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八十九章 ] – 餞別(一)

「呼呼哈哈~~~」小人兒完全癱軟在床上,筋疲力盡的輕喘,看起來是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都這把年紀了,連射兩次真的是要命!

Weister是年近四十的大叔,羊毛可是才二十初頭的小子,不僅年輕力壯,甚至還是一個運動員,體力特別好的那種。別說一個晚上六七次,就是晚上直接玩到天亮都不是問題。

緊緊擁著愛人好一會,又嗅又親的,把懷裡的人當個大玩偶般擺弄;側身躺著雙膝一高一低的曲起,抓起外側白皙的手臂移動到雙腿之間,露出掌心並以手指隨意觸碰翻起的腳掌。側躺著露出精瘦的後背線條和圓臀,股溝的陰影誘人跟一顆顆小巧的腳趾互相對應,彷彿在對著大男孩低語:「舔我吧~舔我吧~」

「噢!」未完全消退的肉棒再度揚起,羊毛握著拳頭逼自己要忍耐,聲音忍不住顫抖:「維特哥~我…好想幫你拍照。」

拍照?Weister累得昏昏欲睡,腦子已經當機。完全沒有搞懂大男孩到底想要幹嘛!

「好不好嘛~」故意貼在耳邊嘀咕,用Weister抗拒不了的聲音要求。不管是什麼要求,拒絕都好像會顯得殘忍。

更何況Weister現在已經一腳踏入瞌睡邊緣,只想趕快打發掉耳邊這個惱人的嗡嗡聲,隨意嘟噥了一聲:「嗯。」便沉沉睡去。

羊毛興奮得差點要跳起來!

得到允許之後,拿出手機和抽屜裡的相機,"喀擦!喀擦!"拍了好幾分鐘,在發現熟睡的Weister突然冷得抖了一下之後,才趕緊停手。「哎呀~我的寶貝都要著涼了!」,

將Weister翻過身仰躺,憐愛地舔了一下睡到流口水的嘴角,迅速對著沾著精液的正面拍了幾張照片。又去準備一條溫熱濕軟的毛巾,將兩人的體液一併拭淨,自我反省道:「之後要注意房間溫度!」忽視自己又熱又硬的慾望,裸身擁抱小人兒,甜甜入睡。


「那個小王八蛋,贏球了竟然不來跟教練吃飯?」教練阿浜跟老林一進餐廳,馬上就發現餞別的主角沒來,忍不住嘴了一下。

看到Weister沒來,老將老林了然於心:「因為老師也沒來啊!」

野狼爺爺欸了一聲,豪爽地擺擺手,吩咐餐廳的工作人員上酒菜:「別管那個小狼崽了!現在跟我那個寶貝乾孫子Weister玩得正開心呢!談戀愛很忙的,哪管得到我們這些老人家。」

「乾孫子?」教練阿浜向來不八卦,但是野狼爺爺都掛在嘴邊了,隨口問一下也無妨。

「那個什麼收養?領養?過戶?」找了半天找不到適當的用詞,野狼爺爺夾了一筷子菜,停在空中:「反正我找律師團隊弄了很久,才把Weister弄到我的戶籍下。」

「為什麼?」還特別找另一個方式入戶?德國也是同性婚姻先驅啊!老將老林不太能理解,立刻接話追問。

羊毛媽與羊毛爸對視一笑,連這兩個相識不久的教練都看清了,就自己父親擔心個沒完。

回答老將老林,羊毛媽瞇著眼睛笑著說:「因為爸爸怕小狼崽年紀太小,日後變心。或者是手段太差,沒讓Weister肯跟他結婚,只好先想辦法把他帶回德國再說。」

野狼爺爺不同意地搖搖手:「話不能這麼說!小狼崽還年輕,資源也多,還有父母可以靠!」啜飲了一口烈酒,感嘆起來:「我們Weister可是只剩我這個爺爺了。」

空氣突然轉得有點哀傷,羊毛爸識趣地舉杯,向兩位教練致敬:「真的很謝謝你們兩位照顧我們兒子!我在這邊敬你們!」


作者後記:雖然描述得不是很好,但是姿勢是參考《すず屋。妄想POSE集》的53頁下圖。那個姿勢真的是簡單又誘人啊~阿斯!然後文字工作者好難為啊!明明他們用一個鏡頭或一個畫面就可以展現的事情,文字描述了一大段卻還是做不好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