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六十三章 ] – 母子

此話一問出,現場眾人臉色一凝。

羊毛媽隨即意會過來,自我安慰道:「沒關係,讓他多休息也是好的!」

野狼爺爺欲言又止,嘆了一口氣。臉上滿是自責,想了想才吩咐:「等小狼崽回來了,讓他找時間來找我吧!」


羊毛媽才回房間整理好自己,小兒子就跑來敲門。

「媽咪~」么兒的撒嬌瞬間展現,無視自己父親,把母親抱個滿懷。

在母子相擁的時刻,羊毛爸突然覺得自己很多餘。抬頭看到在門口一樣錯愕的教練阿浜,拍了拍兒子的肩膀,轉而去找兒子的教練談話:「你好!我是這個小子的爸爸,你就是教練吧…」

輕輕撫摸著小兒子凹陷下去的眼眶和一頭亂髮,羊毛媽雖然很心疼,卻也明白自己過去把這個孩子保護得太好,才會讓他這次遇到事件的時候難以招架,如此痛苦。無奈地嘆口氣:「你這個孩子就是像你爸爸,直率溫柔又情感豐富。」

野狼爺爺也很常抱怨自己霸氣的性格沒有遺傳到自家兩個兒子身上,反而是這個媳婦更加具備洞悉人性的能力以及管理的手腕。野狼爺爺感嘆地對媳婦抱怨:「我兩個兒子一個是工作狂,專注在自己的領域,不通人性;另一個是單純溫柔,個性很好但是一點手段都沒有!」

羊毛聽著這句話,分不出是對自己還是對爸爸的稱讚。並不是很能理解這句話背後的涵義,無辜地看著母親,眼神中滿是求助。

「媽咪一定會幫你跟Weister的。不管表姊、我還有爺爺做了什麼,你這次要好好的看著然後學起來。」一頓,接著說:「媽咪希望你這輩子都不要用到這些手段,但是你還是要知道世界上有這些糟糕的事情存在,好嗎?」


「我兒子…呃…小狼崽他…」羊毛爸支支吾吾:「職業網球選手這條路,真的適合他走嗎?」面對教練阿浜,忐忑的說出心中的疑惑。

教練阿浜一臉疑惑的看回去。

「我不是不相信他有打網球的能力!」羊毛爸臉色微微泛紅,緊張地急忙擺手辯解:「我只是不知道這孩子究竟適不適合以職業來走這條路。畢竟單純當成興趣打的,也是有。」

「哈哈哈哈~」教練阿浜意會過來,爽朗的大笑。這是每個父母對自己孩子共同的擔憂,尤其是運動員身邊的家人,看著他們努力這麼久在上場比賽,不見得都能獲得應有的回報。畢竟冠軍只會有一個,能戰到最後的並不是大多數。

而運動員們不管是面對失敗的挫敗,或者是面對成功後成名的壓力……別提是全身大大小小的運動傷害,都會讓人心疼得要死,大呼不值。

「羊毛不僅有天份、很努力,一路以來運氣都很好之外,他還有強烈的求勝慾。」教練阿浜像是回想什麼似的看向遠方:「這孩子不讓他在世界舞台上跟那些選手互相磨練,是在抹煞他!」

「只是…」教練阿浜看來神情哀傷,淡然道:「雖然找到一個相愛的人,也努力規畫了兩人未來的藍圖,羊毛卻還是不具備面對險惡社會的強健心理。」

羊毛爸眼眶泛紅,連連嘆氣。

「老師真的要沒事才好。」教練阿浜喃喃道。


「欸!」臉頰被人惡意拍打,一個不該出現的人在自己面前,Weister似夢非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嘴唇開閤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被男人瘋狂的眼神震懾住,回憶瞬間湧上,Weister 突然又變成當初那個被囚禁的奴隸,恐懼且卑微。臉色慘白,牙齒打顫,全身止不住的發抖,力氣從指尖開始消失,連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