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一三五章 ] – 錄音室(二)(微H)

聽見的聲音就跟昨晚在床上運動的頻率相同,Weister的呼吸開始沉重。知道羊毛正盯著自己偷笑,不自覺別過臉,收起正在微微顫抖的雙腿,雙手環抱膝蓋固定住自己,蜷曲仰躺在沙發裡,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出聲。

看到這麼有反應的小人兒,大男孩更是滿意地笑了出來:「呵呵呵呵……。」

從小箱子裡拿出一條毛巾,靜靜的把手上的蘆薈凝膠拭淨。換成另一種瓶裝的透明液體,先是來回顛倒幾次,讓瓶子裏面的液體流動,發出"咕—嚕!咕—嚕!咕—嚕!"的聲音。

“換東西了?"Weister好奇地抬頭,就見到大男孩已經站在自己面前。充分運用體型和位置的優勢,不僅跪坐在沙發上,更是壓在小人兒身上,埋首舔吻了幾下敏感的頸側:"啾咕—啾咕—"又將不滿足的雙唇停留在軟軟的唇瓣上,恣意吸吮汲取香甜。大掌不停的撫摸輕輕發顫的身軀,靈活的指已經挑起衣襬鑽入,指尖上下輕輕滑過有點怕癢的側腰。

耳機裡面可以聽到被收集起來在放大的唇舌舔舐聲,Weister總算明白羊毛為什麼要幫自己裝上小麥克風。除了全身被濃濃的男性氣息包圍之外,肌膚的熱度也隨著過份清楚的淫靡水聲節節升高。
「唔……。」眼眶中盈滿因為興奮而產出的水氣,小人兒身體下意識地想抗拒這份壓迫感,卻又禁不起誘惑仰頭承接那炙熱的吻。正在精神與肉體上進退兩難的時候,褲頭就被解開了……。


看到Weister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羊毛知道愛人已經想起那幾天發生的事。

搖了搖頭,強迫自己回到現實,小人兒放下咖啡杯,目光凌厲:「那跟這筆錢有什麼關係?」

「呃……」舔了舔乾裂的唇,大男孩突然好想找水喝潤潤喉。受不住愛人的眼神逼供,低啞著聲音吐實:「試音之後……咳咳!為了做評比,我們不是花了一點時間在……測試嗎?」

在那天下午錄製蘆薈凝膠的ASMR之後,羊毛更是搬進去一張床墊,每晚每晚都在錄音室測試Weister的聽力和體力。

錄音室儼然變成一間專門的打砲房。

「測試什麼?」Weister的臉上充滿疑惑,在錄音室做愛不是為了增加聲音方面的情趣而已嗎?

“完了!"大男孩這才想起來從來沒有跟小人兒提過這件事:「應該是說……我在測試你比較喜歡什麼樣的潤滑液,還有你對什麼種類的潤滑液聲音比較有反應。」

「嗯哼!」回想起來,倒是有這麼回事。那兩天晚上,每次在做愛的時候好像會有不同的瓶瓶罐罐在床墊旁邊,只不過那些都是羊毛在處理,Weister基本上是不過問的。

還是不明所以,Weister給了羊毛一個鼓勵的眼神,要他繼續說下去。

「還記得水性潤滑液改成矽性潤滑液的時候嗎?」大男孩想辦法把整件事解釋得比較有科學根據,像是實驗數據報告般的口吻:「我發現你比較喜歡濃厚拉絲類型的聲音,但是真的在做的時候,身體裡面對於細緻滑潤,也就是觸感跟絲綢一樣又薄又滑嫩的類型會比較有感覺。」

「所以我那天前面還是用水性潤滑液試了一次,之後我就改用矽性潤滑液跟你玩……」想起來還是覺得可愛到快要將自己融化,羊毛繼續解釋:「用矽性潤滑液過了一陣子之後,你不小心脫口而出一句……」

「為什麼不用補?」記憶被喚起,Weister順著接話。臉上泛起紅暈,自己並不是會分泌很多腸液的體質,水性潤滑液只要重複抽插個十分鐘左右就會乾掉,在羊毛停手補充的時候反而是可以抓緊時間喘口氣。

因此,在大男孩換了矽性潤滑液過後,面對在後穴越磨越熱的陽具,Weister被頂到近乎失神,呻吟中帶著哭腔抱怨出聲:『唔嗯~~~啊啊啊啊!老公,為什麼不用補?』都沒有喘息的時間,快要被玩壞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