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二十三章 ] – 休息室

「不.可.以.死.掉!」Weister不帶怒氣的斥責,一手一個臉頰惡意的揉捏起來,小鬼欠懲罰!亂講話!

大男孩的撒嬌時常讓他招架不住,太跳躍的思考邏輯和無辜小狗般的眼神攻勢,簡直要把自己給滅了!

吃痛的大叫:「啊~你是魔鬼嗎?」羊毛淚眼巴巴,彷彿受了什麼嚴重的虐待,小腿外八的踮起腳,坐著的大腿緊緊夾起,肩膀扭動。

這麼一裝無辜,又把Weister逗笑了。快速鬆了手,安撫性質的輕撫那備受自己折磨的,泛紅的臉頰。

「還是好~痛。」羊毛抓著Weister的手緊緊不放,無恥地要求著:「你親親我說不定就不痛了!」

Weister個性比較害羞,在亞洲文化成長也讓他比羊毛保守很多。光是這一句撒嬌的情話,就讓他從脖子一路紅到耳根:「你還是痛死好了。」

「不要~~~」大掌一拉,已經把心上人拉進懷裡,坐在自己大腿上。軟糯鼻音大爆發:「你說我不可以死的~~~」


“呃……天啊我要瞎了~~~" 站在休息室入口處護衛的小標,極度眼神死。

“這種精神折磨應該可以申請工傷賠償吧?" 撇開頭就看到站在另一側護衛的寶哥,然後很滿意的看到寶哥也快要精神陣亡了。

寶哥捕捉到小標的眼神,壓低聲音對著對講機道:「叫他們不要再放閃了~~~我的人生……從沒有覺得這麼寂寞過。」

「真的。」小標打了個冷顫,壓低聲音回應:「我跟我女友交往三年了,從沒有這麼黏糊過。」

「啊!開始親了……。」兩個保鑣同時小聲哀號起來!而且明明知道會傷害自己現在脆弱的身心靈,看到這種真人秀還是沒有移開目光的能力。沒辦法!人性本賤啊!


對於一直撒嬌索吻的大男孩,Weister實在拿他沒轍。就著坐在大腿上的姿勢,扶過雙頰,蜻蜓點水地親了一下額頭。

把頭一偏,羊毛輕鬆地吻上殷殷期盼的唇,從喉頭嘆了一口氣:「嗯哼~」

先是享受地汲取香甜,再稍微分開,並以下唇鑽進害羞小人兒閉著的唇,順勢輕啄上唇。如同小鳥啄食般,以自己的雙唇夾弄著小人兒的上唇輕輕拉扯,發出微弱但不間斷的滋滋水聲;上唇啄完了換下唇,真真切切品嚐了遍。

Weister雖然被吻得暈頭轉向,但心裡清楚現在不在家裡。雙手伸入大男孩的捲髮內,準備隨時把大頭從自己臉上拔起。

「嗚—…」羊毛舒服得嘆起鼻息,試圖更深入。靈活的舌撬開甜美的雙唇,卻發現對方帶笑的牙齒緊緊閉合,死不開口。

發現到羊毛的不良意圖,Weister 在大男孩髮上的雙手改掛上耳朵,狠狠一擰。

「啊!」

順勢從大腿上跳起,往後一站。滿意地看著大男孩彎腰摸著自己的雙耳哀嚎,Weister 笑得眼睛都要瞇起了。

兩人的胡鬧才告一段落,教練阿浜就進休息室要羊毛去暖身,做好上場的準備。

羊毛不捨地送走了Weister,並用眼神示意,讓寶哥也跟著一起去觀眾席看顧著。

即使知道觀眾席的人認出Weister 的可能性很低,羊毛還是不想冒這個風險……一方面是知道自己家大業大,小心為上;一方面是怕自己的寶貝被誰勾了走,無奈的暗囑:"誰讓我的維特哥這麼可愛呢!"

有一則關於 《ASMR之戀》 [ 第二十三章 ] – 休息室 的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