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五十八章 ] – 前男友

「為什麼會是警察接手機?」電話那頭的人聲異常警覺:「難道Weister出事了?」

女刑警也不拖泥帶水:「剛才這個電話的主人被攻擊了,才剛送往醫院。」電話那頭倒吸一口氣,女刑警還是一派冷靜:「能請你為了剛才的話,做個說明嗎?」


醫院手術室外的家屬等候區,零零散散的坐了幾個人。羊毛眼睛泛滿血絲,來回踱步,已經聽不進表姊的隻字片語。

「小狼崽,你不要急!坐著等一下!」實在是不忍心看到自己小表弟那個失魂落魄的樣子,也察覺到旁邊等候的其他家屬焦躁的目光,表姊只好過來勸說。

突然感覺到手上的壓力,原來是表姊的手。

大男孩盯著表姊的手不發一語,這才乖順的被牽著去坐下。脆弱的倚在表姊的肩膀上,從來沒有覺得如此無助過。

雙手握拳、膝蓋忍不住顫抖,胸口像是有把火在燒,耳朵都能聽見自己血液流動的聲音。

時間是場虛無的存在,真實的只有每分每秒的折磨。


「那個人是我前夫。」大半夜打電話去給Weister的人,出現在警局內,選擇輔佐警方,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講出來。

「我前夫是是音樂人,有過兩段婚姻,而我是他第二任妻子。」深夜前往配合調查,女子顯然有些疲憊,喝了一口咖啡繼續道:「我前夫外遇不斷,這我是知道的。但是他對我們的兩個女兒很好,跟我結婚後也不曾帶過女人回家,所以我對他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嘆了一口氣,看向遠方:「Weister他那時候太寂寞了,一遇到那個垃圾男人就一頭栽下去,以為是愛情結果只是一場惡夢的開端。」

「那個男人一開始對他很好,結果騙光他所有積蓄。」女子不認同的搖了搖頭:「跟我關係不好的時候就去找他尋求慰藉,跟我吵架的時候就費盡心思去跟蹤、威脅、孤立、折磨他。」

仰頭把咖啡一口飲盡,不安的手指開始折磨可憐的咖啡紙杯:「情感操縱是那個男人最主要的手段,他曾用在我身上,後來開始用在Weister身上。」頓了一頓,女子的聲音開始顫抖:「我隱約知道有另一個人跟我一樣遭受他的虐待,我卻一聲不吭,只求自己跟孩子的安全…。」

知道這段半懺悔式的告解還沒有結束,女刑警靜靜等著女子情緒恢復平靜,不語。

「那個男人不再對我動手動腳,讓我很慰藉。事後我才知道,他在那個時期開始對Weister暴力相向。強迫他與陌生男子性交,並以性愛光碟威脅他,讓他簽下保證人,再欠下一屁股債。」

女子掩面,神情痛苦:「推算時間,剛好是前夫讓我帶著孩子出國遊學兩個月的時候……這件事情我至今不敢跟Weister坦承。」

換句話說,那兩個月的遊學費用,都是Weister被強迫賣身而來。

「孩子身體不舒服,我提早帶回國……這才知道有個男人被關在家裡遭受性虐待!」回想起那段歷程,女子仍心有餘悸:「我先把孩子安排好請人帶走,再想盡辦法報警。」

雖然輕描淡寫的帶過,但是只有自己才知道那段時間是承受了什麼樣的心理重擔,才有勇氣選擇把孩子的父親交出去。

「我聽說他在獄中表現良好,他們讓他假釋出獄……」女子懊悔的眼淚幾乎奪眶而出,激動地拉住女刑警的手:「Weister現在怎麼樣了?」


作者的話:

網路上言情小說不乏各類描述「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作品,我雖然有看過一些但還是不喜歡。這裡也不希望鼓勵語描述該狀況。

另一種在婚姻與家暴中常見的就是「情感操控」,大體是會在經濟、人際關係上孤立受害者,來做一種情感支配……這些都是不好的行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真的察覺有人有這些問題要想辦法幫助他。

如果自己有類似的狀況,要認清現實,向外尋求協助!不要放棄自己,好嗎?

在查家暴資料的過程中讀到一句話 [ 家暴只有100跟零 ],他只會越演越烈。

並且,不是只有在肉體上的暴力傷害才是家暴。精神迫害也都是家暴的一種!大家要好好保護自己,跟自己重視的人喔!( 廢話很多的作者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