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之戀》 [ 第二章 ] – 失控(微H)

事先與店家溝通好,特意訂下小包廂。雖然用餐人數只有兩個人,但是滿桌滿室的器材,還是顯得有點擁擠。

架設了兩台攝影機(對著人跟烤爐的),桌上有另外再架一個麥克風收音(對著面試者),麥克風那邊接出的監聽耳機直接掛在Weister左耳。

耳朵,就是ASMRtist最看重的面試官。


「再叫兩份?」Weister再度清空兩盤肉。大男孩快速地動筷,吃掉兩大碗白飯,咕嚕咕嚕地喝掉大半杯啤酒,放鬆又愉悅地吐出一大口氣,意猶未盡地舔著嘴唇的樣子很讓他滿意。

應該說,讓他聽得很舒服。

大男孩是今晚第三號面試者。

第一號面試的女孩只在乎她的妝有沒有化得完美,這個不吃那個不碰,結束的時候還請Weister務必把影片寄給她!

第二號面試的男孩,像餓了幾輩子沒吃一樣,甫上桌就要求要點最昂貴的牛排。粗喘著氣一口乾掉一杯啤酒,一直招手加點啤酒。不停抱怨服務人員出餐太慢,把整個烤網鋪滿了烤肉。餓了也不肯吃飯,說自己是為了肉來的,還跨區開始夾Weister桌前的沙拉:「這個你不吃嘛~我幫你吃。」ಠ_ಠ?

那股意圖要把人吃垮的急投胎豪邁吃法,十足讓Weister有覺得自己是待宰肥羊的錯覺。

進入店家已經超過一個小時。在空腹侍奉完前兩個公主王子的面試者後,Weister咬著指甲,皺著眉頭思索這樣的面試徵才是否能真正找到他要的工讀生。


而從大男孩入座用餐以來,耳後的酥癢感轉化成一片搔癢感,從頸側順著脊椎一路延伸至臀部,數度讓Weister屏息,寒毛直立。

慵懶不急躁,以自己的節奏動作。筷子與碗盤的輕輕碰撞聲,吞嚥、咀嚼、肉汁充斥在口中流動的富足與層次感,肉塊入口前微微期待的吸氣聲,肉塊入口後塞滿口腔飽嘴的自然讚嘆與滿足的鼻息……。

「唔嗯~」大男孩喉頭直通鼻息的應了。

專注聽著的敏感男人也直接硬了!

下腹一緊,褲襠內的鼓起跳動,Weister極其愕然。(꒪ȏ꒪;)

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狀況!雖然知道耳朵迷戀某種類型的聲音,但有辦法光靠一兩個音節就讓股間硬得發疼的……不可能發生的吧?!

大男孩順手把剩下的冰涼啤酒乾掉,順著發出的咕嚕聲。瞬間又觸發到耳內舒服的點,大腿外側一陣難以抑制的麻癢,搔得Weister坐立難安。

難以抑制的紅潮,從耳朵開始蔓延至胸前,因為自己的失態湧起的強烈羞恥感。

顫抖的手迅速的拔掉耳機,縮著身體掩著臉趴在桌上,等著全身爆起的雞皮疙瘩消退。

才按了服務鈴要請工作人員過來,抬眼就看見面試官趴在桌上微微發抖。

大男孩吃驚地站起,取下椅背上自己的薄外套覆上Weister的肩,有點力道地握著發顫的手臂,以外套為媒介摩擦起來。輕聲細語的在Weister耳邊詢問:「老師~你冷嗎?」


ASMR除了固定幾種食物的咀嚼聲很受歡迎之外 ( 蜂巢、馬卡龍、蘆薈、糖葫蘆、海葡萄、炸雞……),帶著氣音的輕聲細語和小小聲的摩擦聲也都是這群受眾熱愛的類型。

簡言之,現在這個在耳邊輕聲詢問+用外套摩擦手臂的動作,根本就是在Weister想撲滅火苗的地方,澆.油.點.火。

縮起脖子握起拳頭,咬緊牙縫還是沒能壓抑出胸膛鼓動出的,如同小動物般的嗚咽聲:「唔…」

有一則關於 《ASMR之戀》 [ 第二章 ] – 失控(微H) 的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