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七十三章 ] – 養病日常

結束聯合會診之後,精神科醫生又把羊毛趕出去,和冷靜下來的Weister獨自談了好一陣子。

「我知道我這樣想很不好…」Weister有點語無倫次:「但是我不知道下次要怎麼辦?」

明白病人現在不僅情緒不穩,還腦部受到重創。精神科醫生耐心地幫他重整句子:「你是說,不知道下次還會不會發生這樣的意外,是嗎?」

點點頭,Weister看著精神科醫生,投以求助的眼神。

「暫時離開這個環境如何?」德國野狼爺爺先前就不只一次跟精神科醫生提過,想要把他帶回德國休養。雖然當時拒絕的原因是因為病在心裡而不是在環境,但是現在看來環境也是對他影響很大的。就像是討厭在醫院一樣,Weister離開了讓他恐懼的環境就能變得很平靜。如果沒有辦法保證未來不會再遭受攻擊,至少現階段先換個環境讓他轉換心情也是好的。

Weister沒能理解話裡的意思。

「你可以考慮看看,等身體狀況好一點了就去其他地方走走,去德國的野狼家住一陣子也可以。」精神科醫生看著Weister認真地思索著,這才安心地結束這次會診。


除了基本上在床上靜養的Weister之外,全家上下都忙碌不已。

筑姨每天都會親自送早餐進來,看看Weister胃口好不好,順便跟他聊聊天。有時候筑姨的兒子小標也會跟著進來探視Weister。

司機大哥則是在送羊毛去練球之後,都會跑進來偷個閒。感嘆一下天氣很好啊~讚賞一下少爺打球很認真啊~

野狼爺爺、羊毛父母、羊毛,甚至是表姊夫婦都很常一起跟他吃午餐。管伯跟阿嘉會在房間內擺一張桌子,放一些簡單的食物,大家邊吃邊聊。

下午羊毛再度出去練球之前,會抱著Weister說說沒有意義的情話,在二樓陽台坐著曬曬太陽透透氣,房間內讓人重新整理過。

野狼爺爺會在傍晚時分神采奕奕的出現,有時候不著邊際的講一大堆Weister聽不懂的話,也有時候什麼話都不說,僅只是輕輕拍了拍Weister,並告訴他:「爺爺就是你的家人。」

一天至少兩次的家庭私人醫生檢查換藥時間,更別提其他科的醫生也會過來看診。

大學那邊已經先辦理了留職停薪,熟識的兩三個朋友也都已經來探病過。每天除了睡覺就是吃,還有吃不完的藥打不完的針做不完的檢查。雖然意志消沉,但是Weister還是不斷提醒自己不能辜負野狼一家的善意,必須好好振作起來才行!


「嗯…」在醫生的准許下,筑姨開始燉一些簡單的補藥給Weister喝。黑乎乎的藥汁、濃厚的草味、層次豐富的尾韻……。抵擋不了長輩的盛情,小臉皺成一團,屏住呼吸將那充滿口腔的"關心"吞入。當液體進入胃袋的同時,冷冽從腳底竄到頭頂,整個人打了一個哆嗦。

羊毛笑著搓揉小人兒的手臂,摸到滿滿的雞皮疙瘩。「筑姨~」大男孩心疼的快速摩擦,想要讓愛人的皮膚暖和,嘴上抱怨起來:「補藥太苦了啦~」

如此充實的生活就這麼過了一個月……

「我想走走。」一直關在房間裡面,就連平時休假就不太出門的Weister都受不了,對著家庭私人醫生提出要求。回來住第三天就一直想自己下床走路,卻被下了禁制令,除了跟羊毛在一起的時間之外,基本上24小時都有人在旁邊照顧著。

家庭私人醫生笑而不答,著手做了一連串的例行檢查。「來!看這邊!」「今天有頭痛嗎?」「耳朵有沒有比昨天不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