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七十一章 ] – 阿嘉

「不要!不…嗚嗚嗚嗚…」夜半接近天亮前,靜謐的房間裡有一個微弱的哭聲。

還沒等到哭聲變大,熟睡的大男孩就醒了,翻身找到蜷縮的人形。睡眼惺忪的伸手輕拍身旁小人兒的肩膀,輕輕呼喚:「寶貝~寶貝!」

「唔?」中斷了惡夢,Weister半夢半醒,剛才的啜泣聲完全停止,像個沒事的人一樣伸了一個懶腰,皺眉怪罪羊毛吵醒自己,嘴裡嘟噥個不停。

眼睛睜也沒睜,細碎的抱怨聲讓羊毛揚起笑容,勾著愛人的溫暖的身體,將頭埋入Weister的胸前含糊的道歉:「對不起嘛~」

幾個呼吸之後,規律的鼾聲就從剛剛道歉的地方傳出。

房間裡又恢復祥和。


「晚上他會做惡夢,小小聲地哭。」在一周三天的精神科會診後,羊毛也會跟精神科醫生討論Weister的現況:「但是打斷他之後,就睡得很好了。」

「好,我知道了!」精神科醫生拍拍羊毛的肩膀:「辛苦你了!」

羊毛搖搖頭。比起一開始Weister明明肚子餓得咕咕叫,卻把餵進去的東西全吐出來;或者是突然頭痛得幾乎痙攣,蜷曲在床上盜汗來說。現在晚上睡覺做個噩夢,半夜吵醒他也只不過是小事。

看著心愛的人受苦,自己什麼都做不了才是最辛苦的。

「還有…」羊毛試探性地詢問:「我們現在能跟維特哥談論這個事件了嗎?」

精神科醫生揚眉,等著羊毛道出此要求的原因。

意有所指地看著屋子裡另一頭,被愧疚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年輕管家,羊毛無奈道:「阿嘉想要跟維特哥道歉,但是我覺得還是要跟維特哥講清楚事件的始末才行。」

托腮仔細思索,精神科醫生指定了時間:「那就明天下午吧!在我過來之前告訴他,真的怎麼了我也好處理。」瞄了一眼那個年輕管家的臉色,認真對羊毛說:「盡快幫那個年輕人來掛精神科的診,他壓力太大了。」


外人看來高傲幹練的年輕管家阿嘉,在取得野狼家族的認可後,畏畏縮縮的站在Weister面前。垂頭不敢看Weister吃驚的臉,貼在腿側的手掌心不斷冒汗,等待輪到自己發言道歉的時機。

「怎麼了?」在羊毛幫自己按摩肌肉的時候,突然看到表姊、羊毛媽跟野狼爺爺一臉嚴肅地走進房門。就算Weister剛受傷頭腦再怎麼不清醒,都可以感覺到空氣中的凝重。

幾個人之中,最不熟卻出最多力的表姊覺得自己來開口會是最好的。「Weister!我們要跟你談談這次事件,調查到的始末。」

「嗯!」除了自己病況之外,Weister的確很想知道這次為什麼會被攻擊,那個男人又是怎麼找到他的?

表姊雙手環胸,緩緩地在房間內踱步,聲音明朗清亮:「你的原生家庭,辜家那邊不是還有一個跟你年紀相仿的弟弟吧!跟你一樣是職業鋼琴演奏家,甚至連風格也跟你相近。」

Weister在床上坐起,倚躺在大男孩懷裡,感受到厚實胸膛傳來的熱度和穩定的心跳聲,身心放鬆且平靜。

表姊盡可能簡化描述:「長久以來,他都有資助你的…呃…前男友?」Weister

對著表姊點點頭。再怎麼糟糕都是自己的過去,不承認也是事發生了。

「所以你的前男友跟你打官司的時候,都能找到還不錯的律師。然後你的檢察官有一些也收賄了…。」嫁入黑道家族,最不能理解的就是那些站在白道,應該要幫助弱勢的人手段卻比黑道骯髒。

表姊深吸一口氣,下意識的摸著肚子繼續道:「監獄裡面也有人在教他該怎麼做,所以他很順利的就拿到假釋。」瞄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阿嘉,把講故事的棒子丟出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