的皺起眉頭。在舒服與痛苦之間模糊了界線,少年不知所措的雙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欲拒還迎。

待身體回復平穩後幾秒,男人又用舌尖在龜頭周圍畫圈,猛地一吸。

少年張大嘴巴卻叫不出任何聲音,只有身體忠實的重現接受高度刺激後的痙攣。還沒委靡下去的性器,又再噴出一些白濁。原本就濕潤的眼眶,落下幾顆淚珠,自眼角滑落到滿床凌亂的衣物上,無聲無息地卻讓男人心臟停了一拍。

吐出嘴裡的體液,男人著魔似地看著身下仍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仍處於極度敏感的紅粉陶瓷娃娃,喃喃道:「竟然爽到叫不出聲來?也太可愛了!」


身為一國的軍務大臣,Rayter對於觀察周遭下了極大的苦心,探聽情報與警覺更是職業素養!動盪不安的大環境中,或許這才是活得長久的最基本需求。

國王年紀雖不大,繼位後沉浸於自我享樂中,敗壞朝綱。不僅不重視國與國之間的交際,更是愚昧聽信一幫欺壓人民的親信說詞,每年都大幅度增加稅收。搞得邊境一年到頭都被三個鄰國交替著侵略,可謂民不聊生。

據說就連本國,在暗地裡都有各方人馬派出間諜與暗殺高手,試圖進入王宮內除掉國王。

Rayter低頭向國王致意,眼睛銳利地掃了一下,心裡暗暗吃驚:"傳聞中國王已經中毒,果然沒錯!面色蒼白、眼睛佈滿血絲、呼吸也不流暢,想必皇室不多久又要動盪了!"

即便腦中思緒不停轉動,Rayter仍然動作流暢、指令下得乾脆。入冬前最後一場盛大軍事演習,為了預防敵人在春季攻打過來,軍隊展演預先設置的地底埋伏,正以高效率擊敗入侵者,就算只是沙場演練,也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國王開心地直拍掌叫好。

“好不容易才爬到目前的位置,雖說是效忠王室,但是在下任繼承人之中,選一個跟著,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投資!"Rayter暗自下定決心,開始不著痕跡地打量起王儲與王子們。


「不要了!」最初倔強不已,一字不吐的金髮少年,現在卻不顧形象,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著哀求:「嗚嗚……沒有東西了,射不出來了……。」

挑了挑眉毛,男人薄唇輕啟:「我.不.信!」

「真的啦!嗚嗚嗚嗚……」小巧粉嫩的性器,被接連不斷的刺激,磨得又紅又腫。少年覺得再這樣被玩下去,接下來肯定連撒尿都會有問題:「要壞掉了…啊啊啊!嗚嗚哇啊~~~」

「哭什麼呢?」收起欺侮前端性器的手,男人一臉輕鬆自然,吐出來的話語卻很殘忍:「你都敢自己跑來我的帳篷裡勾引我了,還怕我玩壞你?」

少年聞言嚇得全身一震,隨即反應過來,直視著男人精明的雙眼,故作怯懦辯駁道:「我不是自己跑來,我是被綁著丟進來的。」

「綁著?」從屬下得到的情報是有人使了小伎倆,特意支開在門口站崗的衛兵,男人才興致沖沖地跑回來。沒想到這孩子倒是思慮周全,已經編完整套故事、設好圈套才把自己當誘餌來使用。

「呵呵呵呵……。」男人瞇著眼睛,低啞著笑了。

從軍二十年,馳騁沙場的男人對外塑造出一個英勇威武、性情中人的形象,就是為了讓這些王公貴族對這個傻大個的角色掉以輕心……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要掩蓋過度清醒、縝密周詳的腦袋。

來回摩娑指腹,把玩掌中黏滑的體液,頓了一下才探向緊緻的後穴花瓣。沒有太多阻礙的,花瓣在輕柔的規律按摩中悄然綻放;長指伸入輕轉一周,一股清香的黏稠液體汩汩流出。男人不但不驚訝,反而從原先溫柔動作轉為殘暴,加劇了手部的幅度和深度,惹得少年不住弓起身子,哭著哀求起來:「好痛!不要……。」

「能在身體裡先灌滿了催情藥再送上門來……四王子也不是個簡單人物!」


作者後記:我本來以為這篇跟我的小毛驢一樣字數不會到太多,沒想到卻在3000字之內寫不完……目前還沒結束,最後會變成幾章我也不知道,反正這就一定是短篇就對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