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三十五章 ] – 舔耳(微H)

Weister憶起今晚洗澡時,大男孩不甚自然的舉動。趁著他沉睡,悄悄翻起衣角,仔細端詳後腰,羊毛想要掩蓋的紅腫部位,推想這應該是今天打球受傷的地方。

心裡實在不忍,便下樓找管家拿去瘀血的藥膏,想幫羊毛抹些。

一老一少管家中,老管家主要是白天照護,實習管家會待命比較晚。這幾天知道少爺跟老師工作上忙都比較早睡,阿嘉早早換下工作服準備休息。

正在廚房準備明天給筑姨的材料,就看到Weister下樓:「老師找東西嗎?」

「嗯!」Weister很驚訝這個時間阿嘉還在,但是也滿慶幸,畢竟屋子主要是由這些工作人員在管理的。開口討:「能給我擦傷口的藥嗎?羊毛好像受傷了,有點紅腫。」

雖然心中疑惑,但是阿嘉也不多做表示。從日用品櫃中翻找出一款藥膏跟一支精油瓶,交代了用法之後就趕快收拾東西離開主屋。

“少爺明後兩天休假,只做基本體能訓練……呃!主屋還是晚上過八點就不要待著比較好。"估算著局勢發展,阿嘉預先性的給其他同事傳了訊息,提醒大家!


為了不打擾沉睡的大男孩,Weister在房間內即便是在摸索著,還是只敢點起小燈。

衣服才撩起,就聽到羊毛帶著鼻音的疑問句:「維特哥?」

「吵醒你了嗎?」Weister 有點慌張,錯過了黑暗中一雙澄淨的眼。

等到Weister 抬頭要解釋時,羊毛又恢復了那副睡眠中被打擾的樣子。半開的眼迷濛著,發出一連串嘟噥聲,看似不經意卻準確地把Weister 的手壓下,並把他手裡的藥膏軟管丟了。

不知情的Weister關心地詢問:「我看你身上紅腫,是不是受傷了?」

不好說!

其實是一直吵教練阿浜,一邊練球一邊炫耀自己的男朋友有多可愛才被揍的。


羊毛既不承認也不反駁,嘟嘴口齒不清的要求:「維特哥親我一下就不會痛了!」

沒想到Weister 這時候竟然順從的低頭,暖暖的軟嫩雙唇帶著笑,溫柔吻上紅腫的腰部。濕潤的舌不經意滑過,來自皮膚上的觸感與心理上的刺激讓慵懶的羊毛弓起背,微微一顫。

瞇起的眼不經意的洩漏出羊毛此刻的心緒:滿足、溫柔、迷戀以及飢渴!

羊毛開口,啞著聲道:「我想你。」

話音還沒落地,高大的身軀就把相較之下纖瘦的小人兒壓在柔軟的大床上狂吻。

激動的大掌像頭狂亂的野獸找不到宣洩的出口,同時撫上腰側跟臀瓣,恣意揉捏。粗重的喘息,渴求地奪取身下人的呼吸,從上唇、鼻尖再到眼瞼。

不同於四肢傳達出的躁動,羊毛給出的親吻極其溫柔,像是珍惜的觸碰一個易碎品,又像是在品嚐珍饈美饌。

頭一偏,沿著臉頰往Weister最敏感脆弱的耳朵進攻。

先是在耳邊喘息幾聲,再從耳根處開始,輕挑厚軟飽滿的小巧耳珠,時而吸吮時而輕咬地刺激著;搭配淫靡的口腔音,像是描繪著形狀似的繞圈舔舐耳廓;捲起舌尖沿著耳道,深舔內緣,模仿著性交的動作,快速抽插,發出煽情的嘖嘖聲。

一下深舔一下輕吮,似是有規律卻又讓人抓不到頻率。感受到小人兒本能的縮起脖子,笑著更加進一步以溫暖濕潤的口腔把耳朵輕輕含住。

不管被對待幾次,包覆這個舉動總是能夠給予Weister強烈的肉體滿足感和勾出心中的羞恥感。

根本招架不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