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二十九章 ] – 散步

一上車強硬的要求司機大哥開車的那秒,羊毛就後悔了。

強忍住不回頭看向Weister 的方向,咬唇握著拳頭沉默不語。


司機大哥悠悠的啟動汽車,對於保鏢寶哥多次投來的暗號視若無睹。

寶哥幾乎要急死了,拿起手機打訊息開始調度在路邊Weister 那邊的人力。這兩個寶貝鬧脾氣歸鬧脾氣,防衛務必要做到滴水不漏!

少爺搬過來雖然才一週,但不只是網球選手的身分引起體壇注目!少爺的表姊夫更是這個城市內有名的黑道份子,這次德國野狼家突然大動作在此置產,還做了不少投資,讓不少本地的人士打探起消息,怕是德國方面的野狼家族要跟這邊合作擴大地盤。

黑白兩道都看著呢!

就在汽車出發十分鐘後,速度突然緩了下來。司機大哥驚訝的咦了一聲,像是對著空氣,實際上是對著羊毛道:「少爺…堵車了!」

“???” 寶哥看著旁邊的車時速八十公里呼嘯而過,心中大喊:“見鬼了!週六晚上11:30哪有堵車?”

羊毛還沒反應過來,抬頭就已經看到在人行道上一邊用手背擦淚,一邊走路的Weister。

心臟像被人揪住一般陣陣發疼,看著Weister 的眼已經癡了。


「啊!車壞了。」司機大哥突然停下車,轉頭對羊毛說:「少爺我叫維修,你先下車等一下。」

車子順順的在走,是在壞個屁啊?!

寶哥這下完全懂了,趕緊下車幫羊毛開車門:「少爺你先下車吧!」

得到暗示的羊毛突然明白過來,從善如流的踏出車門,立刻小跑步在Weister 身後,亦步亦趨的跟著。

「維特哥…」長臂一伸,指尖輕輕敲打前方小人兒的肩膀,好聲好氣的直叫。

聽見熟悉的話語,Weister氣憤地抖動肩膀,原本拭淚的小臂垂下,委屈的抽泣改成仰頭放聲大哭:「嗚哇哇~走…開…啦~」

並肩與羊毛步行的小標忍著翻白眼的衝動,立刻把他那幼稚沒藥醫的少爺推到Weister 面前,阻擋去路。

大半夜的是在市中心散步嗎?


急切的彎腰勸說,大男孩完全不管背後,只管倒著走,:「維特哥…上車吧…。」

低著頭怎麼走也繞不過高大的男孩,小人兒懊惱地抬手推著厚實的胸膛,氣急敗壞怒喊:「不是不讓我坐車了嗎?」

兩人僵持不下,正要開始在路邊"溝通"起來的時候,突然旁邊KTV門口出來一群年輕人,其中一人顯然認出Weister。

「老師?」一個跟Weister類型相近到……幾乎是拿他當範例來穿搭的年輕男子,快步走向兩人。

正在等兩人趕快吵架和好的小標怎麼可能放外人過去打擾?

堅定的上前,擋住年輕男子。小標長年培養(?)地痞流氓風格的霸氣外漏:「想幹什麼?」

年輕男子還是不放棄,高聲呼喊:「Weister老師,他們在找你麻煩嗎?」正在奇怪跟自己一起唱歌的一群朋友為什麼沒有上來幫自己助勢,轉頭就看到七八個黑衣人站成一排形成一道人牆,擋住來自KTV散場人群好奇的目光。

聽到熟人的聲音,Weister一楞,強迫自己止住哭聲,邊打嗝邊要求:「小標,不要為難他們。」

都這個時候了還在關心別的男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