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二十八章 ] – 玩過頭

縱使包廂內氣氛緊張,服務人員還是帶著微笑將蛋液打入銅鍋內,順利把雜炊完成,並根據人數一一盛好小碗,提供分食。

喝下大半瓶白酒的Weister已經從原本的臉頰泛紅,到現在耳後直達胸前都呈現漂亮的粉紅色。雙手托著下巴半瞇著眼睛享受微醺,更主要的是,享受大男孩拿他沒辦法的樣子。

「這裡的雜炊很有名,吃一點嗎?」教練阿浜最喜歡這裡的雜炊了,才嗑掉一碗又盛一碗,眉開眼笑的順口問了一句Weister。

偏著頭,盯著教練阿浜甜甜的微笑要求:「好啊~你餵我?」

匡噹!

大男孩黑著臉,先前手上正專心吹涼的雜炊被摔在地上。倏地站起,邁開大步就是往外走。

吐了吐舌頭,Weister 輕聲道歉:「對不起我們先回去了,你們慢用。」語畢,拿起薄外套追了出去。

小標本來很期待要吃這家招待所有名的甜點,哀怨的抱怨:「啊~還沒吃到甜點。」

寶哥笑著拍了一下小標的肩膀,催促著:「走了!」

「我們等一下打包過去給你們。」老將看著小標這麼哀怨,不忍心的答應他。

站在包廂門口聽見對話的侍者,探頭輕聲詢問教練阿浜:「你們全部都要離席了嗎?」

「不不不!」教練阿浜著急的搖手:「我們吃完再走。」

目送自己徒弟一行人離開,教練阿浜不甚在意的再吃一碗雜炊,轉頭告訴老將:「這家招待所是羊毛表姐夫家的旗下產業,平常人是進不來的。我們要惜福!」

老林咧嘴笑著冷哼一句:「你只是不想掃到颱風尾而已吧!」


「羊毛~羊毛~」稍微這麼鬧過,Weister 就已經算是解氣,此時追在羊毛後面柔情喚著:「你等等!」

羊毛恍若未聞,看見司機大哥老練的開車到門口。在車子都還沒停妥的時候就打開後門,上車,關門。

「啊!!!」

四根纖長的指,扒在快要關上的車門邊,同時傳來一聲慘烈的尖叫。

聽見叫聲,大男孩心裡暗道不妙,趕緊推門下車查看情況。只見Weister 低頭蹲在地上,手指盡力伸直顫抖著,小臉表情痛苦的扭曲。

「受傷了?」心裡酸澀不已,滿是懊悔。立刻蹲下,急迫地抓起小臂,想都沒想就對著手指直吹:「哪裡痛?」

吹了好一會沒聽到回應,羊毛一抬頭就看到一對促狹的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你騙我!」發現被戲弄,羊毛更是惱羞成怒。

甩開捧著的雙手,跳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真的生氣了?"

意料之外的反應讓Weister 呆愣在原地,怔怔的看著羊毛跟寶哥上車,汽車從自己面前開走。

過去一度很熟悉的不安感油然而生。

明明知道不全是自己的錯,明明知道自己也能好好的,明明知道這是因為對象還不夠成熟,才會做出的舉動,卻還是忍不住感到失落。

突然覺得夜晚好冷!雙手環抱自己,Weister試圖自己給自己安慰。"沒事的!回去再好好溝通……" 忙著對自己信心喊話,顯然已經忘記小標在身旁陪著了。思緒混亂的低著頭,也不停下來叫車,就這麼默默地往家裡走。

熱鬧非凡的週六夜晚,車水馬龍的市中心,一個年輕的高大男人,悶不吭聲地跟在一個神情落寞的男子身後,看起來不自然卻又莫名和諧。

有一則關於 《ASMR之戀》 [ 第二十八章 ] – 玩過頭 的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