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十一章 ] – 房間(微H)

「就算我不是排斥同性交往的人。」Weister輕嘆,心裡知道羊毛應該連他有過前男友的事情都調查得差不多了。「我們都多久沒見了,不覺得我們應該再熟悉一下彼此嗎?」

「可是…我已經幫你把房間準備好了。」

從這次見面以來,羊毛一改前面大膽的作風,難得的支支吾吾,讓Weister覺得事情有蹊蹺,放開大掌,快步往二樓探訪。

二樓的格局沒有太大變動,爺爺的書房、爺爺奶奶的寢室房門都是閉著的。只有一個房門半掩著——是他過去用過的房間。

推門進房,Weister嚇了一跳!

房間格局並沒有太大變動,但是風格跟樣貌都在德國住的時候一模一樣!!

所有生活用品更都是用慣了的品牌,連日用品的的擺設相對位置都跟自己現在的居所一分不差。這個房間看起來就像是自己在這邊生活了幾年,今晚只是暫時離開出門吃個飯而已。

“這小鬼說愛著自己16年,倒是有些可信度的。"Weister心理酸酸甜甜,一瞬間竟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在那個痛苦不復回憶的過去,還藏有這麼一個把自己往心裡放的小男孩。

可能是38年的人生以來,遇過最浪漫的事了。

「突然很希望那一紙婚約,是真的。」Weister忍不住低聲對自己說。

此時,那顆寂寞又堅硬的心,已經暖成一攤水了。


大男孩努力把自己縮小再縮小,忐忑不安地走到房門口。看著Weister不說話的背影,怯生生地問:「我這樣是不是很像變態色情狂?」

Weister並不搭話,轉身一臉嚴肅的盯著大男孩,腦內千緒百轉:"小鬼愛的是幻想中的我,並不是我真實的樣貌。"

可又轉念一想: “萬一我放過了這次機會,就再也不會有人這麼愛我了。"

“我可以這麼自私,去享受別人的疼愛嗎?" 咬著下唇思索,晶亮亮的眼眸盯著惴惴不安的大男孩,嘆了口氣,手指頭勾了勾,示意。

大男孩有點害怕地靠去,緊閉上眼,已經做好被暴打的準備。

雙手雖然自然的下垂在前方,看似恭順,可是卻是用右手掌抓著左手腕,完全把自己的緊張跟焦慮暴露出來。( 畢竟他也知道這個哥哥下手沒有在輕的。)

在亞洲男性身高中,Weister算是普通。但面對186公分來說,172公分還是不太方便。

有點困難的稍微踮腳,慌張地用手臂勾下脖子,先用舌尖描繪對方的唇瓣,看見大男孩驚訝的睜大眼睛,帶著笑意再覆上自己的唇,輕輕含著對方的上唇,慢慢向外拉開,緩緩地加深這個吻。

像是得到應許般,羊毛彎下身子貼近,大掌扶上腰際,掀起衣襬探入愛撫;另一掌輕抓臀部,指腹在臀尖打圈起來。以舌探進腔室內,輕柔的掃過牙齦,追逐起害羞的小舌,繞著對方的舌尖打轉,帶著節奏,畫圈似的舔吻。

深知心上人是重度ASMR患者,索吻時自然的加入享受與不滿足的急迫鼻息,刻意強化唇舌吸吮聲,安靜的房間內只剩黏膩的水聲。

Weister舒服得連腦殼都覺得酥麻了。

「唔!?」原本是先發想取得優勢,沒想到被反攻。Weister沒料到這個小鬼吻技這麼好,還有一大堆撩撥身體的手段。被吻得暈頭轉向,大腿竟然開始發軟無力。

有一則關於 《ASMR之戀》 [ 第十一章 ] – 房間(微H) 的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