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一零一章 ] – 重逢(微H)

說是住飯店,但是野狼家的規格怎麼會是一般飯店?長達三周的比賽,在當地郊區買一棟兩層樓高的住宅自住,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當初所有簽約一年的家僕全部都在此地建立生活秩序,房屋基礎修繕、維護,室內擺飾、光線調整……依照過去羊毛跟Weister喜歡的風格,用美國風格在這裡重建相同的溫馨。

野狼爺爺打算跟老友見面,所以不跟大家一起住。早早就分道揚鑣:「好啦!12號晚上見!」

看著野狼爺爺吹著口哨,以輕鬆的步伐下車,Weister輕笑出聲:「爺爺也太開心了吧?滿面春風,就像要去見女朋友一樣。」

「他是啊!」羊毛媽迅速接話。讓Weister驚得笑容都嚇僵了,畢竟他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卻一語道破。

“這車上三個人,都是某個人癡癡等著的心頭肉啊!"司機大哥聽在耳裡,忍不住腹誹了一番:"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馬伕喔~~~"


為了替他們爭取更充足的準備時間,教練阿浜跟老將老林直接把羊父子倆毛帶去吃宵夜。啤酒、炸雞、薯條……垃圾食物大解禁!

「明天早上放假,不用晨練!」嚴格的教練阿浜,難得鬆口。招手再叫了一輪啤酒,繼續下指令:「可是這是最後一杯,早點回去休息。」朝思暮想的人就在家裡等著你們,怎麼可以讓你們喝太醉呢?拖時間到一個程度,估算差不多就該趕人了。

羊毛的表情很是失望,教練讓他解禁宵夜,本來想再多喝幾杯的說。憂鬱地一飲而盡,帶著苦味的啤酒解不了心裡的飢渴和相思之苦。


每次打贏球回到住所,都能跟家僕歡樂地再開一場小聚會。今晚回去卻一片靜悄悄,羊毛不疑有他,想想必定是因為時間太晚,所以築姨他們都睡下了吧!

和父親對視一眼,體貼的兩人放輕腳步進屋,以手勢互道晚安,各自進房。

推開房門就好像撞到什麼東西似的"碰—!"的一聲,正在摸不清自己放了什麼東西在門邊,還沒開燈,就看到床上一個突起物驚得一顫。窗外的路燈照射進來,更顯得背影嬌小。羊毛激動得不能自己,看見小東西不受驚擾又沉沉睡去,又驚喜又心疼起來。躡手躡腳地爬上床,從背後緊緊環住掛在心上的小人兒。

「唔?」感受到緊得幾乎要窒息的擁抱,Weister打著哈欠醒來,鼻音濃厚地嘟噥:「等你好久。」

衣擺被撩起,褲頭也被扯開;兩個帶繭的大掌一隻往上身胸膛,一隻往臀部探索,在滑嫩的肌膚上滑動;脖子到臉頰立刻被粗短的鬍渣磨蹭,大男孩像小狗一樣著急地嗅聞細髮,滿足地讚嘆:「噢!這才是家的味道!」

小別勝新婚!就生理構造而言,女人隔了一段時間沒有與伴侶相處,需要更長的時間去做前戲,重新將冷卻的火柴點燃;男人隔了一段時間沒有與伴侶相處的話,卻是零到一百,只需要幾秒的時間!

受不了帶著如此炙熱渴望的撫摸,纖細的長指從手背抓握大掌,試圖讓大男孩速度放緩,聲音暗啞地喊著:「慢點!」所有被大掌摸過的地方,都像燒起來一樣發燙。後背貼著羊毛的胸膛,Weister覺得自己好像靠著火爐,快要融化了。

就在羊毛稍微恢復理智之時,探入臀縫間的手指突然摸到一個又硬又溫熱的東西—竟然是肛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