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七十九章 ] – 做暈

繃緊之後,高溫的身軀瞬間癱軟下來,小臉枕著大男孩的肩膀。全身放鬆下來,貼上溫熱的皮膚,從胸膛上得到穩定的節奏,急促的喘息逐漸被撫平。

坐在浴缸裡,抱著小人兒向後仰躺。從胸前感受到愛人劇烈的起伏,即便自己下身的堅挺硬得發疼,大男孩仍滿足到覺得心臟都要炸裂。從靈魂底層發出深深的嘆息,懷裡傳來的規律心跳聲可能是上天給他最好的禮物。

靜靜相擁了好一陣子,羊毛憐愛地輕吻Weister 的肩頭,詫異的發現小人兒皮膚的溫度高得嚇人,趕緊輕拍愛人確認狀態:「寶貝?你還好嗎?」

得不到任何回應讓羊毛從腳底涼到頭頂。

「維特哥!!」


羊毛的慘叫聲立刻引來樓下待命工作人員出動。管伯跟阿嘉立刻帶著家族私人醫生和助手衝入房間:「怎麼了?」

在驚慌之中,羊毛還不忘先將Weister 做好清理。浴室門被打開的同時,濕熱的毛巾才剛拭淨小人兒高溫的身子。

阿嘉雖然動作很快但仍不及管伯細心。踏入浴缸伸手想把Weister 抱起,羊毛卻堅定的等待管伯送來浴袍,蓋在小人兒身上套好,才肯讓阿嘉協助。

被移動至床上的Weister額頭滲出一層薄汗,久未接觸陽光的蒼白肌膚泛起不自然的紅暈,睜著眼卻沒有焦距,四肢癱軟使不出力。

家族私人醫生簡單做了檢查,就開始忙碌起來。


「不要讓病人太激動!你是哪個字聽不懂?」家族私人醫生在處理完一整套程序,坐在Weister旁邊觀察之際,看到羊毛梳洗完畢從浴室出來。立刻帶著羊毛到房門外,木門一扣上就是咆哮。

同情心這種東西,在家族私人醫生身上不太常出現。

羊毛愧疚地低下頭死盯著地板不回話,靠在大腿旁邊的拳頭握緊了又放鬆。咬著下唇幾秒不吭聲,還是忍不住問了:「維特哥現在怎麼樣了?」

「發高燒,還不知道原因。」家族私人醫生雖然很討厭看到病況變得複雜,但是心裡有一部份又很慶幸這個情況這麼早發生。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向來是最佳的處理方式。尤其現在Weister的身體狀況又這麼不穩定,能早點掌握清楚是最好的。

目前最嚴重的,已知就是除了右耳聽力跟右眼視力受損之外,整體平衡感也受到影響。按照今天突發狀況來看,很可能身體調節溫度的狀況也不是很好…。

「那…」羊毛其實很想問日後如果又遇到Weister那麼可愛的誘惑自己該怎麼辦?想想這一定會被罵死…還不只是會被家族私人醫生痛罵,被野狼爺爺釘在牆上都有可能。把話吞回去,轉了一個句子詢問:「這是偶發症狀還是以後會常態發生?我要怎麼觀察、避免?」

瞄了一眼羊毛,很清楚這孩子腦子裡面都是什麼念頭在打轉,還是照實說:「現在還沒辦法歸結這是偶發性的還是常態性的症狀,之後還是要多觀察。這幾個月先避免讓病人情緒起伏過大。」家族私人醫生有點同情的對著剛剛還血氣方剛的下半身說話:「至於你…還是先靠自己吧!」

如果連這幾個月都沒辦法忍,也不要說步入婚姻走一輩子了。趁著現在還年輕不要彼此浪費人生才是上策!

「那…」想起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羊毛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我想帶維特哥回德國老家,適合嗎?」

家族私人醫生眉毛一揚,沒料到德國野狼家族會這麼早就想把人帶走,難道是刑事案件那邊都已經處理好了嗎?「現在搭飛機坐船都不太適合,能不移動就不要移動他。在這裡多留兩個月觀察,讓身體狀況再穩定一點,之後再評估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