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一三六章 ] – 錄音室(三)

看到Weister自己接話,羊毛誤以為他不是很在意。鬆了一口氣繼續把事件描述完:「隔天我朋友聽到之後,就把那句話拿去做宣傳。他那時候就跟我說,如果潤滑液賣得好的話,他就會撥一筆獎金過來……我以為他是開玩笑的!嘿嘿嘿……」

當一個人太震驚的時候,其實是沒有反應的。

漫長的沉默。

Weister安靜了好一陣子,異常冷靜地盯著羊毛,腦子裡不斷重複剛才接收到的訊息,仔細咀嚼並消化它。

直到此時,羊毛才知道自己誤解了。空氣凝結到窒息的程度,眼角餘光可以看到原本在廚房忙碌的兩個傭人跟逃亡似的從後門跑掉……事情好像不太妙?

「你說……」小人兒有些遲疑地重複確認:「你朋友聽到那句話?」

「對!」大男孩突然覺得室內溫度向下掉了攝氏五度。

「他聽到你口述這句話?」這個死小子,該不會把做愛內容都錄音下來,還傻傻地拿給別人聽吧?Weister不禁握緊拳頭,希望事情不要往另一個方向發展。

完蛋了!還沒公證結婚之前,就被自己愛人殺死的機率有多大?羊毛前額滴下大滴冷汗,緩緩道:「他……用了你這句話。」

語速極慢,Weister覺得中文最難用的就是這種模糊的時候:「用了?」

「嗯!他用了你這五秒的錄音檔,結果潤滑液賣到全球斷貨。」不知死活地露出一個跟小狗一樣天真又驕傲的笑容,羊毛還不知道自己大禍臨頭。


氣急敗壞的小人兒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內心巨大的憤怒,向來被認為沒有什麼脾氣的他選擇了最原始的方式—跳上去咬人。

一口咬上那張不知死活的笑臉,兩手緊抓著大男孩的領口,幾乎要將衣服扯破。

「啊啊啊啊!」羊毛吃痛的慘叫出聲,雙手卻不緊不鬆地環抱著Weister,怕愛人不小心摔了或者跑了。被咬死事小,心疼死才事大!只要寶貝不受傷、不離開自己,有什麼苦不能吃的?

咬了幾秒才鬆口,又聽到羊毛如獲大赦般嘆了一大口氣。氣不過的Weister又趴上去,這次找了相對好咬的脖子。牙關一緊,立刻聽到大男孩倒抽一口氣:「嘶~~~」全身肌肉繃緊,卻強忍住推開對方的衝動,手指輕輕點著肩膀討饒:「寶貝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請你原諒我~~~」

不管甚麼樣的道歉,對Weister來說都於事無補。現在這種時代,音檔一旦在網路上流傳,等於是永遠存在,根本就拿不掉啊!

越想越生氣,又換位置補了幾口,弄得羊毛的臉上、肩膀脖子都是齒痕。第一口咬下去的地方更是紅腫不堪、微微滲血,看起來慘不忍睹。

隨著時間過去,感覺到小人兒咬人與揪著領口的力道越來越小,大男孩立刻示弱的磨蹭,充分賣弄可憐,與此同時軟糯的道歉不斷:「寶貝不要生氣,對不起!我真的很對不起……。」明明臉疼得都開始抽痛了,還有辦法撒嬌:「氣消一點了嗎?會不會累?喝點水還是咖啡好不好?」

丟臉丟到全世界,這種氣怎麼可能輕易的就被消除?

但是,看著陪笑臉的小狼崽,Weister無奈地告訴自己這就是愛上笨蛋的悲哀。意志消沉的推開跟狗一樣獻殷勤的大男孩,將自己關進琴房練琴,準備三天後的演奏會。


*對光明的渴望與對黑暗的無可奈何,竟以躍動的音符呈現!睽違15年再度復出的鋼琴演奏家,果然多了人生歷練之後音樂更加有深度。*—資深樂評

*華美清明構成的線條,揉合了困惑與疏離感,展現出的豐富情感及詮釋當代少見。*—知名樂評

*氣質陰柔與剛毅的靈魂並存,一氣呵成卻又俐落穩定,高超的技巧!令人驚豔!*—當代樂評

《沉穩的東方氣息以一襲日式和服撐起,舉手投足之間的色氣對上彈奏時散發的霸氣—連時尚圈都會驚豔的鋼琴演奏家!》—時尚編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