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九十四章 ] – 鬧鬧

「寶貝,起來洗澡刷牙,再回去睡好不好?」小人兒穩穩地靠在肩膀上沉睡,羊毛心有不忍但還是輕輕叫喚。如果現在不把他吵起來洗澡,有點潔癖的Weister肯定會翻一整晚沒睡好,明天黑眼圈會更重。

「唔……。」皺著眉頭身體輕輕扭動,算是有接收到訊息。

謹慎地把愛人放進乾燥的浴缸裡,手上的動作不停。想到這幾天又要分開,實在是憋不住話,輕柔呢喃:「維特哥,再兩天我就要出發去打巡迴賽了,你要乖乖在家養身體喔!」

溫熱的水緩緩地灑落在臉上、肩膀直落到腳踝,Weister有點清醒過來,跟著複誦:「嗯~乖乖。」

「飯要好好吃,不可以任性。就算藥很苦,也不可以只吃糖不吃藥喔!」熟練地在細髮上打著泡沫,指腹適當的出力按摩頭皮。

Weister像貓咪般,舒服地瞇起眼睛,抬起下巴享受著,只差肚子沒有發出呼嚕聲而已。

「自己洗澡不可以偷工減料,亂洗一通知不知道?」繞著髮際線畫圈按摩,羊毛繼續交代。

「才不要自己洗……」對叨唸起了反應,小臉皺成一團立刻拒絕。帶著怨氣睜眼瞪視大男孩,字字清晰:「你要幫我洗澡啊!」

「我沒辦法幫你洗啊!」知道Weister剛剛肯定是聽漏了,所以再重複一次:「我要去打巡迴球賽,你要乖乖在家,把身體養好。」

「不要!」強烈的背叛感湧上,Weister氣憤地推開沾滿泡沫的溫柔大掌,重申:「不要自己!」

「你這樣跟著我到處飛,身體會受不了的。」羊毛無奈的辯解,語氣再溫柔不過。

「不要!!」別過臉,不去看那雙擔心的眼。

「不可以任性。」嘆了一口氣,羊毛又輕又慢的說出不容周旋的話。

「不要!!!」帶著哭腔,委屈地看向煩惱的大男孩。

「Weister!」羊毛語氣突然嚴厲,雖然只是叫了名字,但是裡面蘊含的意義,Weister很快地就明白過來。

「嗚嗚嗚……哇啊啊啊啊~~~」大男孩少見的堅定,更讓Weister知道談判的困難度,受挫得嚎啕大哭起來。

但羊毛就是不妥協。難得沒有出聲哄騙Weister,任由浴室裡面環繞著抽泣聲,咬著下唇,繼續手上的動作,把小人兒洗得乾乾淨淨。


臨睡前,野狼爺爺聽完這段不到一分鐘的錄音,心狠狠揪了一下。深深嘆了口氣,對著空中喃喃:「爺爺都是為了你們兩個好!」


帶著哭腫的雙眼,Weister悶悶不樂的被帶到飯廳。

一頭亂髮、眼神空洞、過大的成套睡衣、赤裸雙足…被老管家牽著過來的模樣,簡直就是初入寄養家庭的小孩,無助又孤單。

羊毛媽微笑著上前,給了大大的擁抱:「早安!」

軟軟的接受了擁抱,Weister依舊沒有什麼反應,默不作聲。

碰了一個軟釘子,羊毛媽也不以為意,領著小人兒到羊毛旁邊的位子上坐下,讓人端上一盤好入口的濃湯。

剛做完晨練回來的羊毛,直奔飯廳找東西吃。就看到精神不濟的Weister,俯身輕啄了一口,卻被掙脫開來,歎氣道:「還在鬧脾氣?我明天就飛了……。」

「我也要去!」彷彿被遺棄的孩子一般,Weister無辜地眨眨眼,眼淚啪嗒啪嗒的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