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三十三章 ] – 不堪的過去

「以後只要在外面,都不能對我動手動腳,我不喜歡。」Weister一邊告誡,一邊推開越來越近的鼻尖。

伸出長舌舔了一下小人兒看來格外香甜的唇瓣,羊毛順從地問道:「在家裡跟車上就可以嗎?」

「以後我問你話的時候,你就算再怎麼生氣都不可以把我當空氣!」濡濕的上衣被大掌撩起,Weister趁勢脫下黏貼在胸口的上衣。

羊毛被迷得眼睛都要轉不開了,滿溢的愛戀湧出,化成細碎的吻落在小人兒的胸前。嘴上卻不忘頂嘴:「明明是你先忽視我的…。」

吻到癢處,Weister失聲笑了出來,呵呵呵呵的作勢推開羊毛,手腕卻被羊毛接過去舔吻了起來。Weister認真反駁:「挾菜本來就長幼有序!你不可以亂吃醋!」

「那你不准稱讚其他男人帥,不准對其他男人笑!」羊毛摟著Weister,把臉埋入自己最愛的頸窩內,憤憤不平的抱怨。

「那是做人基本交際。」原來跟小孩子來往這麼累~~~另一方面,Weister卻也很清楚羊毛已經把自己脾氣收斂了很多。

任由大男孩嗅聞自己,舔弄頸側。Weister敏感地肩膀一抖,強迫自己恢復理智,今天一定要把最基本的溝通做好!

「最重要的一點,不可以弄痛我!以後再也不要這樣惹我生氣。」

「嗯~」羊毛對著Weister敏感的耳朵又舔又咬,輕聲道歉:「對不起!」

「再也…」Weister吞了口水:「不要對我說要把我手打斷!」

大男孩聞言,全身一顫。緊緊地環抱Weister,心疼地答應:「再也不會了!」


這次Weister一進醫院,私人家庭醫生就動用各方勢力去調閱他過去的病歷。這才知道Weister從德國回來幫自己爺爺奶奶奔喪的時候,因為家族惡鬥的關係,曾經被打斷雙手進醫院住了大半年。

沒錢沒勢力的Weister一回國,才到爺爺奶奶靈柩前見最後一面,不到半天,就出了一場車禍。車禍現場看來不大嚴重,但是Weister的雙臂嚴重骨折。一度連生活自理都有困難,更別提是回復到演奏的最佳狀態。

「明明住在高級的個人病房,不是很複雜的傷口,病情卻時好時壞。復健的狀況也很差…」私人家庭醫生一邊看病歷一邊跟德國野狼爺爺討論疑點:「而且在這件事結束之後,Weister的看護從他堂哥那邊拿到一大筆錢。」

「把人照顧得三天兩頭不是傷口惡化就是併發感染,還能拿到一大筆錢,這不是很奇怪嗎?」私人家庭醫生就算再怎麼不想管,還是明白了其中的殘忍。

在這次嚴重的車禍住院之後,Weister幾乎是沒有病歷資料。

如此醫療先進的國家,再怎麼生病都不肯進醫院真的是很奇怪的事。

私人家庭醫生藉由此推論Weister對於醫院有很不堪的回憶。才會強迫自己的精神科老友整晚研究病歷,一早就進行會診。因為他怕住院的Weister反而會在醫院狀況變得更糟!


羊毛在見到Weister之前,德國野狼爺爺也有大概跟他提醒這件事:「Weister從德國回去之後,被軟禁起來。那時候是出車禍,雙手骨折住院!所以他現在應該還是很怕手受傷,也很害怕進醫院!小狼崽~好好保護他,知道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