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八十六章 ] – 前戲(微H)

既然被發現了,那就更不扭捏。羊毛坦蕩蕩的反駁:「對著你,誰能忍得住啊!」

「閉嘴啦!」被逗得笑開臉,Weister真的拿這個孩子沒有辦法,作勢推了一下,繼續埋頭吃麵。這種又像是稱讚又像是調戲的話,都不知道這輩子到了這把年紀還會聽到這種話。


原本吃完東西剩下的餐具都會留給家僕整理,因為Weister的關係,羊毛也跟著收拾桌面。胡亂在桌上抹了一通,看到愛人在洗碗趕快過去添亂。一雙不會做家事的大掌出現在水槽裡,握住的不是碗而是另一雙沾滿泡沫的手。

「不會做就走開…」Weister也知道這個大少爺什麼事情都不會做,正想趕走他的時候,後背貼上一道厚實溫暖的肉牆,臀部還有個硬硬的東西在上下磨蹭。

環住精實瘦削的身軀,羊毛握住骨感十足的手腕,鼻尖埋進細髮嗅聞,下巴沿著左臉的曲線滑落至肩膀,啞聲沉吟:「我的寶貝…。」隨即含住敏感的耳垂,輕輕吸吮後再沿著外耳輪廓由根部向上,以舌尖描繪。

耳根處又熱又麻,羊毛的挑逗十分受用。Weister呼吸逐漸急促,身體不住向後傾倒,尋求更多慰藉。

感覺到懷裡的小人兒更靠向自己,羊毛加深了撩撥。濕舌又描繪了一圈耳廓,舔吻小巧厚軟的耳垂,最後停在脖子上濕吻。

「嗯唔…」細微的呻吟聲從鼻腔享受的發出,Weister失神地鬆了手,碗"匡—"的一聲掉落在水槽中。

這道聲響像是提醒了羊毛什麼,順勢牽著小掌開啟溫水將泡沫沖淨,讓Weister別過臉與自己接吻。唇瓣貼合的那秒,長臂牢牢地收合,受刺激的硬挺隔著褲子輕輕頂弄。

在廚房流理台旁,模仿著性交的動作。Weister有種被侵犯的羞恥感,胃裡冒出一個奇怪的感覺,可卻莫名的更加興奮,喉頭哽著呻吟聲,任由羊毛伸長舌頭在上顎輕刮,翻攪舌根與舌頭嬉戲。

「哈啊—!」長長的吻結束,小人兒被吻得意亂情迷,大腿發軟向後癱倒,分開的雙唇之間還牽著一條細絲。

被此景勾得受不了,羊毛略略施力,讓Weister轉身面對自己,輕輕喘氣捧著小臉又是一個綿長濕熱的深吻。大掌沿著身側向下撫弄,包覆著臀瓣揉捏幾下,就將之托起,將小人兒抱起。

受高度影響,Weister趕緊用手勾著羊毛的脖子,弓起身子大腿夾緊腰側。讓大男孩抱著移動,繼續專注在唇舌交戰之中,鼻腔悶哼出聲。"嗯嗯哼~~"


回到房間之中,溫柔地將小人兒放倒在大床上才肯放開軟嫩香甜的唇。看到Weister嘴角掛著激吻中來不及嚥下的唾沫,小臉泛起紅暈,鼻尖也粉粉紅紅的。才剛啃咬過的敏感耳朵也紅得通透,帶著情色義涵的色調再延伸到脖子直至前胸,讓人忍不住想窺探衣服下面的風景,想知道那兩個可愛的小點是否也亢奮得硬起來了。

掀起衣襬,掌心貼著腰側往心臟方向輕撫,順利找到朝思暮想的小點。並不急著享用,以食指指腹繞著乳暈打轉。帶著灼熱氣息舔吻腹部中心的凹陷,感覺到身下的顫動。

停止與乳頭的玩耍,溫熱的雙掌向下撫摸,托著骨盆,先以指腹來回確認髖骨的位置。再以舌尖繪摩著骨頭的形狀,由上往下直到接近鼠蹊處就停止,再換另一側骨頭濕吻,勾得小人兒難受得呻吟了起來:「嗯嗯哈啊~」

所有手指頭接觸過的地方都像是要燒起來似的,一點一點連成一條燃燒的線。Weister沒有辦法理解分析這感覺的源頭,只能承受一波波湧上的麻癢與燒灼。扭動身體想逃離這可怕的快感,心裡卻又很渴望每一個挑逗、撫慰所帶來的歡愉,嘴裡不自覺嬌喘:「呃哼…嗯嗯!」搖晃著腦袋,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拿這個感覺怎麼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