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一三七章 ] – 首演

雖然在事件發生之後的當天晚上,小狼崽就被帶回老家讓野狼爺爺痛毆了一頓,卻沒能將Weister的怨氣清除。

已經散布出去的資料無法收回。認份的Weister以專心練琴為由,搬到15分鐘車距的野狼家居住,也算是兩人第一次吵架的分居。在此期間,一直思考著該怎麼教育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鬼,還有該用什麼方式懲罰他,讓他記住教訓。


故意穿上羊毛最喜歡騷擾他的日式和服,鬆垮的改版日式外套和刻意露出的鎖骨,骨子裡自然散發的性感誘惑。光是在音樂廳的後台休息室內一換上,就讓小狼崽大爆炸:「我不准你穿這個上去!」

三天不跟羊毛講話的Weister哼了一聲,結束了冷戰:「不准?你做事都不用問過我的意見,我穿什麼上台演奏還要經過你同意嗎?」

接著,驕傲霸氣地踏上屬於自己的復出首演舞台,給小狼崽滿滿的懊悔還讓其他觀眾大飽眼福。

有別於男性演奏者都會穿著訂做西裝上場,古典樂界部分人士對於Weister這種標新立異的服裝大力抨擊。

背後有野狼家族撐腰,不怕舉辦音樂會賠錢更不在乎樂評對於服裝的看法。加上要與羊毛作對,決定讓他一輩子悔恨的心。Weister倒是從此之後,再也不穿西裝上場演奏了!

[ 有東方沉穩氣質卻又骨子裡流露出性感的感性藝術家。]日後Weister倒是以此為基礎在世界各地大放異彩。

不過那也都是後話了……


首演一結束下台,頂著一臉牙印的羊毛也不害臊,當著幾個目光不純的人士,纏著上去趕緊在柔軟的唇瓣上印下一吻,宣示主權的意思濃厚。

結束了首演,驅除了幾個月以來心裡的不安,讓Weister心情很好。微笑著接受羊毛連續幾個落在臉頰上的輕吻,挑眉低聲反問:「我有說原諒你了嗎?」

「寶貝,你怎麼有辦法彈仙樂?好好聽喔!」模仿少女見到偶像的樣子,又是托腮又是跺腳,羊毛成功逗笑了Weister。

稱讚聽起來很浮誇,但是很受用。踮起腳尖,將高壯的羊毛往下一拉,吻在唯一青紫的齒痕上,Weister有點愧疚地問:「還很痛嗎?」

快速地搖搖頭:「這裡不痛。」環抱住小人兒,當著大家的面低頭在耳邊輕聲吹氣呢喃:「但是我的雞雞硬得好痛,我覺得再拖下去會壞死!」

「滿腦子髒東西!」嘴裡雖然在抱怨,嘴角卻忍不住上揚。向後退了一步,給了小狼崽一個條件:「去把那句廣告詞撤下來,我就考慮不把你那個髒東西剁掉。」


音樂會後的慶功宴,雖然只是合作夥伴的小聚會,卻仍然擠爆了羊毛跟Weister的小屋。

受雇於野狼家的經紀人很清楚羊毛與Weister的關係,但是其他初次合作的工作人員就不見得那麼有觀察力。就在野狼爺爺將Weister帶開,到處去打通人脈的時候,運動員體格的羊毛立刻就被一群男女圍繞而上。「你是那個網球員嗎?」、「哇你好壯喔!」、「你的身材練得很好耶!」

眼角餘光看到大男孩在一群年輕男女中間說笑,小人兒吃味地咬了咬下唇,挑釁的將和服的領口扯得更開,露出白皙的後頸。順手拿取侍者手上的調酒,才啜飲第二口,羊毛就像沒骨頭似的過來倚攤在Weister身上,迅速地偷吻了一下後頸,不著痕跡的再把和服領口"整理"回去,相當自然的嘟嘴裝可愛:「我好想你!」

「就會貧嘴!」低聲訓了一下小狼崽,嘴角卻滿意的揚起:「你很重,站好!」

隨即向眼前的新朋友介紹:「他是羊毛,是我老公,一個只會打網球的笨蛋。」瞄了一眼貼在身後得意洋洋的小鬼,補了一句:「歐!對!臉上那些牙印是我咬的沒錯!」

縱使對自身魅力沒有自覺,但是宣示主權這件事,Weister也是會做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