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三十九章 ] – 吃早餐

快速偷了一個吻,羊毛眉飛色舞道:「我想你。」

一聽到昨晚引起翻雲覆雨的那句關鍵字,Weister從耳根子開始往臉頰燒起來,整個頭都在發燙,眼前的鋼琴再也彈不下去。眼角餘光瞄到琴房裏面還有筑姨,馬上不知所措地用手把臉摀起來。

筑姨也注意到Weister的尷尬,掩著嘴偷笑趕緊離開,順便把門帶上。

羊毛笑得臉都快要裂開了,彎下身又捧著害羞的臉龐,對其耳朵邊呼氣邊告白:「我愛你!唔嗯~~~」忍不住又伸舌頭舔弄耳廓,一個讚嘆的鼻息:「你怎麼會這麼可愛~」

「不要……說這樣子的話~~~」埋在自己手心裡的小人兒悶悶的哀號出聲,弓起背縮起身子表達抗拒。

嗯!判定這不是一個拒絕!

羊毛先是鬆了一口氣,再好聲好氣哄著:「陪我吃早餐好不好?」

舉起一指對著羊毛,Weister紅著臉嚴正的警告:「不要再動手動腳……啊啊啊啊啊!」羊毛就著在眼前伸出來的食指,張口含了進去。

「嗯哼~~~」故意發出很美味的讚嘆聲,喉頭的聲帶振動直接傳達至指關節的骨頭內。

從指頭傳來的共振與酥麻感,驚得Weister全身一震,帶著哭腔嗚咽地慘叫了出來。

看到Weister快要因為太害羞而哭出來,羊毛抱住小人兒,興奮地埋首進敏感的頸窩,又舔吻又吸吮的,在脖子上種下一個漂亮又明顯的吻痕。

「痛!!!」Weister不悅的推開厚實的胸膛,這下真的要生氣了!自己的身體又不是領土,竟然給我在上面劃地宣示主權?!

達到目的後,羊毛勉強自己收斂得逞的微笑。眨眨眼顯示無辜,理直氣壯的對Weister表態自己的脆弱:「我不安!」

又是不安?

到底這個亂吃飛醋的理由要用多久?

Weister才翻起白眼。羊毛就立馬接話:「維特哥沒有跟我結婚之前,我都會一直不安!」

?!

好的!就當這題無解吧!Weister即使氣急敗壞,也只能大嘆一口氣,轉移話題:「我陪你吃早餐吧!」


待在琴房裡面吃早餐,讓老管家管伯再送一批早餐進來,坐在窗邊……好整以暇的繼續吃Weister 豆腐。

「你說在家的話,我就可以對你毛手毛腳的!!」羊毛耍賴地讓Weister 面對面坐在自己大腿上;先是討好的奉上一杯咖啡,再半脅迫地餵了一口法式可頌。之中當然少不了各種沒有必要的撫摸和揉捏,還參雜了許多親吻。

強詞奪理、曲解事實!這小鬼明明在德國長大,為什麼中文會好到能這樣斷章取義啊?

「我明明就是說…只要在外面,都不能對我動手動腳。我可沒有允許你對我手來腳來!」Weister 不堪其擾,賞了又襲擊側腰敏感帶的大掌響亮一巴掌。

原來左腰側比右腰側敏感啊!

羊毛默默在心裡又記下一筆。昨晚不小心參透了幾種會讓Weister腹部微微顫抖、腳趾蜷曲的撫摸法;還比較了身體兩側的各部位,哪側相較敏感。

現在對於名為"Weister"這門學科,可以說是認真向上,每天都有長足的進步!

嘿嘿一笑,羊毛不再探索( 騷擾 )Weister敏感帶,專心的逼心上人多吃一點早餐。

食量這麼小,體力也很差,真令人擔心後續開發的時候要怎麼讓他撐到最後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