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二十章 ] – 吻到硬(微H)

感受到懷裡人兒身軀倏然繃緊,羊毛很是滿意,發出享受的悶哼,又換一招!這次用力把舌尖向上捲,開始舔弄Weister的上顎黏膜,時強時弱,時快時慢;還用嘴唇緊緊貼住對方的唇,溫柔地搔弄口腔更深處的地方。

口腔的上顎黏膜本來就是個怕癢的部位,Weister被那一陣陣的麻癢搔弄得肩頰骨縮起來,下意識就想逃跑。

此時雙頰泛紅,興奮的紅潮一路從耳根子紅到胸前小點處。再加上羊毛特意加重,充滿情慾意味的嘆息、鼻息,濕漉漉的口腔音和自己壓抑不住發出來的嗚噎聲。

大腿止不住地發抖,腰部越發酸軟,腿根處竟一陣發脹!

托住臀部的掌一手移動到前方,輕輕地撫摸褲襠,發出布料沙沙的聲響。

竟然被吻到腿軟勃起,Weister全身發抖,羞得幾乎要哭出來,抗拒地顫聲哭喊:「不要…」

意識到小人兒沒來由的恐懼,大男孩收回調戲的手,自制地結束深吻,憐愛的輕吻泫然欲泣的雙眼。

「我愛你!我不會強迫你,我會等你!」溫柔卻堅定的道出一直不變的事實,緩緩撫摸小人兒的後背。不帶情色的,仔細又輕柔地摩娑發僵的後頸與肩膀肌肉,一次又一次,直到緊繃的Weister放鬆下來,小動物似的靠在羊毛頸窩哩,全身癱軟的發呆發了好一會,才沉沉睡去。


「阿嘉,進來一下。」羊毛抬頭,彷彿對著空氣輕聲發話。不多時,實習管家已經站在門口,打開門並不踏入,恭敬的詢問:「少爺,有什麼吩咐?」

看著呼吸均勻的熟睡小人兒,滿是疼惜的以大掌摀上耳朵,再壓低音量:「找人查清楚維特哥跟他前男友發生過什麼事,還有他身上這些傷疤是怎麼來的?」

「是。」

「幫我準備毯子過來。我差不多該走了,把車子備好。」小心翼翼想在不驚醒小人兒的狀態下從椅子上坐正。阿嘉眼明手快的過去扶著,聰明的以手護著,卻不觸碰Weister。

阿嘉從這間房間的置物櫃拿出自己備好的應急用舒眠毯,協助包覆起Weister。今早才預防萬一的備了一條毯子,現在立刻用上了!

跟阿嘉一起送Weister回房間睡下,羊毛心裡實在放不下,又特別交代:「早上他沒睡好,現在讓他好好睡!就算不來看我比賽也沒關係!別叫醒他!」頓了一下:「就算看起來醒了,也有可能是在夢遊或者沒全醒,在他跟你們搭話之前,都不要叫他,知道嗎?」

留下一顆未爆彈(?)

羊毛手機狂震,亮了又暗。再怎麼捨不得還是上了車,趕往球場。


整棟房子裡所有房間,甚至連浴室裡面都有裝設監聽設備。除非羊毛特別下指示關掉,不然保鑣裡面特別有一個組別就是在監聽,隨時待命看少爺有什麼需求。

這就解釋了昨晚浴室Weister才一溺水,醫生立刻就被請來;還有上午在工作室,羊毛隨口對著空氣講話,管家就能接收到指令前往。

現在,監聽著的保鑣皺眉側耳,完全搞不懂自己聽到的到底是什麼聲音。

一個帶點重量的聲音,碰!……然後安靜個兩秒,又一次一樣的碰!……不斷地從二樓少爺跟老師的寢室內傳出。

保鑣覺得不太對勁,通知屋內人去查看。但是兩個管家站在二樓寢室門口,只敢貼耳在門上聽著規律的碰!……碰!……,就是沒有人敢開門去看老師是不是醒了。

有一則關於 《ASMR之戀》 [ 第二十章 ] – 吻到硬(微H) 的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