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八十章 ] – 康復

自從羊毛被家族私人醫生狠狠地警告過後,行為舉止收斂了不少。不只是他,連Weister被下了長達兩個月的禁制令,連床都不准下。

「我需要活動。」坐在床上伸展肌肉還嘟嘴對醫生抱怨,Weister極力爭取自己的權益。

家族私人醫生冷冷看著他:「床上的活動空間夠大了,你在上面做瑜珈我都不反對。」精神狀況不穩定的病患然還讓他一屋子到處跑幹什麼?還是等到身體健康一點,才不會出那麼多事。這方面,家族私人醫生倒是非常古板。

「我想要跟大家一起在飯桌上吃飯!」個人範圍不讓做,團體活動總該准許參加吧?

「家庭活動嗎?」沉吟了一下,放寬醫囑:「腳不能沾地,看你要給人抱著、背著、扛著都可以。活動一結束立刻回房間休息,不得有異!」


時間就這麼過了8週…

從一開始被羊毛背著下樓還會紅著臉的人,變成現在可以神色自若的在眾人面前撒嬌、鬧脾氣:「我不要吃那個!」

以前的Weister只是吃得少,並沒有太多不吃的東西,所以筑姨不在意。現在口味變了不少,不肯吃的食材種類眾多,連筑姨都避不掉。現在同桌吃飯的又有野狼一家,只要是有任何挑到盤邊的東西都會被野狼爺爺強迫吃下,每天晚餐都像是一場倔強比賽。

「不可以不吃,要營養均衡。」活到這把年紀還要教育一個快要40歲的小鬼,野狼爺爺總算知道什麼是現世報。上天給你一個乖巧的孩子要珍惜,別等到他變壞的時候才回頭說要照顧他!

扭頭躲進羊毛懷裡,堅決的耍賴,悶悶的聲音從胸膛冒出:「我剛才有吃了。」

一個是性格大變的愛人,一個是冥頑不靈的老人。羊毛這才知道稍微能體會什麼叫做婆媳問題,當夾心餅乾的確實不好受,眼神向自己那個在夾縫中生存的很好的父親求助。

接收到兒子的信號,羊毛爸給了一個"你學著點"的表情,將整盤客家小炒移到自己面前,慢條斯理地將所有Weister不吃的豆干都一一挑起,特意放在一個空碗裡面。

野狼爺爺正覺得兒子站在自己這邊,要幫自己導正Weister的飲食偏差的時候……就看著羊毛爸把碗裡的豆干分給坐在他左右的表姊夫和司機大哥,很有默契的,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豆干塞個滿口,吃得精光!

沒有時間幫爸爸拍手叫好,羊毛在野狼爺爺吃驚地看著三人大吃的時候,也趕緊把Weister和自己碗裡所有的豆干消滅。

「你們這些小兔崽子!」直到此刻,野狼爺爺才體認到Weister在這個家裡面有多受寵,光是一個挑食的壞習慣就有這麼多人在掩護。雖然好氣又好笑,但是心裡也踏實了不少。

如果日後自己不在了,這個家裡面還是會有很多人在照顧Weister的。

嘆了一口氣,並沒有就此作罷。野狼爺爺不放棄的下指令:「作為補償,等一下你要喝一杯豆漿來補充營養。」

苦著小臉,不滿的嘴巴嘟得高高,可憐兮兮地抬頭看著羊毛。大男孩笑嘻嘻的低頭啄吻,喃喃抱怨:「你怎麼這麼可愛?」

十分鐘後,筑姨特製的豆漿咖啡讓Weister笑得如太陽般燦爛,也讓固執老人斷了要教育的念頭:「唉~隨便你,我不管了!」野狼爺爺再也不想為了這種小堅持碰得一鼻子灰。識相的給了筑姨一個巴結的笑臉,認真要求:「我也能要一杯豆漿咖啡嗎?」

「當然。」兩個月來幾乎拒絕了野狼爺爺所有要求的筑姨,第一次肯給老人正餐以外的食物。世界上到底有誰阻止她寵孩子還能有好東西吃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