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五十七章 ] – 送醫

「噢~有女朋友就好了!」寶哥被逗得輕笑出聲,想起這幾天差點被少爺放閃弄瞎,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唉~能不發生這種事情是最好,一輩子都看少爺跟老師放閃我也沒關係的!"

表姊夫揚眉,曖昧的笑著:「那你可以好好注意一下等一下來的女刑警!超辣!!」像是回味什麼美食似的,大拇指忍不住撥弄了自己的下唇:「要不是我老婆太完美太恰,我不可能外遇的話,她一定是我首選!」

身旁兩個左右手聞言,對看一眼。同時腹誹:"根本就是你愛大嫂愛得要死~~~花叢蝴蝶整整追了兩年才追到大嫂,現在根本乖得跟條狗一樣。哪敢造次?"


喔伊—喔伊—喔伊—喔伊—

救護車內,隨車護理人員非常忙碌。一邊做緊急處置一邊向院方回報:「男性病患,38歲,頭部外傷……。」

大男孩六神無主的坐著,眼睛雖然盯著重傷的小人兒,卻好像什麼都沒有看進去一樣。手上握著剛剛從他後庭拔出來的玻璃瓶,無意識地越抓越緊。

表姊也是手上的事情沒有停過,先是隨手拍了張照片傳了訊息,再撥越洋電話出去:「姨丈,小表弟的男朋友出事了!你跟阿姨可以的話,能不能飛過來一趟?」

纖細的手堅定地拍了拍羊毛的膝蓋以示安撫,觀察了一眼狀況繼續回覆電話:「 現在狀況還不是很明確,小表弟沒有受傷…。」

隨車護理人員注意到Weister下體不尋常的傷:「這個是怎麼受傷的?」

羊毛回過神,將玻璃瓶遞出:「剛剛這個……瓶口被插在裡面。」

護理人員接手過去,還沒細看玻璃瓶上的標籤就已經聞到濃濃的酒精味。臉色不是很自然的一楞:「你說這瓶被插在病患的肛門口嗎?裡面的液體有流進去嗎?」

「我想應該有。」羊毛聽見護理人員的問話,也跟著緊張起來:「怎麼了嗎?」

隨車護理人員畢竟不是醫生,不敢斷言更不敢在家屬面前亂講話,隨即把話吞了回去。

表姊見護理人員欲言又止,細想後接話:「從直腸攝取酒精很容易醉……有可能是因為急性酒精中毒,所以才昏迷不醒。」


一臉霸氣的俏辣女刑警一到案發現場,看到表姊夫心裏就嘆了一口氣。"任何事情只要扯到這家子就不是簡單可以解決的啊~"

「竟然可以在這裡看到小白哥!」女刑警皮笑肉不笑,嘴巴上一邊打招呼,一邊指揮手下把有犯罪事實的寶哥上銬。並將黑道大佬一行人請離現場,讓蒐證人員進現場辦事。

才邁開步伐要將他們送往電梯,在房間內忙碌的工作人員急忙拿著一個響鈴中的手機出來:「組長!從剛才開始這個電話就響個不停!」

寶哥眼尖,一眼看出這個是Weister遺留的手機。連忙提醒:「這個是老師…就是這次受重傷、被攻擊那個人的手機。」

大半夜是誰電話打個不停?

女刑警也覺得奇怪,讓工作人員替自己接通了電話。鈴響才停,聽筒內就傳來急促的警告:「Weister!他假釋出獄了,正在到處找人探聽你的消息!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喂~?怎麼都不講話?」

「我是警政z分署的xxx,你能跟我解釋一下你剛才講的話嗎?」女刑警主動報出自己身分,要求對方配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