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三十二章 ] – 吃醋

原來穿白袍的院內醫生是家族私人醫生找來的精神科醫生。

先是大半夜把人家叫醒之後,塞了一大堆Weister的病歷資料過去,要求天一亮就要會診!

精神科醫生協助Weister坐起,幫著他穿上拖鞋,平緩的聲調問道:「在沙發上或者診療室,你會比較自在嗎?」

再也無法掩飾,Weister握拳顫聲要求:「先……出病房。」


安排了精神科會診這件事情,讓羊毛家裡一班長者對於家族私人醫生的尊敬到達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峰。

德國的野狼爺爺特別打電話過來交代了家僕們要好好照顧Weister。「當年沒把他硬留在德國,還讓他回去承受家族惡鬥是我的失策。」

羊毛更是被野狼爺爺開著視訊罵了一頓,說如果沒有好好地把Weister 帶回德國的話,笨孫子也不用回家了。

好不容易結束這場長達半小時的咆哮,羊毛急忙跟著筑姨一起前往醫院去探望。

羊毛抵達的時候,剛巧遇到Weister 結束會診,正在辦理出院手續。

「維特哥!」展開笑靨衝向前才張開雙手要擁抱,卻又遲疑了起來。

Weister 察覺到大男孩的膽怯,墊高腳尖盡力抬高雙臂,緊緊地回抱:「昨晚是不是嚇到你了?對不起!」

整夜的輾轉難眠,一早被長輩責罵的懊惱,見到Weister後全數轉化成安心的淚水。羊毛牢牢環住小人兒,把臉埋在Weister 胸口放聲大哭。


還沒哭一個段落 ( 對!用word 的段落來解釋 ),羊毛就被寶哥推出醫院大門:「少爺你不要這樣打擾大家的安寧!」

筑姨跟兒子小標倒是笑嘻嘻地看著自家少爺大哭。本來嘛~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輕人,還是要有人管得動才好!

羊毛努力的用淚水沾濕Weister胸口的衣服,一邊聽話的把小人兒連拖帶抱,塞進門口等著的汽車上。一進車內就收了聲,委屈的抽抽噎噎,把自己鼻涕口水全部抹在Weister 的身上。

算是一種敏感度降低嗎?

過去連洗手時把袖口沾濕都會很煩躁的Weister ,現在竟然一聲不吭,微笑著撫摸大男孩的後腦勺安慰著。

耐心地等待大男孩冷靜下來,Weister 認真地詢問:「告訴我,昨晚本來好好的,後來為什麼就生氣了?」

「因為……我不喜歡你稱讚其他男人。」大男孩吸了吸鼻子,紅著臉小小聲的嘟囊 。

竟然是吃醋???內心忍不住翻了一個大白眼。

鬧了這麼一晚,竟然是因為這個臭小鬼打翻醋罈子。

Weister實在是無言以對。自己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這輩子會被這個滴血孽緣給纏上!

「那你就趕快自己變強,讓我只能稱讚你。」被如此愚蠢卻顯露真摯的理由氣得笑出來,無奈的揉揉羊毛的捲髮。心理嘆道:"真是沒安全感的小鬼~該拿他怎麼辦呢?"


隨即收起笑容,Weister正色道:「以後如果你不安、不開心就告訴我,我們想辦法解決問題。」狠狠地欺上,咬了一口大男孩的下唇,開始實施教育:「再也不准對我發脾氣!」

羊毛一臉著迷的盯著Weister 水潤的嫩唇,舔一下自己才剛被咬過的下唇,點頭應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