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九十二章 ] – 餞別(四)

家中簡單的晚餐裡,毒舌朋友與野狼爺爺一家相談甚歡。幾杯紅白酒混著喝,毒舌朋友也藏不住心事,像嫁親妹一樣拍拍Weister的手,無比真摯的叮囑道:「這個小種馬要是敢欺負你,馬上告訴我!不管你在世界各地,我在航空公司工作,有的是機票可以飛去幫你教訓他,知道嗎?」

「知道了!」半年前才去機場送他外派工作,怎能料到半年後換自己要離開此地。一想到要隻身一人到沒有好友相伴的地方,Weister覺得眼睛發痠,忍不住撲向毒舌朋友,與之緊緊相擁,帶著哭腔啞聲喃喃:「我會照顧自己的…。」

「說好了!」酒氣混雜著感傷一併衝上頭,毒舌朋友抱得更緊,沒忍住痛哭出聲:「嗚嗚……有什麼事都不准瞞著我,知道嗎?」

野狼爺爺與兒子面面相覷。帶Weister離開此地,怎麼有種拆散他跟他好友的感覺?這股卡在胃裡面的是什麼東西?好像是另一種後悔的感覺。

羊毛媽倒是轉頭背對著哭成一團的兩人,對著野狼爺爺跟自己老公翻了一個大白眼,裡面藏著一句怨言:"I told you so."


異地戀很辛苦沒錯,但是孤零零一個人捨棄所有過往,前往異地從頭開始打造自己的家也不容易。氣候、飲食、工作都要重新適應之外,朋友還要重新再找一批。而靈魂契合的朋友,更不是隨便就能找到的。

「明天我怕我又哭,所以就不去送機了!」哭了好一陣子,毒舌朋友強迫自己收了哭聲,鬆開手改為捧著Weister哭得一蹋糊塗的小臉,抽抽噎噎道。

「不要走!嗚哇啊啊啊!」Weister哭得傷心欲絕,旁邊的眾人卻忍笑到肚子疼。

什麼叫人家不要走,要離開的明明就是你啊!哈哈哈哈!

野狼爺爺給羊毛爸一個眼神,羊毛爸馬上離席去撥打電話;羊毛媽也笑著去打圓場:「看看你們倆哭得…我們也很歡迎你來德國玩,當我們的客人。」

轉頭心疼地摸了摸Weister的細髮,輕聲細語:「別哭了!寶貝……等會鬧頭痛怎麼辦?」

毒舌朋友馬上就懂得羊毛媽的暗示,也知道Weister現在身體不好,情緒起伏都會對病況造成影響。鬆手拍拍對方的肩膀,自己吸了吸鼻子,快速告別:「好啦!你身體不好,最好早點休息,我趕快再跟公司排休假,就能去找你了!」話一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大門,搭上早就已經準備好的車輛。

「嗚嗚哇啊啊啊~」被獨自留下的孤單感壟罩,Weister跌坐在地上委屈地嚎啕大哭。


「Weister~你是不是不想被爺爺收養?」野狼爺爺蹲在地上,一臉愧疚地問。

「不是。」哭得停不下來,搖搖頭。

「還是……你想留下?」羊毛爸不甚在意的坐在地上,立刻接著問。

「沒有。」哭聲漸漸控制住,但是身體還是不斷抽搐。

「維特哥,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走?」換成羊毛跪坐在旁邊,臉上又是忐忑又是委屈。

皺起眉頭,這個問題反而讓Weister有點生氣,用簡單的詞語對大男孩發出怒吼:「一起!」

這三個男人~真不愧是同一家人,處理事情就這麼點腦力。羊毛媽強忍下心中想賞他們後腦勺巴掌的慾望,站在一旁柔柔地問:「寶貝,是不想跟朋友分開對不對?」

癟起嘴,小臉又委屈了起來,仰頭望向羊毛媽,含糊不清的抱怨:「很久,很遠!嗚嗚……」才剛止住的哭聲又斷斷續續地冒出,豆大的眼淚一顆顆落下。

「你朋友平常工作那麼辛苦,是不是很想要好好帶他出去吃好吃的東西?好好地去玩一玩?」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羊毛媽貼在Weister左耳篤定地詢問。

點點頭:「嗯!」認真聽到都忘了哭泣,Weister偏著頭等待羊毛媽繼續說下去。

「那你跟我們回德國之後,趕快把自己安頓好,才有辦法招待你朋友來玩啊!」羊毛媽再認真不過地哄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