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八十一章 ] – 出關

將打著哈欠的小人兒帶回房間,羊毛覺得這種忍耐的日子雖然很苦悶,但也為兩人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例如每天晨間的早安吻、下午的身體按摩、晚上洗澡的親親碰碰……種種點到為止的越矩動作更把兩人推向一個隨時會磨擦出火花的境界。

Weister兩個月以來也被照顧得很好,除了因為平衡感失調走路不太穩,還有會被右側接近的人嚇到之外,高燒、頭暈、嘔吐的情況大幅降低。而注意力不集中跟記憶力衰退都不是羊毛會大驚小怪的事。

簡單來說現在就是日子過得比從前更簡單,只要Weister快樂羊毛就快樂得不得了!

坐在浴缸內將羊毛當成一個巨大的靠墊,Weister翻身側躺,將聽力正常的左耳貼著大男孩的胸膛。接收平穩又安心的心跳聲,享受大掌在身上搓揉撫摸,舒服得眼睛快要闔起,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憐愛的親吻了一下濕髮,羊毛掩不住心中的興奮,語氣裡都帶著笑意邀約:「寶貝,醫生說你明天可以出門。要不要來看我打球?」

要是過去的Weister可能還要把工作忙完,再安排一下時間斟酌斟酌。但是現在的他,只是一個被關壞的孩子,過去再怎麼不愛出門的性格都被這三個月悶到轉性了,開心地睜大眼急忙點頭:「好啊好啊我要去!」


許久未出門的Weister 臉上滿是掩不住的興奮,被這份活潑感染,連幫他搭配衣服的羊毛媽都跟著開心起來:「外面搭這件外套好不好?看起來很有精神!」

「為什麼要穿外套?外面冷嗎?」在室內久居,並不知道現在已經步入秋季,不經意地抬起小臉嬌憨的問。

羊毛媽神色稍變,馬上反應過來隨口應道:「你現在身體不好,怕你冷。」取過一頂毛帽套在Weister頭上,在額頭印上響亮的一個吻:「乖孩子!如果真的熱就脫掉,但是先套著好不好?」


Weister跟羊毛媽挽著手姍姍來遲,到達觀眾席的時候,球場已經呈現一種人聲鼎沸的狀態。這雖然是羊毛離開本國前的最後一場賽事,但需要租借這麼大的戶外場地也是教練阿浜始料未及。

沒有空閒時間去休息室跟羊毛打招呼,眾人坐在專屬的座位區裡耐心等待。

雙方選手一出場時,觀眾席立刻騷動起來。空氣中的緊張感、腳下的震動全都讓Weister心裡也跟著振奮不已。發亮的睜大雙眼,焦急地跟著站起來,臉上泛著紅暈,嘴裡不滿的嘟噥:「我看不到…。」

像是早就料到此事,羊毛爸呵呵地笑著站起,搭上Weister的肩膀輕輕轉動方向,對著球池中央一指:「小狼崽說你喜歡黃色,他自己喜歡黑色。還說以後他上場都會固定穿黃色黑色的組合,讓你好好看著他!」

被這個貼心的想法感動,Weister怔怔地坐下,說不出一句話來。

比賽開打。

在地上拍打了幾下,羊毛拋起網球,跳著使出強力的一發。隨即被經驗老道的接起,回記一個壓在線底的直球。性質相同的兩人身體狀況都很好,羊毛有種跟目前最強的自己對打的錯覺,咧開嘴角開心的笑著。

羊毛把身體壓在後半場,球拍大揮,想盡辦法讓對手在場左右奔跑。隨著雙方一來一往的擊球,場上所有人的心思都隨著那顆球飛翔。

正手拍、反手拍,一球一球的把像把空氣中的氧氣上栓鎖緊,觀眾們坐得直挺挺的,心懸得像吊在月亮上一般高,祈禱自己支持的選手不要失誤;或者是,希望對手能夠犯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