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三十八章 ] – 直球暴投

帶著邪惡的微笑,羊毛捧著Weister氣得嘟嘴的小臉,滿是憐愛的輕吻:「在維特哥答應跟我結婚以前,我是不會要求你做任何你不願意的事的!」

Weister瞳孔一震,看向羊毛的眼神有些疑惑、更多的是震驚。

真沒想羊毛說要結婚,是說真的!

一種超越情慾上的緊密感,在Weister心中升起,關於未來的方向,好像真的該思索一下。再繼續把羊毛當成"只是想交往看看的弟弟"的想法,應該盡快改掉才是。

Weister沉默不語,就這麼走神著讓羊毛溫柔把自己清洗乾淨,穿上簡單舒適的衣物,再被牽著到床上躺下。

趴在羊毛胸前,聽著這一周以來已經熟悉的心跳聲。睜大眼,任由大男孩在自己頭上及背上撫摸。

羊毛低頭瞄著默不作聲的Weister,對於把他逼入這種困境有點心疼。

但又隨即想起德國野狼爺爺交代的話:「Weister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感情方面遲鈍了些。」老人的眼神亮起一抹睿智的光芒:「所以呢~你要把話說白、打直球、不能有一絲迂迴你懂嗎?」露出一抹獵物在眼前的自信笑容:「而且Weister的缺點就是人太好,不懂得拒絕!」語氣一變:「在Weister明確拒絕你之前,你要卯起來直球暴投!一直告白一直追!!這樣成功機率才會高,知道嗎?小狼崽。」

嘆了口氣,羊毛以伸手以指腹爬梳胸前的那頭細捲髮,順勢往下輕輕按摩不肯放鬆的脖子。等到肩頸慢慢放鬆下來,懷裡小人兒的呼吸就均勻了。

低頭偷偷吸了一口Weister的髮香,羊毛心裡再平靜不過,壓低音量輕聲呢喃:「我愛你,晚安。」


週六,是跟羊毛約好要做ASMR錄製的時間。

Weister一睡醒就發現自己孤零零的在床上,原本依偎著的體溫已經不見。心中有點悶悶不樂,慣性的揉了揉眼睛,嘟著嘴坐起身,拿起床邊小櫃上的水瓶,打開喝了點。

發了一會呆,把手上的水瓶朝空中拋轉,讓水瓶自由落地。

跟往常一樣,水瓶大概丟了10來分鐘,就順利在地上立起。

伸了伸懶腰,Weister也醒得差不多了。做了簡單的盥洗後,就離開房間,直接進入一樓琴房活動手指、暖身兼醒腦。

直到琴房悠揚的琴聲流瀉出來,筑姨才動手製作一份簡單的早餐,讓老管家管伯送進去。

只要Weister開始彈琴了,不管怎麼樣都不會打擾到他。( 同時也代表起床氣已經煙消雲散了~)

做完三個小時的基礎體能訓練,羊毛回到家正好看到筑姨正在做Weister的早餐。快速沖澡換了身衣服,趕快跑進琴房裡面……準備吃掉Weister的早餐並且看他彈琴。

向來專注的Weister看到羊毛進門,眼睛發亮,忍不住漾開了笑容,一連彈錯了幾個音。

錯誤明顯到,連跟在羊毛後面進門來聽琴的筑姨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羊毛開心極了!

就算是真的天使降臨也沒能讓他如此歡欣。

知道Weister臉皮薄,肯定會氣惱他自己。急忙跑到小人兒的耳邊,拼命裝可愛,以軟糯的聲音攻擊起脆弱的耳朵來:「是不是想我了?」

分不出是害羞還是氣惱的雙頰泛紅,Weister手上的動作沒停,倒是咬牙切齒的回嘴:「你想得美!」


作者的話:呵呵~這就是水瓶的秘密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