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五十五章 ] – 按摩師

幾周前還對自己很陌生的人,現在放鬆地在自己身上睡著。大男孩心裡又激動又平靜,不知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床邊的手機螢幕亮起,羊毛小心翼翼的將沉睡的寶貝安置好在床上,起身打開房門口。

只見門口兩個保鑣點頭致意,還有一名膚色黝黑男子提著一個小提包,戴著口罩在門口等著。

羊毛不疑有他的帶領男子入內,壓低聲音交代道:「他剛睡著,按摩的時候請不要碰到頸部以上。以不吵醒他為主!」

男子點頭表示理解。

「那就麻煩你了!」

原來是幫疲勞的Weister找來專業的按摩服務。


留下按摩師和Weister,羊毛把房門帶上,到門口和寶哥一同打開剛剛送來、關於前男友的偵查資料。

不算薄的檔案夾裡面,放了許多不同的資料。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幾張生活照,顯示的拍攝日期是幾年前的。照片裡男子看來年紀比Weister稍長,但是保養得不錯,中等身材、戴著黑框眼鏡、蓄著一頭中長髮,最明顯的特徵是左邊眼角有一顆痣。

一張紙帶過男子的學經歷。也是個音樂圈的人,不過與Weister所在的學術界不同,男子是在流行音樂圈裏面打混多年的老手。業界小有名氣,傳統產業的富二代,事業成績不上不下的,私生活倒是相當豐富。

長相斯文的男子結過兩次婚,育有兩女。

男女通吃的他床伴一個換過一個,Weister是名單上少數長期交往超過一年的同性情人。

「這是…他現在在坐牢嗎?」羊讀著該張檔案尾端的幾個字,詢問看著另外資料,正在出神的寶哥。


先把調查對象的個人資料遞給羊毛先讀,寶哥接手後續的資料。隨著閱讀文件的內容,臉色凝重。

連著幾頁都是驗傷報告和怵目驚心的患部照片。

一開始是右上臂瘀傷、左耳耳鳴……後續隨著時間排列傷勢也逐漸加劇。

背臀部多處挫傷、紅腫。

燙傷1度8%體表面積,右上肢及雙側臀部。

左側腎臟挫傷並腰大肌血腫及血尿。

右手肘骨橈骨頸骨折,右前臂;右腕挫傷。

最後一張是刑事紀錄單,上面記載著Weister被囚禁在男子自家的房間內長達兩週,報警的人則是男子當時的妻子。

被救出的時候,Weister已是奄奄一息。

驗傷單洋洋灑灑列出一大堆條目,寫滿了整份報告書:頭部挫傷、腦震盪、蛛網膜下腔出血、鎖骨骨折、陰部撕裂傷及腫脹。

最扯的是,即使明顯就是性虐待,男子的辯護律師卻堅稱傷者身上沒有採集到DNA,所以是自願性的性行為,"不過就是尺度大的性虐遊戲,雙方都是你情我願的!"

所幸檢方沒有採信這個說法,依照妨害性自主罪以及傷害罪判刑,男子被判入獄。

拳頭握緊到指節都泛白了,寶哥把自己手上的資料與羊毛手上的資料交換,回答羊毛:「嗯!少爺,他入獄了!」


一瞥到Weister全身是傷的照片,羊毛的心都揪了起來。痛苦的閉眼深呼吸了幾下,才專心地翻閱那疊驗傷報告跟刑事紀錄:「噢~~~」

寶哥則是拿起其中一張照片看了許久,總覺得有莫名的熟悉感。變換各個角度,突然看出蹊蹺,心中暗叫不好,摸向後背暗藏的手槍,壓低聲音催促羊毛:「少爺!幫我開房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