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三十一章 ] – 醫院

「已經請德國那邊的老太爺跟學校校長、系主任都打過招呼了。不過是個學生,也不是三等親,是能查到什麼程度?」司機大哥剛才跟老管家通過電話,已經確認了現在的情況。

看著家族私人醫生從容自若的在急診櫃台跟院方溝通,司機大哥突然想起一個還不錯的點子:「欸~能請我們家族私人醫生幫我們接嗎?」

兩句話講明情況,家族私人醫生不疑有他的拿過響個不停的手機。

一接起電話就以冷靜但是嚴謹的口吻詢問對方身分,以及來電原由:「我是他的家庭醫生,他剛剛因為私事情緒比較激動,身體不適。現在正在休息!有什麼事情明天再打。」頓了一頓:「你要查我的醫生執照?來!我的姓名xxx,執照類別是xxxx,職業縣市是C市。我的個人電話zzzz-zzzzzz。」

旁邊聽著對話的助手突然拿起手機螢幕,給家族私人醫生看了一個資料。

「還有!同學,幫我向你外公ppp問好,他上次的心臟支架是我學弟裝的。」冷哼一聲,掛掉電話。

薑還是老的辣。然後世界真的很小!


羊毛被強迫回家休息。

枕上可以聞到Weister慣用的洗髮精香味…

櫃子上放著Weister早上用來喝還有清醒用的礦泉水瓶…

床頭旁的抽屜第一格放著Weister的手機充電器…

Weister才短短搬過來兩天,房間裡面就處處能找到他生活的痕跡。

可一旦閉上眼睛,Weister驚恐的眼和痛苦的身軀就浮現在眼前。

「唔…」羊毛抱著Weister用過的枕頭嗅聞,悔恨的感覺就要把自己淹沒。

待在房間內,豎起耳朵聽著門外兩個管家跟司機大哥忙進忙出的,心中更是煩躁、思緒混亂。

難得的一夜無眠。


早晨,天色漸亮,隨著時間行進,陽光一步步爬升到病床上。窗外鳥鳴漸響,唧唧叫個不停,早起工作的人們互相打招呼,開始一天的忙碌,聲音混雜著沸騰起來。

病床上沉睡的小人兒眉頭一皺,本能的想要逃避,卻發現全身肌肉痠痛,根本動彈不得。

欲抬手擋住刺眼的陽光,手卻不能隨自己的意思而動,好像被綁在什麼地方似的。

手?

猛然憶起昨晚,Weister身體一僵,驚醒!

第一直覺就是察看自己雙手。

左手掛著點滴,手臂發麻;右手除了非常痠痛之外,並沒有其他明顯異狀。喉嚨非常乾渴,像是灼燒一般。急迫地尋找飲用水,這才理解到自己在醫院病房內。

“為什麼會在醫院?"另一波恐慌湧上心頭,逕自勉力撐起身軀,不顧打顫的身體只想下床。

此時,病房門正好被拉開。一名護理師正老練的推著醫療車進來:「這麼快就醒了?先不要下床。」

咕嚕咕嚕地喝掉兩杯水,Weister看似恢復了冷靜。順從的回答護理師的問題,配合著把點滴取下。

「請問…我可以走了嗎?」Weister神經緊繃著,迅速判斷門口與病床的距離,做好逃跑出去的打算。

護理師也看出他眼中的不安與躁動,還沒來得及回答,病房門口又被拉開。是家族私人醫生跟他的助手,還有一個穿著白袍的院內醫生。

穿著白袍的醫生帶著厚重的黑眼圈,銳利的盯著Weister,劈頭問道:「你是不是很怕醫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